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第八零九章 骑兵之间的争斗战
    大漠鲜卑带来的黄尘汹涌而至,将斐潜中阵吞没进去的时候,仿佛就连桢林的方向上的那些山地丘陵,河谷树林都一概淹没。

    马越的并州狼骑亦没有一概投入战斗,也是如同於夫罗一般,留有大概五六百骑的后备队。

    马越腰杆笔直,立在自己的战旗之下,眼神当中却透露出一丝的担忧。

    别看马越笑容时常挂在脸上,但是心中的不安和忧虑却丝毫未曾缩减。马越不是马延的儿子,只是过继给马延而已。马延之子在那场鲜卑人南下之时,就已经陨于乱军当中了。

    原本以为马家就此沦落,跌落凡尘,就算是有满身的武艺,但是也只能是天天忙于田间地头,在穷乡僻壤之间挣扎存活下去,没想到斐潜斐中郎却给马家带来了新的转机……

    身为将兵之门,随时都有可能在战场上裹尸。

    马延作为马家领头之人,又单独统兵在北屈,自然是需要早早定下一个继子,一方面安定家族之心,一方面送来斐潜这里,也未必没有安斐潜之心的意思。

    然而虽说马延年过半百,但身体也都康健,若是有些功勋,纳妾再生个儿子也不是不可能,然后作为继子的自己又当如何自处?

    功成身退,像鄙履一般被丢在一旁?

    这如何能甘心?

    可是要争斗,没有功绩顶在头上,又怎么能争得过?况且现在斐中郎门下已经不仅仅是马氏一家,西凉铁骑的威势就不提了,毕竟也是纵横边疆的老卒,单单是那个出身黑山的赵氏,竟然也有如此的本事!

    眼见当下赵家小子凭借这斩获右贤王的功绩,又有在雁门一带的苦差事,换来了斐中郎得一言之诺,基本上前程也就定下了基调。

    西凉铁骑虽然是降兵,但是这战力确实不容小看,更添了右当户的首级,等于也是战功赫赫,相比较之下,自己却依旧两手空空。

    这一次跟着斐潜进军阴山,马越更是视为自己绝佳的进身之机,绝对不能有失,因此现在看到斐潜有危险的时候,比起任何人都要着急和担忧。

    斐潜斐中郎不容有失!

    因此看见张济带着西凉铁骑驰来的时候,几乎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举起长枪就指着张济吼道:“张都尉!何离中郎至此?!”

    张济是个急脾气,也吼了回来:“中郎号令,窝有囊求个法子咧!”

    吼了一声之后,马越的情绪就像是发泄了一些出来,逐渐压下了肝火,冷静下来,其实他也明白,没有斐中郎的命令,张济也不会擅自行动,自是这样一来,斐中郎的处境不就更加危急了么?

    马越原本以为,有张济的西凉铁骑在,又有黄旭带着二十重甲护卫在,再加上千余并州骑兵和千余的募集胡骑,斐中郎若是且战且走,虽然略有危机,但是也应该无碍,然而没想到斐中郎竟然选的是将张济派来了这里!

    不过现在也不是迟疑的时刻,马越沉声问道:“中郎可有何言?”

    “中郎说咧,先突突了这群狗,再去灭了那边滴,最后才回去!”张济用长枪左右一指,脸上的神情也是焦急,就连胯下的战马也似乎察觉到了张济的情绪,不停的打着响鼻,用着前蹄刨地面。

    “好!”事已至此,马越也不废话,指着前方的战场说道,“鲜卑现在分成三队,结成圆环不断往来,与吾等拼杀,若要急切功之,只有我带人横向切断之后,张都尉须立刻沿缝隙直进!直驱其统领旗下,斩将夺旗,方可速破!”

    斩将夺旗自然是一等一的功勋,如果可以,马越宁愿是亲手拔旗,将对方统帅的头颅踩在脚下,但是现在要论骑阵突击能力,还是西凉铁骑最强,因此虽然不愿意,但是却不得不将这个更风光的攻击方向让了出来!

    为的就是能够更早一刻完成斐中郎的命令,更早一刻的回援!

    张济也没有多想什么,直觉告诉他马越这样的安排也是合理的,因此一句话都没有多说,举枪大吼了一声:“中!听马都尉滴!碎娃们!列队准备咧!”

    马越回头看着手下的并州骑兵,吐气开声:“斐中郎为平定北地,不顾自身安危,以身为饵,就是要将这群该死的鲜卑狗一举歼灭!现在!决胜之机就在眼前!都随我杀过去,向前!向前!一举破敌!”

    马越的这些并州狼骑,基本上也都经历过几次的战火,也有多数人曾经是驻守云中定襄五原一带的边军,因为朝廷不管不顾,一连好几任的并州刺史要么根本就不来,要么就是只顾着捞取自身利益,也不顾及并州百姓死活,所以这些人也渐渐失去了锐气,直到斐潜的来临。

    军饷粮草什么的就不说了,单单军械这一块,基本上就是云泥之别。以前拿的是淬火刀,不仅容易豁口,甚至还容易断,现在手中的均是清一色的三十炼,钢色纯正,刃口锋利无比;以前穿的是葛布袍,就连像胡人一样有个皮袍已经是不错了,而现在个个身上都是半袖铁札甲,胡人的骨箭根本射不进!

    这些并州兵是从心中感觉到,斐中郎是真的将自己当成一个人来看待,而不是用完就丢的破布,既然如此,吃了斐中郎的粮饷,拿了如此精良的兵械,甚至还让人教识字,现在,唯一能回报给斐中郎的也就是这一腔热血而已!

    马越看见了斐潜中军被围焦急,这些并州老兵一样也是焦急,但是既然斐中郎已经有了安排,那就听斐中郎的,将这群该死的鲜卑狗统统的送下黄泉去,方不辜负了斐中郎对我们的这一份情谊!

    听到了马越的号令,几乎是所有的并州狼骑都举起了刀枪,齐声大吼道:“向前!向前!杀光鲜卑狗!一举破敌!”

    马越一磕马腹,早就已经按耐不住的战马刷的一下就向前奔出,马蹄翻飞,就如同一只利箭一般扎向了结成圆环骑阵的鲜卑军。

    并州骑兵也几乎同时策马,紧紧的跟在了马越左右,而在并州骑兵身后,则是小跑起来的西凉铁骑。

    张济虽然心中急躁,但是战场上的本能依旧让他控制着战马的速度,一方面让马匹缓一口气,一方面也等着马越冲进鲜卑圆环骑阵导致鲜卑运作发生卡顿的那一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