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第七七七章 有失必有得
    对胡人要进行打击,就不仅仅是停留在表面上,必须展示出强大的纵深攻击的手段,直接可以威胁到其内腹区域,这样才能真正的击溃胡人。

    汉朝对于匈奴的战争,也是到了后期对于北匈奴王庭实施多次的纵深攻击,才彻底的将北匈奴击溃赶跑,否则恐怕到现在还是南北匈奴对峙的局面。

    斐潜看着大帐之内的诸将,缓缓的说道:“……这个将领,统率的兵卒不多,只有三百人,但都是精兵,之前就装扮过胡人,也有不少人懂得胡语,兵甲器具之类一律配齐;至于粮草配给……”

    “纵观汉胡之争,许多汉人的败绩并非兵甲不利,也非兵将不勇,而多半是粮草不济,器械不足,因此……”

    斐潜转头向黄旭示意,黄旭从腰上的布袋中取出了一个小竹筒,上前递了过来。斐潜接过,将其打开,从竹筒之内倒出了四块用竹纸包得严严实实的像是饼一样的物品,然后给每一个在座的将领都分了一块,示意让诸位将领将其打开。

    “哇,好香啊!”张济说着,然后咕嘟一声吞了一口口水。

    徐晃细致的左右看着,然后用手搓了搓,又看了看手指肚上的油光,说道:“像是炒过的麦饼,但是……加了牛羊油脂?”

    马越倒是干脆,在得到了斐潜的首肯示意之后,便直接掰了一小块,放到了嘴里,吧砸了一下说道:“味道不错,有点甜,似乎还加了盐……啧啧,香……”

    赵云倒是捏着麦粉饼,左看右看,没有说话,不知道在想这一些什么。

    斐潜点点头,说道:“这是平阳最新研制出来的……嗯,我叫它行军饼……”斐潜原来是想说压缩饼干的,但是觉得还并没有达到压缩饼干的那种程度,所以还是叫了一个汉代人比较容易接受的名字。

    “麦粉为主,加上少许栗粉增其甜味,置于釜中烘炒熟透,再掺杂进牛羊油和盐,进行压制成形,便是此饼。”斐潜晃了晃手中的小竹筒,说道,“以竹筒封藏,若蜡封不破,可储存三月不虞腐坏。”

    “三月?!”

    斐潜点点头,说道:“若行军之中,不便掘灶,便可以此饼充饥,一餐一饼足以,一竹筒即可保二日之内军粮无忧……”

    “一餐一饼?”张济性子直,脱口而出。他有些怀疑,才不到半个巴掌大,约两指厚的小饼竟然可以撑一餐饭?

    斐潜并没说说什么,而是让他们直接亲身感受一下比较实在,所以就吩咐道:“哈哈,给张都尉……嗯,取些热水来,给诸位都倒一碗吧……”

    虽然没有后世的压缩饼干那么极端,但是对于汉代人来说,干燥无比的面饼粉末,遇到水了以后便会迅速吸水膨胀,形成饱腹感,最重要是加上了油脂和盐份,不管是从给人体提供的热量上来说,还是盐分等电解质来说,都是足够了。

    这个小东西,别看简单,但是技术含量一样都不少,没有水力磨坊,小麦不可能大量研磨到精细的程度,没有压制机械,人力也是绝对没有办法将面饼压到如此的紧致。

    徐晃、马越、赵云、张济四人倒也没有客气,拿到了水便按照斐潜所说的,可以直接吃饼完再喝水,也可以取饼泡在水中化开再吃,但是不管怎样,这样一碗下去,或多或少的也感觉到了一些饱胀。

    “此饼,所费不菲吧?”徐晃摸了摸肚子,说道。

    斐潜点点头,说道:“因此此物暂时只能提供给……长驱之兵使用……”

    长驱直入,虽然听起来不错,也是风光的很,但是也意味着随时可能被包围,随时都可能被断了粮道后援,成为孤军。

    “不仅如此,为了能让长驱之兵更多的保存战力,出了兵械之外,还另外配备了双马双鞍、羊毛毡毯、锅碗瓢盆等等一应器物,通过这些东西,我希望能帮助兵卒更好的去战斗,也让他们更多的活下来……”斐潜叹息了一声,说道,“当然,就算是用行军饼,也最多只能带月余的口粮,其他时间就必须……以战养战……所以,这一个任务,我会记其为首功,但是依旧很危险……你们……谁愿领此重责?”

    有得必有失。

    可以说,斐潜已经将这一只部队的保障,尽可能的提升到了极致,这些物品所花费的财物甚至可以装备起三、四倍的普通兵卒,如此大的投入,当然除了能够提升这种部队的战斗力,也是更好的保障这些兵卒,另外更重要的是,享受这些最优厚待遇的兵卒也将是面临最危险处境。

    人的欲望总是无穷的,像明明知道鱼和熊掌不可兼得,可就是会死死得捏住鱼和熊掌,企图将两样东西都带回去,到最后反而变得什么都没能获得。

    想要有功勋,又想要没有风险,天下自然是没有这么好的事情。

    徐晃仰着头,思索了一阵,最终摇摇头,放弃了。不是他不想去或是没有勇气去,而是他并没有多少统领骑兵的经验,不可强求误事。

    会骑马和会统领骑兵,这是完全两个不同的概念。统帅骑兵,不仅要对于战马的体力控制,而且要懂得在高速运动当中选择什么地方要避开,什么地方可以通行,什么的地方适宜冲锋等等……

    马越张了张嘴,欲言又止。他很犹豫,他想去,但是他更想去攻伐阴山,而不是率领这样一只长驱之兵,虽然可以获得首功,但是伴随着重大的风险,更重要的是这一项任务注定了不能像马踏阴山那样被人铭记……

    张济左晃晃右晃晃了脑袋,站了起来,双手抱拳说道:“这个,某……”

    还没等张济说完,赵云也站了起来,干脆利落的说道:“卑职愿往!”

    张济一扭头,瞪着赵云说道:“赵都尉,你!”

    “张都尉息怒,非云争功……”赵云顿了一下,似乎是在组织一下语言,“……其一,云乃常山人,雁门、代郡皆为邻郡,地形还算是熟悉;其二,云……亦属黑山……若有不敌,即可南下入山周旋,可保兵卒无虞,故而,此任非云莫属也。”

    其实还有第三点,因为赵云已经立下了斩杀匈奴右贤王的功勋,所以现在如果再去参与争夺攻伐阴山的战绩的话,未免就有一些太过了,尤其是赵云他身份还是一个客将的情况下。

    要懂得放下某些东西,才能空出手来再去取得一些东西。

    张济瞪着眼,琢磨了一下,发现赵云说的的确是有道理,顿了顿脚,叹了口气,重新坐了下来。

    斐潜看着赵云,点了点头,却并没有谈及战役的事情,而是说道:“子龙,若此役事了,可愿入守山学宮进学些许时日?”

    赵云大喜过望,欣然而拜道:“多谢中郎栽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