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第七七八章 有得必有失
    就在斐潜在调兵遣将准备和步度根鲜卑部进行作战的时候,步度根也在为了这个护匈中郎将而头疼。

    虽然现在能得到两个不大不小的匈奴部落的投靠是一件不错的事情,但是既然获得对方的投诚,自然要为对方做一些事情……

    草原上的规矩也很简单,我为你报仇,你就要为我卖命。对付南匈奴王庭,步度根觉得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但是他并不想和汉朝全面开战啊!

    汉朝现在似乎并不强大,但问题是步度根自己也不强,去年冬天的似乎特别的寒冷,部落里面有许多的牲畜都受不了严寒死去了……

    而且前年也是。

    所以打南匈奴没问题,反正步度根觉得也是需要一块稍微南面一些的草场,至少今天冬天来临之前能有一块气温稍微好一些的草地越冬。

    南匈奴王庭美稷的那边就不错。

    不过么,要动手,就要趁早了。

    至少要在三、四月之前解决战斗,因为三四月牲畜就开始发情了,也就不能再征战了,,毕竟恢复牲畜的数量,对于以游牧为生的部落来说,也是极其重要的一件事情,或许今年气温低一点,发情期会往后延一些,但是也不会晚上多少。

    至于那个护匈中郎将,要是杀了的话,会不会引起汉朝的愤怒啊?

    要是没有轲比能在一旁扯后腿……

    哎。

    南匈奴的白马铜和休各胡两个部落加起来,也可以算是有六七千的骑兵战力了,还算是不错,但是就算加上这六七千人,也就是和轲比能相差不多而已,距离压倒性的优势还有一大段的路途要走。

    “叫那个……什么来着,反正是那个两个‘珲人’叫来……”步度根或许是记不得白马铜和休各胡两个头人的姓名,或者是根本就没上心去记忆,所以一时间叫不出来,但是没有关系,反正在鲜卑人里面说是找这两个珲人,还是很容易的,大家都知道指的是谁。

    “珲人”,因为匈奴人吧自己的民族叫做“魂”,在汉代也就和“匈”的音相似,而奴字么,呵呵,大家都懂得,是汉人往上加的,不过用久了,自然别人也都那么叫了,就像匈奴人也会骂汉人是汉狗一样。

    鲜卑人呢,也是差不多,如果按照鲜卑自己的话来说,那么就是“siber”或“sibsp;   阿q精神,源远流长,不管胡人汉人都一样。

    至少对于阿兰伊和临银钦来说,的确需要这一种强大的自我宽慰的精神来作为当下这个局面的排解和依托。

    是的,到了鲜卑这里,他们就安全了,不会有被南匈奴王庭於夫罗和其他几个部落联手吃掉的危险。

    但是,到了鲜卑这里,他们就变成了二等民,走到哪里都被人指指点点,甚至有一些年轻的鲜卑人冲着他们吐口水,然后哈哈大笑以此取乐,他们也得忍着……

    忍着。

    阿兰伊和临银钦一进到步度根的大帐,就立刻跪拜下来,匍匐到了步度根面前,一人捧着一只步度根的靴子,才听到步度根懒洋洋的招呼声:“啊……来了,起来坐吧……”

    “谢大王!”阿兰伊和临银钦连忙叩谢,半弓着腰,往后退了两三步,坐在了两侧的毡毯之上。

    “怎么样?部落安定下来了吧,还过得习惯吧?”步度根眯着眼,咧着嘴说道。

    “……”临银钦迟疑了一下,并没有马上回答。

    阿兰伊连忙笑着说道:“都好……多谢大王关心,一切都好……”

    “啊……是的,都好,都好……”临银钦反应过来,也附和着阿兰伊说道。

    步度根点点头说道:“不要客气啊,就当这里就是你们的家,大家都是一家人嘛,哈哈哈,都是自己的的人又什么需要客气的啊,对不对?”

    “……”临银钦张了张口,似乎有什么话想讲,但是又没有说。

    “嗯?珲人兄弟,有什么事就直说啊?”步度根眯着眼,咧着嘴看着临银钦说道。

    “伟大的鲜卑大王……这个……”临银钦不顾一旁阿兰伊递过来的眼色,还是说了出来,“昨天有人说奉您的命令,让我们上交一千五百匹马,三千只羊,八百只牛……这个是真的么……”

    步度根嘴角抽动了几下,眯着眼,咧着嘴,似笑非笑的说道:“哦?有这种事情?那你是给了还是没给呢?”

    “……没有,我想着至少也要先问一下大王……”临银钦说道。

    步度根哈哈大笑,似乎是听到了极其好笑的言语,笑得让临银钦和阿兰伊面面相觑的时候才停了下来,摆了摆手手说道:“先问一下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没事,哈哈哈,没事,恐怕是哪个混小子跟你们开玩笑,回头我去收拾这帮家伙去……”

    “……”

    “……”

    开玩笑?

    临银钦和阿兰伊听了步度根的话,真不知道是笑好还是哭好,开玩笑有这样的开法的么?

    步度根抹着眼角笑出来的眼泪,说道:“我说,珲人兄弟啊,你们的事情我也知道了,你们来找我主持公道,我也很开心,不过现在呢,不能光是由我来出面啊,对不对?所以啊……你们也得一起去,才有用啊,要不然美稷的珲人兄弟们怎么知道我是来做什么的呢?对不对?”

    “那么按照大王的意思……”阿兰伊小心翼翼的问道。

    步度根哈哈笑着,说道:“这也没什么意思不意思的,不过就是我这里出点人马,你们也不能光看着啥也不做啊?对不对?你们也出一些人马一起去啊,对不对?”

    “……那么,要出多少人呢?”

    “去少了没用,去多了么,你们也会担心这里……这样吧,你们两个凑一起,就出个五千骑吧,你们看怎么样?”步度根讲着,就像是五千骑兵就是五个人似的。

    出了五千骑兵,那么在这里照看族人的也就剩下最多两千人了,而且还是两个部落,平摊一下一个部落最多剩下一千左右的战兵,如果一旦有什么问题,立刻就会从中等部落瞬间跌落成为小部落,自己部落内的女、牛羊人和财物,也就必然会成为鲜卑人窥视的肥肉……

    但是,又无法拒绝。鲜卑人又怎么可能会让他们舒舒服服在这里坐等着胜利果实的来临?

    “……谨遵大王之愿。”左右权衡之下,临银钦和阿兰伊也不得不做出了选择。

    “好,好……”步度根眯缝着眼,咧着嘴,然后示意他们可以退下去准备了。

    看着阿兰伊和临银钦退出了大帐,步度根的嘴慢慢的合上,依旧眯缝着的眼珠里露出了一丝寒芒,从牙缝里面嘣出来了几个字:“珲人就是珲人,一群养不熟的土狗!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