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第七七六章 阴山的攻略
    虽然斐潜说是让诸位都放开情怀,尽情享用酒水佳肴,但是徐晃等人都是适可而止,赵云更只是举杯庆祝斐潜的时候才喝了三杯,便停爵不饮了。

    不是不给斐潜面子,而是这些人都惦记着次日的作战会议,酒水可以等以后再喝,但是因为饮酒过度导致错过了军事会议,先不说会不会因此获罪,至少在今后想要获取更大的功勋,就会有一个很大的问题了。

    正卯之时,第一通的点卯鼓声刚刚落下,徐晃等人已经到了中军大帐。

    军中点卯,从正卯之时开始,击鼓三通,三通鼓声之内,将领必须尽数抵达中军大帐,如果三通鼓声结束,还未抵达的,就获迟军之罪。

    说起来似乎挺严格的,但是三通鼓打完,基本上就要半个时辰了,也就是说从卯时正到卯时末,这一个小时之内赶到,都不算迟到……

    换句话说,后世要是公司规定上班时间之后一个小时内赶到都不算迟到,估计一个人性化的评语是少不了的,所以点卯三通鼓的军规也并不是太过苛刻的一件事情。

    二通鼓的时候,斐潜就踩着鼓点进入了中军大帐,众人连忙起身相迎。

    斐潜上首就坐之后,便让众人都一同坐下。

    黄旭则是捧着节杖站在斐潜身后,一脸的严肃,有了节杖之后,这个捧节杖的活计就是他来干了。

    斐潜微微用眼神示意让黄旭将节杖的眊尾拿远点,三大撮牦牛尾巴毛在自己后脑勺上晃悠,怎么都不太适应,想想这要是今后再得到了了黄钺,一把大斧子在后脖子上,嗯,这个还是有些瘆得慌……

    斐潜咳嗽一声,抛开不切实际的那些想法,开始了会议。

    “诸位,於夫罗到了王庭,他能不能再王庭站住脚,能不能再度整合起南匈奴,这些都不是我们现在的重点了,我们现在的作战中心,要转移到这里……”

    斐潜让亲卫拿出了一张羊皮地图,当亲卫将其在大帐内撑开的时候,所有在场的将领,都有些安奈不住情绪,兴奋的交换着眼神,眼眸当中都闪烁着一种渴望的光芒。

    “诸位都看到了,这个就是阴山附近的地形示意图……一会儿会后,会让人给你们一份摹本……”

    阴山,一个奇特的地方,一个奇特的标志。

    大自然铸就了阴山,也导致了阴山成为了华夏农耕民族和游牧民族的重要的权力标志。是的,就和西域都护府一样,是一种国力上的强盛与否的标志。

    农耕民族强大的时候,中央集权就会在西域,在阴山设立都尉、都护,开牙建府,宣布主权,但是一旦国力衰退,这些处于帝国边缘的区域便会在第一时间内就像是章鱼的触手一般断裂或是收回。

    汉代也是如此。

    既然当了军人,又来到了这里,当听到斐潜说出阴山这两个字的时候,不说张济已经露出了一副神往的脸色,就连徐晃、赵云这样还算是比较安静沉稳的,也在眼睛之中闪烁起了莫名的华光。

    这也难怪,不光是汉代,就算是后世的封建帝国,能将自己的名字和阴山挂上钩的,都在汗青之上浓墨重彩的留下了一笔,这种光宗耀祖的事情,怎么能不让这些人兴奋?

    “阴山,原先在我们汉人手中,后来在恒帝期间,慢慢的落入了匈奴手中,后来南匈奴不敌鲜卑侵扰,便退到了美稷一带,阴山这一片的区域,便成为了鲜卑人的草场……”斐潜比划着说道,“……不过因为鲜卑大王檀石槐意外而死,鲜卑人忙于争夺王位,阴山这一片的区域就被放到了次要的位置,一直都没有得到鲜卑人的完全整合……现在在阴山,鲜卑人有,匈奴人有,羌族的人也有,甚至还有一些乌桓人……当然,这些人名义上都还是听从鲜卑在阴山的大将进行调集和派遣……”

    “鲜卑在阴山的左大将,下辖左、右大当户,各掌万骑,不过上次左大当户来过一次,给我们送来了这个,这真是太客气了……”斐潜指了指身后的节杖,一本正经的开了个玩笑。大帐之内的诸将都笑了起来,眼神也不由得更加的热切了。

    嗯,就是需要这样的效果,将敌方视为自己可以获取的功勋,这样兵卒才会从将领身上获得更多的勇气和斗志。

    斐潜点点头,继续说道:“现在阴山附近,羌族人大部落白石部和我们交好,忙着来回西域运输贩卖物资……南匈奴於夫罗刚刚回到王庭,当然还需要整合部族一段时间……乌桓人的主力都在冀州北和辽东……而鲜卑人则是集中在云中、雁门、代郡一带,和阴山有不少的距离……”

    说道此处,斐潜环视众将,自然也扫了赵云一眼,因为赵云的家乡其实就是因为乌桓和鲜卑的联手之下,破坏劫掠得干干净净,民不聊生的。

    赵云的依旧平静,就像是藏在深井之下的一潭水。

    斐潜回过头来继续说道:“……因此现在阴山之下的鲜卑可战之兵不过两万骑,人口老幼等等都加上也就是五万余,并且没有多少外援,正是我等夺取阴山最佳的时机!”

    “……当然,鲜卑人现在的势力较大,光云中雁门一带战力就有四万骑左右,辽东那一边大约是五万余骑,真要是来援救阴山,我们也暂时也没足够的实力进行抵挡,因此要夺取阴山,就必须断掉阴山的鲜卑之援!”

    斐潜沉默了一会儿,说道:“现在,我希望有一位统军将领,他能带着部队潜入雁门和代郡中间,装扮成为鲜卑人,在云中鹤雁门一带游弋掠夺,挑起鲜卑步度根和轲比能两个人之间的矛盾,使得他们两人无暇西顾……”

    “这个任务非常重要,是我们整个阴山战役的前提……”斐潜缓缓的说道,因为这样的任务其实并不容易,既没有马踏阴山的荣光,就算是成功了,装扮成为鲜卑人也并不是一件十分光彩的事情,而一旦失败又容易陷入鲜卑人的重围,死在那里恐怕都不为人知。

    有名有利,自然是人人往上冲,这个没什么好说的,凡人又不是圣贤,没什么好指责的,但是要付出风险又暂时看不到名利,人人心中自然需要权衡一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