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第八一三章 将对帅(二)
    黄旭猛的将斐潜往后一拉,还没等斐潜站稳,就听到耳畔黄旭又气又急的吼叫道:“中郎!老实待在后面!你若有失,便是我等失职!”

    黄旭将斐潜护在身后,然后转头又对着那个小腿受伤的护卫吼道:“黄三郎,成不成?不成自己爬进来,兄弟们没空照顾你!”

    “成!”黄三郎一咬牙站了起来,就像是根本就没有受伤一样,紧紧的和周边的护卫站在一起,补上了那个缺口,“只要我没死,这群鲜卑狗休想靠近中郎一步!”

    被自己的亲卫统领毫不客气在耳边大吼,然后喷了一脸的口水,斐潜也有些难以为颜。话说黄旭也是没有错,只不过自己这武艺啊,怎么说也是心中难言的一项痛楚……

    独孤余欢方才对着斐潜似乎是表现得很轻松,但是实际上心中也是忐忑,虽然说现在将汉军车阵拉扯得歪歪扭扭,但是汉军的顽强也超出了自己的预料,许多地方甚至出现了反复的争夺,好多汉卒甚至是不惜性命的猛砍猛杀,硬是将冲进了车阵的儿郎给驱赶了出来……

    要离完全破阵还是需要一定的时间,但是现在时间已经不多了。

    自己带着部队从大漠中来,本身就是拼着一股劲,别看现在压着汉军在打,但是只要这股劲一过去,那么就是凶多吉少……

    因为为了多带水囊,所以自己这些手下儿郎便自带了一囊的箭矢,之前双方怒射,箭矢也消耗得极快,很多儿郎现在箭囊已经空空,不得不拿着刀枪进行肉搏冲阵,否则在外围乱箭雨下,那还能让那个汉军将领得意猖狂?

    一开始的时候,独孤余欢势如破竹一般直欺车阵,当时他还以为汉军就这样完了,但是没想到这汉军的韧性居然如此强硬,那一杆三色旗至今还在阵中飘扬。

    孤独余欢忽然心中一跳,翻身上马,往南面一望,心中不由得往下猛的一沉。

    左大将孤独上了马,他身边的那些跟着多年的亲卫,也纷纷上马,看到了独孤余欢的面色,也跟纷纷转头而望,这些人都是经验老道战士,一眼就能看出后方的变动,竟然一时间也说不出话来。

    独孤余欢咯嘣咯嘣的咬着牙,脸上的肌肉突突直跳,旋即大吼道:“调外围戒备的儿郎回来,冲击车阵!”

    “大将!”独孤余欢身旁的一个贴身护卫说道,“……不行我们就退吧……车阵内的这些汉军的战马基本都死伤完了,他们追不上我们的……”

    孤独余欢嗷得一声怒吼:“不能退!我们的马也没有多少力了!汉军要是追赶,我们能跑多少里?!啊?到头来还不是一个死!”独孤余欢双目通红,面容扭曲得仿佛要择人而噬,周边的护卫也凛凛,不再敢有什么异言。

    低沉牛角号声当中,独孤余欢也是沙场老将,并没有让那些外围的鲜卑骑兵再拥堵到这里,而是从车阵的南面直接驱马直冲!

    斐潜在车阵之内,猛然见听到一阵马蹄声轰鸣,在侧面响起!

    因为独孤左大将的位置在正西面,所以这个方向的攻击也是最为猛烈,大部分的人注意力都集中在这里,猛地从南面响起了马蹄之声,在前沿指挥的汉军军侯、曲长等底层军官不由得有些慌乱,下意识的连忙开始号令让兵卒开始往车阵的南面去汇集。

    斐潜虽然被围在车阵当中,被护卫团团护住,但是这骤然响起的马蹄声也让他心中一跳,看到了西面的军侯和曲长开始抽调兵卒往南面组织防御,心中盘算了一下,猛然觉得有些不对,立刻大声吼道:“不要动!”

    可是在这吵杂无比的战阵当中,斐潜的喊声哪里有办法传递到前沿去,等到黄旭等人二次传令的时候,喊号令的声音还未落下,正面那些独孤余欢的亲卫,那些久经战阵的勇猛之士已经举着战刀战斧,趁着斐潜兵卒调动,夹在在普通兵卒当中,迎面冲来!

    而独孤余欢也提了一柄战刀,和几十名贴身的护卫猛的涌至!

    南面的骑兵别看声势赫赫,竟然只是疑兵之计,主要攻击方向依旧还是正西面这里!

    这些鲜卑兵卒,虽然已经在大漠当中消耗了不少的体力,又猛攻了这么些时间,按照道理来说应该也是体力消耗得七七八八才是,但是毕竟是苦寒之地打熬出来的汉子,这一份耐力和坚韧实在是让人钦佩,现在见到了左大将独孤余欢亲自带着卫队猛冲车阵,竟然像是平添了不少活力一般,再次跟着一起砍杀上来!

    车阵虽然已经被推搡拉扯得不再是一个标准的圆形,还有不少辎重车被直接掀翻在地,或者是在砍杀当中折断了车轴,歪倒地面之上,但是层层叠叠的双方人马的尸首确实不好再纵马冲击,所以还是要依靠下马步战硬碰硬的攻击。

    可只有等到现在战斗白热化阶段,此等计策才能奏效,热血上头的时候的军汉此时更多的凭着身体的本能反应,哪里还能像斐潜一样盘算思索,因此临时调动的兵卒就给了独孤余欢一个绝好的机会!

    几个呼吸之间,那些独孤余欢的亲属卫队,以当中一名壮汉为先锋,经直直的撞上了汉军的车阵当中!

    鲜卑壮汉持着一长柄战斧,大开大合,一时间上下飞舞,眨眼之间不知道劈开了多少杆向前戳刺而来的长矛短枪,合身撞进了汉军的队列里,几乎就是同时间两三名躲闪不及的汉卒被鲜卑壮汉连砍带砸,断手断脚,惨死当场!

    鲜卑壮汉旁边专门有一个人,持着短刀大盾,护住鲜卑壮汉的侧面,让鲜卑壮汉可以心无旁顾的直直往前拼杀!

    汉军阵在刚刚军侯、曲长等下令掉往南面一部分人之后,西面这里就显得有些单薄了,又骤然承受了这些凶残鲜卑兵卒攻击,顿时阵线就被敲击得凹了下去,难以支撑。

    大斧在空中呼啸,恶狠狠的将一名汉卒连头带肩劈开了成了两半,鲜血冲天而起,喷溅四周都是,甚至有一些血珠子在大斧甩动之下,竟然都溅到了斐潜的脸颊之上。

    两三名汉兵挥舞着战刀从侧翼冲上前去,想趁着鲜卑壮汉战斧劲力用老,来不及回旋的时候砍杀此人,却被他身边持盾的鲜卑兵横盾挡下,然后奋力猛推,竟然将这两三名汉兵牢牢顶住,不得寸进!

    战斧带着血肉再次回旋,一个正在和持盾鲜卑兵较劲的汉卒突然之间脑袋就被战斧拍中,就像是一个熟透的西瓜从高处落到了地面之上一样,血液脑浆骨骼眼珠子顿时四散崩裂!

    独孤余欢跟在鲜卑壮汉之后,举刀向阵中的斐潜一指:“杀了他!我们就赢了!”鲜卑兵卒大声呼啸起来,疯狂一般的沿着被鲜卑壮汉破开的阵型缺口往里砍杀!

    而此时,最前沿的鲜卑壮汉也已经突进到了汉军阵的中心,距离斐潜也不过仅仅是隔着三四层的兵卒防线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