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第七七五章 欢喜和烦恼
    马越远远的看见了三色旗帜,顿时笑开了花,扭头和赵云说道:“中郎来迎,你我速速向前!”

    赵云也应了一声,于是二人带着些许的护卫,便脱离了大部队,打马跑到了斐潜的近前,翻身下拜,齐声说道:“动劳中郎大驾,卑职惶恐!”

    惶恐倒是不一定,但是意外还是多少有一点的。

    出营寨五里相迎,这已经算是以上迎下的对于统领大将的较高的待遇了,当然,也有出迎十里和二十里的,不过那个就有一些真的会让人惶恐了,毕竟马越和赵云也仅仅是一个都尉而已,品级摆在那边……

    想当年汉武帝迎接大将军卫青,也不过是出城十里而已。

    斐潜连忙将二人扶起,笑道:“二位此行功勋卓越,多有辛苦了。”

    马越拱手道:“卑职也就是统兵陪同单于至王庭而已,不敢称辛苦。”

    赵云在一旁也拱手说道:“得中郎委以重任,又获马都尉一路教导,云受益颇多,不曾辛苦。”说完,又向徐晃拱了一下手。

    “好,好!”斐潜笑着,便带着二人一同回转,向榆林大营进发,至于马越和赵云统领的兵卒,自然有军侯曲长们去带领安置,不用斐潜等人多费心思。

    赵云控制着马匹,落后徐晃、马越半步,跟在斐潜的身后——

    “这个大营如今越发的像一个城,而不是一个营寨了啊……”赵云左右看着,心中暗想,“……看来斐中郎是要将这里作为一个重要的节点来驻扎了……咦,那是什么?似乎是新增的马厩?”

    徐晃统帅步卒驻扎在这里,除了上一次对付扎田胜之外,便只做了两件事,不断地训练和修葺,反正没有让兵卒闲下来过,按照徐晃的说法,就是兵卒不闲,营寨无事,兵卒一闲,营寨必乱……

    因此现在的榆林大营,越发的森严,寨墻之下鹿角和拒马密密麻麻,让人看了就头疼,女墙和堞垛也增加了不少,不仅是寨墻木土结构严实,就连哨塔之上的木料都用黄泥糊了一层,用来防火。

    而在营寨的西南角,新增加了一个占地面积不小的简易马厩,每一个马栏棚子里面是六匹的马匹,这样的一整圈马棚估算下来,竟然有约有四千余匹的战马,除了加盖的马棚之外,还有马槽水桶草料等物品,隐隐约约见到几十名的兵卒,正在其中穿梭忙碌,应该是在照顾着马匹。

    斐潜见马越赵云都看向了马棚那边,便稍微放缓了一些战马的速度,用马鞭指着说道:“这是从平阳最新送来的一批战马……也是我们接下来对付鲜卑的武器……二位长途跋涉,不妨先去梳洗歇息一二,今晚举办盛宴,一是欢迎二位,二是……啊哈,且不谈公事,待明日再谈……”

    徐晃在一旁补充道:“中郎平定鲜卑南下一役,得朝廷嘉奖,加执金吾,假节。”

    “恭喜中郎!”

    马越和赵云相视一眼,同时拱手祝贺,就连一向平静的赵云都有一些喜形于色,就仿佛是他们获得了这样的朝廷嘉奖一样……

    **********************

    就在於夫罗在美稷、斐潜在榆林都相对比较喜庆的时候,远在云中雁门的鲜卑大人步度根,心情就不是很好了。

    富裕之人的烦恼又很多种,有的是睡不好觉,有的是吃不下饭,有的是因为太胖,或者太瘦,或者太短,或者太软,反正多种多样,但是穷人的烦恼似乎都很相似,就是没钱。

    步度根也没钱了。

    附近的汉人,也几乎劫掠得一干二净了,死得死逃的逃,没剩下什么东西了。

    虽然草原上盛产牛羊,但是不生产钱币啊,再加上这一段时间不知道为什么,汉人的钱币忽然之间就没有人愿意收了,想要规规矩矩的拿钱币去交易,也没有人要……

    但是这并不是最关键的问题,最让步度根头疼的是轲比能。

    轲比能这个家伙啊……

    步度根皱着眉头将马鞭甩来甩去。

    如果论出身,步度根是高于轲比能的,也算是鲜卑里面的贵族血统了,和檀石槐多少也是一脉相承的。

    当年鲜卑的大王檀石槐死后,其子和连继位,但是和连这个人能力就远远的不如檀石槐了,所以很快就镇压不住下属的野心,没过几年就被人搞死了。

    和连的儿子骞曼当时年龄很小,所以就就从同辈堂兄弟当中选了蒲头担任单于。

    而蒲头之弟,就是步度根,算起来,步度根是檀石槐的孙一辈的人。

    当然后来骞曼长大了,在争夺单于之位的时候失败了,部众离散,步度根就成为了唯一的檀石槐的后代。

    但是这一连串的檀石槐后代亲属之间的相爱相杀,也同样给与外人一个绝佳的发展机会,等到步度根搞定了自己这些野心勃勃的堂兄堂弟,从鲜卑老窝里面站起来一看的时候,,猛然间发现轲比能已经在外围吃得很肥了。

    一开始轲比能还对于步度根表示略有的尊敬和服从,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当轲比能发现自己的实力已经不输于步度根的时候,很自然的,态度就慢慢的发生了变化。

    现在轲比能居然要请封东鲜卑王!

    而且关键是,自己并没有同意之下,轲比能竟然已经开始使用鲜卑王的称号了。

    鲜卑大王就只有一个,也就是鲜卑单于,从檀石槐那边继承下来的步度根,然后其下便是王,再之下便是各地方的大人,再往下便是大将,大当户之类的具体统兵的高级将领。

    之前在檀石槐时代,确实为了更好的统一庞大的鲜卑连忙,檀石槐有封过几个鲜卑王爷,但是随后都慢慢的以各种理由收回了,然而现在难道在自己手中,又要多出一个鲜卑王?

    今天只是鲜卑王,难道不想明天成为鲜卑大王?

    这样下去怎生得了?!

    而要针对轲比能进行攻伐的话,这些年头不断地争斗,又将部落的老底都搭进去不少,没有钱财物储备,实在是有心无力。

    正当步度根烦恼的时候,部下前来禀报,说是南匈奴白马铜和休各胡两个部落首领率族人前来投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