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第七九三章 骑兵阵的突袭
    人在吼叫,马在嘶鸣,大地在不停的震颤,南匈奴和阴山鲜卑军的战斗的声音传的很远很远,甚至在距离战场之外十里左右的斐潜部队都能听得清楚。

    张济带着一些颤音说道:“他们……他们打起来了!”

    这个颤抖,并不是紧张的战栗,而是兴奋得有些难以自已。

    战场之上的这些声响,仿佛就像怀中揣了几十只的小猫,在不断的抓挠着,让张济有些按耐不住。

    张济渴望着战场,严格来说是渴望着功勋。

    马越是老人,自从斐潜斐中郎到了并州之后好像就跟着了,所以不在张济的比较之列,但是现在徐晃有榆林大捷,赵云有擒杀右贤王之功,而张济他自己,似乎只是在榆林那边兜兜转转,啥也没捞到,就连原本近在咫尺的右贤王最终也跑了,落到了赵云手中。

    能开疆扩土,有机会成为和卫青、霍去病一样马踏阴山的领军统帅,这是每一个将领的夙愿。张济也不例外,他很年轻的时候就听说过卫青和霍去病等名将的威名,也听说过他们的是如何和胡人作战的,是怎样取得的那些傲人的战绩,也曾经不止一次想象过有一天,自己也能统帅着千军万马,在广袤的草原荒漠之上,和胡人决战沙场,而现在,这个梦想如此的接近,怎么可以不让张济心潮澎湃,热血沸腾?

    关东之人永远无法理解关西这边的人为何可以如此的民风彪悍不畏生死,就像关东人永远都不能理解为什么在前秦和汉代之初,要将巨量的钱财和人力花费在毫无耕作价值的西北这样的荒漠之地。

    从光武帝刘秀开始,在朝堂之上逐渐掌握了发言权的关东士族们,曾经的国策要花费巨大的军费去经营和维护西北的这一块土地,在关东人他们眼中,简直就是最大的劳民伤财,这种思想因此也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自刘秀之后的这些汉代皇帝,对于整个的西北区域基本上都不上心,若附则受却不逆,若叛则去而不追。

    因为关东士族对于汉朝疆土西北这一块地区的不熟悉和不重视,导致从并州到西域,一整块的区域在政治和军事上汉朝的统治权逐渐的丧失,也正是因为这种统治权的削弱和消亡,并北胡人和西域的羌人才开始不断的作乱,最终成为了汉朝最大最烂的一块伤疤,也导致了汉朝在为了平定这些叛乱,不至于让其威胁到中央朝廷,反而是消耗了更多更大的财力物力人力……

    或许当初坚持维护并州和西域,也不过花个几千万钱,或是上亿就可以了,但是为了省下这几千万,汉朝最后不得不花了数十亿。

    对于张济来说,甚至对于绝大多数的斐潜兵卒来说,他们是生长在这里的汉人,他们深切的体会到了胡人的灾害和痛苦,所以当斐潜告知他们是要来攻伐阴山的时候,似乎就激发出了他们心中最深沉的渴望。

    击败鲜卑,马踏阴山,一战成名天下知。

    这种情绪不光张济有,甚至绝大多数的斐潜兵卒也有。

    这些人有的是并州就开始追随斐潜的,有的是斐潜招降的白波战兵,还有和像张济一样是最近才投靠了斐潜的西凉人,但是他们都有同样的一个身份,汉人。

    君不见,汉男儿,弱冠系虏请长缨!

    君不见,古豪杰,绝域轻骑催战云!

    看着马越在中军旗号的指挥之下,开始带着并州骑兵和胡人游骑散开成为一个偃月阵慢慢的往前方包围而去,张济不由得吞了一口唾沫,眼巴巴的紧紧盯着斐潜,盯着斐潜身侧的中军旗号手,盼望着属于他的那一只双翼双头鹰战旗能更早一刻被高高举起……

    而在十里之外的战场上:

    血。

    尸首。

    马嘶吼。

    兵卒咆哮。

    黄沙漫天舞。

    残肢断臂处处。

    这是一场残酷的战斗,於夫罗发动了他最猛烈,也是毫无后备力量的攻势,向着鲜卑人的骑兵,义无反顾的发起了冲锋。在这一刻,他没想着自己是南匈奴的单于,甚至没想着自己可能会被砍伤会被杀死,只当成自己仅仅就是一名普通的兵卒,举着战刀疯狂的冲在前沿的兵卒当中劈砍着,冲刺着。

    箭矢如云,蹄声如雷。

    战刀的寒芒伴随着片片飞溅而起的血雾,在遮天蔽日的黄沙当中若隐若现。

    到处都是血。

    到处都在对冲拼杀。

    锋矢阵对锋矢阵,左翼对左翼,右翼对右翼,中军对着中军,没有任何的花俏,就是简单的而凶残的骑兵对冲!

    战刀砍在骨肉里,长矛刺在胸腹处,箭矢扎在身躯上,双方的兵卒不断的撞击在一起,不断的有人落下了马背,消失在滚滚洪流一般的马蹄之下……

    普通的鲜卑兵卒一度以为自己是占据了上风,因为不论从心理上还是数量上,他们并没有像丘穆陵查查尔那样的观察力,所以他们都认为自己是应该表现得更加强硬的一方,所以当他们发现南匈奴人其实并不是那么软弱的,甚至比起他们还要更勇猛和凶残的时候,他们的就有一些接受不了了……

    丘穆陵查查尔不想和於夫罗拼命的,也不愿意和於夫罗拼命,他的目的是胜利,而不是骄傲的战死,他同样清楚,他所带领这些兵卒其实只是在阴山各个部落里面召集青壮,要严格说起来,是比不上南匈奴的这些人战场上的经验丰富的。

    在同样遭受到几个人攻击的情形下,南匈奴的这些老兵懂得如何用最小的伤势去换取对面的生命,而这些没有经历过几次大战的鲜卑部落的青壮,却并不懂这些。

    所以双方骑兵对冲之下,丘穆陵查查尔忽然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

    南匈奴人摆出了一副拼命的态势出来之后,丘穆陵查查尔却不敢拼命了,因为他不能,他害怕,他担心。

    丘穆陵查查尔也有族人,也有属于自己的部落,他不想像左大当户的部落一样,被孤独大将接收合并了,所以当於夫罗气势汹汹的朝着他直冲过来的时候,丘穆陵查查尔下意识的往旁边侧了一点马身,最终和於夫罗交错而过……

    丘穆陵查查尔带着手下和南匈奴兵阵交错而过之后,回头看了看左右两翼的情况,发现双方的损失应该差不多,或许自己这一方还要更大一些,继续战斗的话并不能占到多大的优势,便决定继续向前,脱离战场。

    算了,不打了,丘穆陵查查尔给自己找了一个借口,自己的胜利并不重要,至少要保全更多的族人才重要,至于南匈奴人,反正拓跋俾小王都能够丢下於夫罗他们不管,直接班师回去了,为什么他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