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第七六九章 跌落的火花
    黄成立着长长的战刀,立在瓮城的城楼上,看着正在搏杀争夺的双方兵士。

    在方悦骤然出现之后,贾衢和黄成就分工,分别驻守着南北城,重点就是防护城门。

    原本黄成是打算全城搜查,将潜藏在劳役当中和城内的可疑人员全部抓出来,但是贾衢并不同意。

    因为小范围的搜查想要抓到人,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而大范围的搜检,一个是要抽调出大量的兵卒,另外一个也会导致城内的人员慌乱。

    而城外的人最想看到的,恐怕就是壶关城的内乱。

    贾衢的意见就是守住城门。

    因为不管潜藏在城内的人要做任何事情,其最终的目标就是引发骚乱,而城门就是其最终的目标吗,所以只要盯紧了城门,就等于盯紧了城内的这些人员。

    只不过没想到这些人居然在城南放火!

    这样一来,虽然黄成带着人马守护城南没有什么问题,但是要想迅速的支援城北,就有一点难度了……

    不过,眼下还是先把这个方悦的队伍解决掉再说!

    “投掷猛火油!”黄成冷然下令道。

    在瓮城城楼两侧,树立着几个小型的投石机,这就是之前斐潜走的时候留下来的,也是当初预备着攻打壶关的,没想到今天却用来防守……

    猛火油是通过令狐氏的往来商队带过来的,数量并不是非常的多,但是这玩意的杀伤力却十分的巨大,黄成在下令外墙的部队撤退的时候已经倾倒了一些,现在剩余的这些就是准备压垮方悦部队的最后一击了。

    猛火油罐被投石车高高的抛起,砸落在瓮城当中,几乎是落地的瞬间,四溅飞散的混合油料就被火焰点燃,然后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火环,将方圆数丈之内的兵卒全数吞噬在烈火当中!

    正在城墙之上,内外墙的结合处拼杀的双方士兵眼前被巨大的火光吓了一跳,不由得都停下了手,扭头看向了瓮城之内。

    硕大无比的火焰冲天而起,甚至燃烧到了和城墙同样的高度,灼热的热浪扑面而来,烘烤得连站在城墙边上的兵卒就算是初春的寒夜里也出了一身的大汗。

    瓮城当中的方悦兵卒在火焰当中狂乱的奔跑着,惨叫着,然后被火焰追上,包裹,最后只能看到在一团明黄当中隐隐约约的黑影,最终消失在一片火光当中……

    “杀!”

    率先反应过来的黄成兵卒士气大振,齐声大喝。排成一列的刀盾手顶着盾牌,依靠在一起,奋力的向外拱去,在瓮城上方的黄成的弓箭手也没有了从瓮城下方的威胁,开始专心的对着城墙之上的方悦兵卒进行压制。

    虽然方悦的想法是美妙的,但是过于理想的东西总是会在现实面前碰得鼻青脸肿。

    派上去的精兵亲卫部队和猛然遭受火焰惊慌失措的普通兵卒混杂在一起,并没有发挥出一加一大于二的效用,反倒是因为普通兵卒的散乱,导致了方悦的这些精兵并不能完全发挥出全部的实力。

    从侧面射出的箭矢更是让方悦的兵卒防不胜防,接二连三的被箭矢射中,要么扑倒在地,要么惨叫的跌落城墙。

    “不!”方悦有些抓狂,幸好他并没有跟着大部队进瓮城,而是顺着云梯爬到了外城墙之上,虽然暂时没有火焰的威胁,但是看到手下兵卒的惨状,仍然是痛心疾首,眼眶都快瞪裂了。

    烈焰似乎到处都有,到处都在燃烧,方悦士兵相互推搡着,有一些人被推倒在地,然后就是几十只大脚踩踏了上去,惨号了没几声就断了……

    兵卒们已经完全没有什么心思继续进攻,个个都只想着尽快的逃离火场,于是在壶关的外城门口许多人卡在了一起,挤成了一堆,动弹不得,往城外逃生的速度反倒是更慢了。

    “将军,怎么办?”

    瓮城当中的兵卒几乎就是废了,而城墙之上的兵卒也冲不过去,进退两难的方悦痛苦的脸庞都扭曲了起来。

    不过很快,黄成就替方悦做出了选择,七八枚火球越过了瓮城的上空,往外城墙的城楼处飞来!

    几枚火球直接砸到了在外城门拥堵城一团的方悦兵卒身上,顿时将这些倒霉的人吞噬在火焰当中,其中有两三枚的火球高了一些,径直砸向了城门上方方悦的所站之处!

    “将军小心!”

    几名护卫见火球来袭,便举起大盾顶到了前面。

    一枚火球飞行的势头已尽,“噗”的一声落在方悦的卫队之前的城墙边上,砸得火焰火星在空中四散飞溅。

    “啊……”

    没等方悦前方举着大盾的护卫将一颗提起来的心放下来,就听到身后的方悦忽然一声惨叫,猛回头看竟然发现不知道什么地方喷溅而来的火星引燃了方悦身上的衣物,瞬间开始蔓延开来!

    几名护卫连忙冲上前去,不断的拍打,试图拍灭方悦身上的火苗,但是令其惊恐的是,这燃起的火苗竟然怎么都拍不灭,而且还有越来越大的趋势……

    “将军!甲!快卸甲!”

    护卫不顾被火焰灼烧的疼痛,撕扯着方悦身上的衣袍和战甲,终于在火焰完全蔓延开之前,成功的将方悦扒了个干净。

    护卫将慌忙将燃烧的战甲往旁边一扔,然后发现这衣甲竟然点燃了地面,一股更大的火焰冒了出来,吓的连忙保护着方悦就往后躲!

    “撤!快撤!”

    被扒拉得几乎赤条条的方悦就像是一只被蜕光羽毛的鸡,下意识的裹紧了一旁护卫脱下外袍,再也没有了半点凶残的气势,慌乱的就想要撤离,忽然脚下一滑,跌倒在地,连忙扶着女墙站立起来,顺着云梯准备逃出城外去……

    又是一枚火球腾空而至,砸在了城门楼的楼角之上,燃烧的草料和木枝骤然散开,向下方的正准备逃离的方悦等人笼罩而去!

    接触到了火苗和火星的这一段女墙毫无征兆的猛然燃烧起来,顿时就将扶着女墙准备从云梯之上下去的方悦舔了一个正着。

    “啊啊啊啊啊!”

    单薄的外袍和须发顿时被火焰点燃,方悦连忙用手去拍打,却没有想到手臂竟然也瞬间被火焰点燃,手拍到哪里,哪里的肌肤就开始燃烧,痛的撕心裂肺的大叫起来!

    “将军小心啊!”

    护卫的提醒声已经晚了,被火烧得疼痛难忍的方悦腿脚一软,顿时带着火焰从高高的云梯上跌落,像一朵燃烧着的花一般,“咕咚”一声落到了地面之上,抽搐了几下,旋即在火焰中没有了动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