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第八零四章 意料外的大漠来敌
    不是说恶劣的条件下骑兵就不能交战,而是在较为平坦的土地上,骑兵可以充分的跑起来,可以完全发挥战阵的速度和力量的优势,而崎岖起伏不定的地面上,因为高低落差不同,也会导致骑兵之间无法交好的相互配合。

    马越正在带着一部分并州骑兵和募集胡骑和最前面一批的鲜卑骑兵在相互缠绕和撕咬,不时有兵卒跌落马下,消失在滚滚的黄尘之中。

    骑兵和骑兵之间的战斗,就像是两条蛇,不断的游走着去撕咬吞噬对方的腰腹和尾部,同时也要防备着被对方咬上一口。

    冲阵,那是西凉铁骑的拿手好戏,但是针对于并州狼骑来说,战斗方式就基本上是不断的外切游走,一边边的切割着对方的边缘,就像是剥洋葱一样,一点点的将对方撕扯的血肉淋漓,最后吃下去。

    鲜卑军对上马越的队列,并不太占优,但是马越要将这样一盘大餐吃完,还是需要时间,并且还不能被外人打搅。

    鲜卑人看来是真的要在这里决战了……

    看着第二批次出现的鲜卑骑兵,斐潜心中想道,这是要包夹先吃掉我的先头骑兵队?

    这怎么可能让其如愿?

    斐潜向着於夫罗拱拱手说道:“看来要烦劳单于出马了。”

    “中郎客气了……”

    於夫罗哈哈一笑,然后拔出了战刀,向后一招手,吼道,“儿郎们,随我来!”

    南匈奴人刚刚才和鲜卑打胜了一仗,士气也是高昂,再加上南匈奴的数目也有接近六千,也是占据一定优势,因此南匈奴人各个呼啸连连的簇拥着於夫罗,迎着右侧冲来的鲜卑骑兵便堵截了上去。

    宽阔的战场上,偏左侧一些的是马越的并州骑兵和募集骑兵的混合部队,而在右侧一边的是於夫罗的南匈奴骑兵,双方咬得是如之紧,稍微一个疏忽都可能会遭受到巨大的战损……

    “中郎!”张济看着前方的战况,满腔的血都快沸腾起来,实在有些忍不住了,便往斐潜那边靠近了一些,“……这个,该某上阵了吧?”

    “不急……”斐潜看了看张济,然后又把注意力集中到了正面上。斐潜有做过鲜卑军掉头正面交战的预案,但是没想到的是鲜卑军居然来的这么快,而且投入战场的作战也是如此的坚决……

    左翼四千,右翼四千,好,还有五千左右的鲜卑骑兵在哪里?战局的确是像斐潜猜测的那样,阴山鲜卑军是打着牵扯左右两翼,然后直接袭击斐潜中军的战术,不过当鲜卑军真正出现在面前的时候,这个位置完全出乎了斐潜的意料……

    正当斐潜尽力在分辨远方是否出现新的鲜卑骑兵的时候,忽然听到了身旁的黄旭的声音:“中郎!看这里!”

    斐潜顺着黄旭的手一看,只见自己略侧后面大漠深处,掀起了滚滚的黄尘!

    这……

    这是鲜卑最后一只骑兵!

    该死!

    剩下的鲜卑骑兵什么时候藏到了这里?!

    前方的牛角号声响起,正在左右两翼作战的鲜卑人几乎是同时间疯狂的咆哮起来,奋不顾身不顾损失的死命缠着马越和於夫罗的部队!

    斐潜忽然感觉手心有一些发凉,这个鲜卑的统帅好狠!竟然在败势的情况下还打着胜战的主意!

    最后一只杀出来的鲜卑骑兵的目标,就是落在后方的斐潜本阵!

    荒原大漠,历来就是生命的禁区。

    这一群鲜卑人竟然冒着生命的危险,居然如此的决然,将一部分人潜藏在了大漠里面,冒着酷热和断水的风险,在这样关键的时刻杀了出来!

    孤独余欢将怀里最后一个几乎是已经干瘪的水囊递给了身边的号令手,嘶哑着嗓门说道:“喝……喝了它!然后吹……吹号!吹号!”

    最后一个“号”字吼出,孤独余欢顿时觉得嗓子就像已经腐朽的木片一样,顿时开裂,可是裂开的嗓子里却没有任何液体流动,仿佛依旧是满嘴的沙砾。

    吹号手拔开了水囊的软塞,然后将水囊高高的举起,伴随着马匹的起伏,用尽全身的气力吸吮着,将最后一丝水喝下,然后将空水囊丢下,半立而起,将腰上的牛角号举到了嘴边……

    低沉的牛角号声在荒漠之上传递得很远,鲜卑骑兵掀起的黄尘就像是一条巨大的凶兽一般,张开了大嘴,冲着斐潜所在的位置恶狠狠的一口咬了过来!

    现在变得不像是马越、於夫罗在拦截着鲜卑军,反倒是像是鲜卑军在死死得拖着二人,只要斐潜的中军一旦败落,必然会牵连到在前线作战的马越和於夫罗部队……

    斐潜的心逐渐的往下沉。

    这是要上来搏命啊!

    在原先斐潜设想当中,自己旗下这种混合编队,对战上鲜卑人的一万余骑兵,是具备一定优势的,因为不管如何,是不可能有充足的战场位置可以让双方的两万多人全面展开的,因此自己在个人装备上占据优势,又有局部可以撕裂战场扩大战果的西凉铁骑,和这一只阴山鲜卑军正面交战是没有多少问题的。

    但是现在,虽然说不论是马越还是於夫罗对上鲜卑骑兵都具备一定的优势,但是剩下的鲜卑军并没有受限于两大团混战在一起的部队,而是从大漠方向而来,就等于是无形当中扩大了整个的接战面积,这样一来,斐潜自己这一方反倒是像被三面包围了一样……

    虽然这个包围圈并不是多么的厚实,但是给与普通兵卒的感觉却完全不同了。

    “中郎!”黄旭急切的说道,“先退后一些吧!”

    斐潜中军这里距离前方交战的部队还是有一段距离,但是距离大漠来袭的鲜卑军就太近了一些,如果不退就几乎等于是交战的前线了,其中的危险不用说,谁都能明白……

    鲜卑军的最后这只骑兵,就像是突然杀入棋盘的一只马,直踩中宫!

    是退?

    还是进?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斐潜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