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第七九七章 暴雨下的残骸
    天空阴沉,灰黑色的云朵堆满了天空,四周所有的光线都逐渐暗淡下来,似乎是要下雨了,而且还像是大雨。

    草坡后面转出了一个个的骑士的身影,身穿着皮袍,在皮袍之下似乎还有一层皮甲,为首的一人勒住了马,看着远方升腾起的几缕炊烟……

    “一半在外围,一半冲进去。”

    为首的骑士平静的说道:“趁着大雨来临前,结束战斗!”

    骑士说完,便直接拍马冲向炊烟升起的地方,身后的骑兵也默默的拍着马随之而去,马蹄踩在青青的草地上,将青草碾压进了泥土里,掀起了点点的泥斑和草末。

    一顶顶黑灰的羊毛毡毯铺就的帐篷,错落的点缀在草地之上。

    其实草原上的帐篷也和汉地之内的木头房屋结构上有一些类似之处,帐篷的四个角用木桩钉着,提供给麻绳足够的牵引力,架在帐篷中心内的粗大木立柱上,再加上帐篷墻四周的木桩,就基本上支撑强度就足够了,再加上厚厚的毛毡毯和干草填在缝隙当中,再用绳子扎紧,既保暖也不太害怕风雪的侵袭。

    这个部落并不是太大,也就一两百人的样子。

    天色不好,所以牧民们早早的就将牛羊什么的都赶进了栅栏之内,然后趁着大雨没来的时候升好火,一方面驱寒,一方面也可以做饭。

    几个闲着的鲜卑人将手揣在袖子里,靠着木栅栏闲聊,也不知道是谈到了什么,时不时发出一两声哄笑。

    胡女则是在帐篷处端着木盆和食材进进出出,显然是在做着全家的晚餐,时不时的冲着一旁的几个小孩叫喊了几声,似乎是在叫他们准备吃饭,又像是提醒他们要下雨了,而那些小孩根本就没有理会胡女,依旧是在帐篷旁边的草地上翻滚着,玩耍着角力的游戏。

    忽然远远的一道闪电划过了天际,过了片刻之后,沉闷的雷声在远方的云层当中翻滚,轰隆隆的声音由远至近传了过来。

    站在栅栏旁边的几个鲜卑人抬头听了听雷声,觉得可能马上雨就会来了,因此也就结束了闲聊,揣着袖子慢悠悠的往回走……

    忽然之间,其中一个鲜卑人的笑容忽然凝固了,直接就往地上一趴,将自己的耳朵贴在了草地之上,片刻之后,这个鲜卑人脸色瞬间阴沉的就像是天上的乌云,扯着脖子大声的呼喊起来!

    其实这个时候,不需要他的呼喊,部落里面的其他的人员也察觉到了,马蹄声像滚雷一般沉闷的不断接近,整个部落寂静了片刻之后,像是被狠狠捅了一下的马蜂窝,“嗡”的一下瞬间嘈杂混乱起来。

    部落之内鲜卑人,不管是老人还是青壮,都大吼大叫着冲到了自家的帐篷之内去拿取武器,胡女则是哭喊着自己小孩的名字,拼命在混乱的人群当中寻找属于自己的那小小的身影……

    一名鲜卑人拿着弓箭冲出了帐篷,立刻张弓射出了一箭,箭矢画出一道长长的弧线,直扑着前方冲来的为首的骑兵而去。

    为首的骑兵面沉如水,随手抖开了一朵枪花,轻而易举的将袭来的箭矢磕飞,旋即从这一名鲜卑人身侧如风一般掠过,一朵硕大的血花从鲜卑人的喉间绽放出来。

    更多的骑兵涌进了营地,伴随着天上的雷声,一路砍杀,一路碾压。

    一名鲜卑人从一侧窜了出来,还没来得及举刀去砍,就被一匹迎面奔腾而来的马匹撞上,骨裂声中又被撞回了帐篷之中,但是这匹战马也崴了一下脚,顿时马失前蹄,伴随着战马的嘶吼,马背上的骑手被摔倒在地面上。

    摔落的骑兵撑着,想要站立起来,但是两三名鲜卑人已经围拢了上来,挥刀就砍!

    落地的骑兵慌忙举刀格挡招架,然而挡了左边却挡不住右边,虽然尽可能的躲避致命的劈砍,但是在手臂上和大腿上也出现了好几道的伤口……

    一柄长枪从一侧窜了出来,旋转的红缨像鲜艳的红花一样绽放,瞬间扎中了一个围攻落地骑兵的鲜卑人,然后又抽飞了另外一个,顿时就缓解了落地骑士的压力。

    落地的骑兵怒吼一声,双手持刀,猛地朝身边仅剩的那个鲜卑人迎面砍去。鲜卑人也奋力的举刀招架,但是手中的战刀在火星四溅当中“铛”的一声被砍成了两节。

    “噗呲”声中,落地骑兵去势不止的一刀砍在了鲜卑人的脖颈之上,深深的割开了一道巨大的伤口,鲜血瞬间喷的其满身满脸都是……

    虽然部落之内的鲜卑人奋勇抗争,但是猛然间遭受打击之下,根本就来不及组织起像样子的反击,伴随着骑兵们将地面上的篝火挑乱引燃了不少的帐篷之后,整个部落就完全陷入了一片无法控制的混乱当中。

    毡毯和干草保暖防风都是不错,但是也同样极其容易被引燃。一时间整个部落浓烟烈火四处都是,惊慌失措的鲜卑人乱冲乱撞,然后大多数人就被来回冲刺的骑兵碾压在拉马蹄之下。

    一些鲜卑人逃往了外围,却没跑出几步,要么被在外围游弋的骑兵们射倒,要么直接被砍杀。

    火焰在猛烈的燃烧着,伴随着一个个帐篷垮塌下来,在火光当中,鲜卑人男丁的身影一个个倒下了,然后是女人的,随后是小孩的,再然后整个部落内的砍杀声音也慢慢的便得微弱,最后沉寂下来。

    “乌勒得层索泥亚?”

    略有些僵硬的胡语响起。

    “提莫。”

    又是一道闪电划过,伴随着雷声,豆大的雨滴开始噼里啪啦的掉了下来。

    袭击部落的骑兵们打了一声唿哨,然后牵马的牵着马,抓羊的抓着羊,携带着战利品离开了。

    马蹄声渐渐远去,雨越下越大,部落内的火焰在大雨浇灌之下慢慢熄灭了。

    一个倒塌的帐篷之下,燃烧了一半的毛毡动了几下,随后两三个小脑袋从下面钻了出来,小脸蛋上写满了惊恐。

    “阿巴!额吉!阿伯个!呜呜……”

    “阿哈!呜呜……”

    暴雨倾盆而下,四周一切都苍茫起来,就连部落内的那些残骸,也都逐渐的被这雨雾所掩盖。

    看着死寂一片的部落废墟,几个鲜卑小孩抱在一起,在彻骨冰寒的大雨当中痛哭失声,瑟瑟发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