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第七六八章 烈火中战斗
    “轰!”

    “轰!”

    “轰!”

    连声的巨响之后,壶关外城门终于是不堪摧残,木屑断片横飞,裂出了一个大口子!

    城下的兵卒顿时大声欢呼起来,一窝蜂的朝着城门的破洞之处涌了进去!

    “哈哈哈!”

    方悦仰天大笑,挥舞着战刀,命令兵卒全面攻击,要趁着势头将瓮城也一举攻破,“进攻!留下两千人继续登城,其余的带上云梯!冲车继续前进!攻击瓮城!”

    在方悦看来,壶关已经大势已去。

    虽然南城门这里有一个瓮城,但是已经没有任何意义的,没有足够的兵卒,连原本应该防守严密的外城门都被轻易的攻取,现在自己进入了瓮城,就等于是可以将攻击的面再继续扩大了,在瓮城的任何一段城墙都可以继续搭上云梯,可以让自己更多的兵卒参与蚁附攻城,让守军顾此失彼,当然也可以让攻城车继续撞击瓮城的城门……

    方悦兵卒齐齐发喊,涌进了瓮城之内。

    随着越来越多的方悦兵卒加入了攻击的行列,壶关南面外城墙之上的兵卒似乎也抵挡不住了,开始往后撤退。

    “将军!我们的人已经登上城墙了!”方悦一旁的护卫忽然指着一段外城墙上欣喜的大声说道。

    只见一架云梯之上,不知道是守军已经被耗光了,还是逃跑了,方悦的兵卒竟然没有遭到打击,顺利的攀爬上了城墙……

    越来越多的方悦兵卒顺着云梯爬上了城墙,沿着城墙上的通道往前进攻而去,因为城南之内的火光照耀,所以他们也并没有携带什么碍事的火把,而是全部都拿着刀枪,拼命追杀着守军。

    “哈哈哈!大局以定!”

    方悦一挥战刀,让身边的两千人也开始加入了攀登云梯的行列,他要一举将瓮城全部夺下!

    城墙之上,守城的兵卒且战且退,顺着城墙之上并不宽敞的道路往后退去。

    方悦的兵卒大呼小叫往前攻击,但是在黑暗里不知道从哪个方向上射出的箭矢却不停的打断了他们追击的势头。

    “前面有弓箭手!盾牌!有没有盾牌!”

    有携带盾牌的兵卒将盾牌举在了面前,而那些没有盾牌的兵卒就开始在四下寻找起来,企图寻找到一些可以主档弓箭的器物。

    “这是什么东西?”

    黑灯瞎火的,一名士兵却在脚底下摸到了一些黑乎乎的粘稠物,散发着略有些刺鼻的气味,不由得厌恶的在女墙之上抹了抹,却发现这个玩意有很强的粘附性,就算是怎么抹都抹不掉……

    壶关外墙和内墙的城墙其实并不是很宽阔,也就是二十几步的宽度,在内外城墙的连接处上,一队刀盾手将沿着城墙袭来的方悦兵卒堵得严严实实。

    方悦兵卒发起了两三次攻击的尝试,都被严阵以待的刀盾手抵挡了回来,而且从侧面袭来的弓箭,也造成了方悦兵卒的不少伤亡,其冲击的势头顿时受阻。

    而此时在瓮城之中,蜂拥而进的方悦兵卒几乎将瓮城填满,也逐渐的开始架设云梯,准备攀附瓮城城墙,而那辆功勋卓越的冲车也吱吱呀呀的被抬到了瓮城的闸门之下,开始准备要撞击瓮城的闸门。

    方悦才跟着护卫登上了壶关的外城墙,看着拥挤不堪的兵卒正有些不满,刚准备发号命令调度一下,就看见远处瓮城之处呼啦一下,一团火焰突然腾空而起!

    没等方悦反应过来,正在攻城的所有的方悦士卒忽然觉得眼前一亮,“嘭”的一声响,一团火从壶关瓮城城头上猛然间炸裂开来,在空中展现出狰狞的面容,扑向了正在撞门的冲车!

    几乎就是瞬间,那个曾经是立下了汗马功劳的攻城车陷入了一片火海!

    在攻城车内的士卒顿时被火焰吞并,他们松开攻城槌,慌乱的惨号着,试图拍打着身上脸上的火苗,却毫无作用,很快的就被烧成了一个人形的火炬,跌倒在地,逐渐没有了声息。

    烈焰熊熊,立刻将壶关的闸门门洞封堵了一个严严实实……

    “小心……”

    还没等方悦前沿的兵卒喊出完整的“小心火油”的话语,一道道光华划过方悦兵卒的上空!

    火箭四散抛射,有的落在了石板之上,燃烧完了箭杆之上的缠绕的布料之后,火焰便渐渐缩小了,但是有一些火箭却落在了壶关瓮城之内堆放的一些草料之上,顿时燃起熊熊烈火……

    瓮城之内的方悦兵卒队形大乱,突然被点燃的草料,喷出的火舌舔到了旁边的几十个士卒,顿时就将其吞到了亮黄色的火焰当中,四下喷溅的火星引发了更多的火苗,旋即又很快的连成一片,开始向草料堆的四周蔓延。

    “躲开火!”

    “快跑!”

    方悦的兵卒感受到了身旁腾起灼人的热度,根本顾不得还想着蚁附攻城什么的了,只想着尽可能的远离火源,躲开无情而又贪婪的火焰。

    不过这些方悦兵卒他们很快的就发现,火焰就像是活的一样,他们跑到哪里,火焰就跟着他们的脚步追到哪里,然后点燃了他们的草鞋裤子,顺着他们的腿脚向上燃烧……

    火箭仍在持续不断的抛射着,似乎是射到了哪里,哪里就开始腾起熊熊的烈火。

    方悦觉得头皮一阵发麻,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一步,却不小心踩到了一个人的断臂,差点没站,连忙用手在女墙之上扶了一下,却摸到了一手的粘稠的油腻。

    方悦皱了皱眉,以为是人血,便往身上的衣甲上随意搽了几下,却发现这些黑乎乎的血液似乎根本搽不干净,搽到哪里便粘到哪里……

    “不要慌!躲开火堆!继续进攻!”

    方悦有些犹豫,但是近在咫尺的壶关城池的诱惑使得他放弃了第一时间让兵卒撤退的想法,便大声的呼喊着,企图冒着火焰强行攻城,他认为这只是壶关守军的最后手段而已,既然瓮城之中的火焰一时之间熄灭不了,那么久沿着城墙往两面攻击,等草料燃烧殆尽,壶关依旧可以拿得下来。

    “快快,向两侧进攻!”

    方悦咬着牙,压上了自己的亲卫精锐,希望通过这样的举措来打破僵局,闯出一条通道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