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第七九一张 狼王牙的战刀
    於夫罗献上的战刀款式很普通,但是也并不寻常。

    因为这一把战刀就是温侯吕布在北地纵横的时候,装饰着狼王牙的那一把战刀。

    这把战刀曾经作为当时相对比较弱小的斐潜的一个抵押物,送到了於夫罗的大帐之内,在白波之战后,於夫罗就没有提过战刀的事情,就好像没有这一把战刀一样,斐潜自然也没有提及,而现在,却回到了斐潜的手中。

    一把普通的战刀,却装饰着狼王的牙。

    一把装饰着狼王的牙的战刀,却代表着持刀者在北地的威名。

    於夫罗原本认为他才是真正应该拥有这一把战刀的人,甚至在到达王庭之前一直都是这样想的,但是如今,却不得不再次的拜在斐潜的旗下,将这把战刀献出来,从而表明自己的态度。

    因为当下的於夫罗已经没有太多可以选择的道路了,就像是当年在平阳之北的哪一个小山之上的斐潜。

    斐潜站起身,示意让黄旭取了战刀,自己则是上前几步,扶起了於夫罗,重新邀请其坐下,然后说道:“单于……你……这是想明白了?”

    於夫罗点点头,又摇摇头说道:“有一些想明白了,但是还有一些不是很明白……”

    “哦?”斐潜饶有兴趣的看了看於夫罗,伸出了手掌示意了一下,表示让於夫罗直言。

    於夫罗沉吟了一会儿,说道:“……中郎将马、赵二都尉撤走,是否已经预料到当下的局面?”

    斐潜微微笑着,点了点头。

    於夫罗顿时眉毛一立,旋即又放平了下来,索然的叹了一口气。

    这让於夫罗除了无奈的叹气,又能说什么?

    於夫罗能想到这个,自然也不是愚笨之人,当然懂得自己刚刚抵达王庭的时候,就算是斐潜给自己提醒,自己当时的那个状态,也未必肯听……

    所以,能怪谁?

    其实斐潜也没有想到於夫罗会如此的果断,舍得从南王庭那边撤出来,在原本的计划里,斐潜是希望於夫罗留在南王庭和鲜卑军斗上一场,最理想的状态就是斗得你死我活的那种程度,等到双方筋疲力尽的时候,再出来收拾残局。

    但是没想到於夫罗竟然提前一步撤离了,这让斐潜意外的同时,也将於夫罗的评价稍微提升了一些,毕竟世间的人都会知道用小口径的瓶子抓猴子,到自己亲身经历的时候却往往都松不开放不下。

    一切都在计划内,一切又在计划外。

    就像是明明知道鲜卑人可能会对南王庭下手,但是却没想到鲜卑军居然放弃了追踪於夫罗,而是直接扑向了骨都候一样,所以斐潜才需要亲自前来北地,就是为了预备着当有这种情况出现的时候,能够及时的调整好整个的部署。

    於夫罗平稳了一下呼吸,问道:“我想我差不多明白了……不过尚有一事,我还没有想明白……敢问中郎……”

    没等於夫罗将问题提出来,斐潜却竖起了一只手,摊开手掌,制止了於夫罗的问话,然后说道:“有些话,说出来就没有意思了……对了,单于,你是否还记的这是我们第几次这样正式的会面了?”

    “应该是三次?”於夫罗有些记不太清楚了。

    斐潜摇了摇头,说道:“这是第五次了……看来单于你也未必记得住我之前和你所说过的话……”

    “……”於夫罗默然。

    “呵呵,这没有什么关系……”斐潜笑着说道,“因为之前单于只想回王庭,所以……不过现在,单于是否还只想回王庭?”

    “当然是……”於夫罗张嘴讲了半句话,然后卡住了,沉默了。

    虽然斐潜两句都一样,但是里面的意思於夫罗听明白了。

    上一次念念不忘要回归王庭,是因为要复仇,要夺回王位,要成为南匈奴的真正的单于……

    然而真正实现了这些目标之后,却在鲜卑的威压之下像丧家之犬一般逃了出来。

    “那么能问一下中郎你心中的‘王庭’在哪里?”於夫罗忍不住问道。

    “我的?”斐潜一笑,然后仰首望天。

    蓝天之上,白云朵朵,一只苍鹰展开了巨大的双翅,正在云端之间翱翔。

    於夫罗追随着斐潜的目光,一起看着那一只苍鹰慢慢的飞向了远方,飞出了视野之外,才低下了头,叹了一口气,说道:“……我明白了……”

    到了这一刻,於夫罗才真正的感觉到了自己和斐潜之间的差距,这个差距不是武勇,也不是年龄,只是眼光,只是视野。

    “……是的,”於夫罗认真的说道,“……我想回王庭,但是不是这个美稷,而是稽落山……”

    於夫罗有意在“稽落山”三字上加重了语气,而且紧紧盯着斐潜,企图以此来试探斐潜的态度,却没想到斐潜很爽快的直接点头说好!

    “稽落山其实也很小……如果单于有兴趣,还可以去阿尔泰山看一看……”

    於夫罗楞了一下,喃喃的将斐潜所说的“阿尔泰山”低声重复了好几遍,然后说道:“好!……不过这个事情,恐怕需要给我一点时间……我需要和族人说明一下……”

    “这个自然。”斐潜理解的点头道,“不过我希望时间不要太长,因为眼下的机会稍纵即逝……”

    於夫罗固然是可以代表族人做一些决定,但是按照现在的情形,於夫罗能够控制住族人的情绪已经算是不容易,要让他们立刻抛下对于南王庭的眷念之情,或者说执念,然后转向协同斐潜去攻伐阴山,也并非於夫罗简简单单一个命令就能取得良好的效果的。

    像这种事情,於夫罗肯定是要先回去和族人当中的一些大小头目稍微统一一下意见的,而且斐潜也愿意看到一个愿意和自己保持步调的南匈奴,而不是稍有风吹草动就开始左右动摇的雇佣兵。

    不过应该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毕竟南匈奴,是从呼韩邪单于开始就有的老传统啊……

    於夫罗站了起来,用手抚了一下前胸,说道:“是的,我想也不会太久……那么,我先告辞了……”

    “单于,请等一下!”

    看着於夫罗走了几步,斐潜忽然心中一动,叫住了於夫罗,然后从身后黄旭手中取过了那一柄装饰着狼牙的战刀,从其上解下了一对狼牙,然后向前走了几步,送到了於夫罗的面前说道:“单于,草原很大,并不是所有的狼王之间都只有争斗……这一对狼牙,就送给单于做个纪念……”

    於夫罗盯着斐潜看了一会儿,然后点点头,接过了狼牙,将其收在了怀中,然后再次向斐潜行了一个礼,便离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