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第八一六章 将对帅(完)
    在斐潜的眼中,眼前所有一切,仿佛都在一瞬间放慢了下来一样、空中飞舞着的血滴,鲜卑壮汉砍来的战斧,还有那周边兵卒的动作,都像是电影里面的慢动作一般,清晰得让人难以置信。

    斐潜正前方的两名陌刀手,在鲜卑壮汉战斧砍来的时候,不约而同的怒吼了一声,没有后退,也没有招架格挡,竟然齐齐上前一步,举刀便砍!竟都是打着以一条腿的代价,换取这名鲜卑壮汉的性命的主意!

    持盾鲜卑甲士连忙上墙一步,高高扬起盾牌企图阻挡陌刀手砍下的刀锋;而与此同时原先因为受伤而留下的黄三郎,也顶着盾牌斜斜的从侧面奋力窜出,要替陌刀手去抗住砍来的战斧……

    陌刀和战斧几乎是同时砍到了盾牌之上!

    “铛”的一声巨响,黄三郎手中的以牛皮铁片制成的盾牌顿时就被击得四分五裂,就连盾牌中的套手铁条都被击弯,扫到了黄三郎架起的手臂之上,“咯喇”声中,只见黄三郎虽然有护臂,但是手臂依旧被战斧击得扭曲出一个不自然的形状,再也无法支撑得住,如此之下战斧依旧去势不减,还是撞入其胸膛之上,骨裂声中顿时喷出一口鲜血,颓然倒地。

    但是战斧的速度也被大大减缓,终究是被黄三郎豁出了性命挡了下来!

    而鲜卑人的盾牌则是更加的不堪,以木质为底牛皮为蒙的质地根本就扛不住锋利无比的陌刀斩击,刀光在上一刻嵌了木盾牌当中,下一秒就在木纹当中绽放出了出来,伴随着鲜卑持盾甲士的血雾一起喷涌,竟连手臂一起砍为两段!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已经不知道几鼓作气的鲜卑壮汉,几斧内未能砍翻斐潜面前的重甲护卫,腿脚之间不由得踉跄了一下,有些发软,身形已经有一些不稳,自从带着鲜卑甲士冲阵以来,接近一个时辰的激烈战斗都是拼杀在最前沿,纵然是铁打的汉子也会疲惫,更何况身上已经有不少的伤口,却始终未能得到及时的处理。

    斐潜身前陌刀手却得了喘息的机会,团团将斐潜护在中心,锋利的陌刀如月轮一般上下左右斩砍,不仅将鲜卑壮汉前冲的势头阻挡下来,就连其独孤余欢最后的一批身边护卫的好手也砍死砍伤了不少……

    “巴特尔!快啊!”孤独余欢一边带着人手掩护鲜卑壮汉的侧翼,协同攻击斐潜的最后一圈陌刀护卫,一边看着越来越近的烟尘,不由得急声催促。

    可是在鲜卑壮汉巴特尔眼中,整个世界都已经是双重的了,视线伴随着血液的不断流淌已经逐渐变得黑暗模糊了起来,胸膛腹部之内就如同火焰灼烧一般,肢体上的疼痛已经渐渐地麻木,他清楚自己已经到了极限,就算是此时退下,恐怕也是活不长久了,所以还不如拖一个汉军将领来垫背!

    巴特尔如同野兽一般狂吼一声,拼尽全力再次舞举起战斧,迎着陌刀手砍来的长刀,斜斜砍下,在这一刻,他根本不在乎自己会不会被陌刀砍中,他只要杀了阵中的斐潜!

    刚刚才免除了断腿之厄的陌刀手,也丝毫没有退缩,纷纷横刀猛扫,一人去砍鲜卑壮汉,另一人便要去砍鲜卑壮汉巴特尔的战斧斧柄。战斧虽然沉重难以抵挡,但是斧柄却容易被砍断,虽然缠有牛筋铁箍等物加强斧柄的强度,但是依旧是一个弱点。

    电光火石之间,鲜卑壮汉巴特尔竟然在刻不容缓之间扭转了身躯,双手全力往后一拉,将斜劈的战斧扯回,躲过了砍向了斧柄的那一刀,然后看也不看陌刀手砍来的长刀,瞄着陌刀手后面的斐潜,出人意料的猛然旋身将战斧向阵中的斐潜抛出!

    巨大的战斧在空中如同竖立车轮一般的旋转,从陌刀手中间的缝隙当中钻了进去!

    谁也没想到鲜卑壮汉巴特尔竟然将战斧投掷而出,挡在前沿的陌刀手措手不及之下连忙用陌刀去挑,却挑了一个空,眼睁睁的看着战斧呼啸而过直冲斐潜而去。

    此时站在斐潜身边的,只剩下一个被黄旭之前留下来的王二石头,见到了战斧迎面砸来,想了来不及细想,便只能将盾牌一举,整个人就顶在了斐潜面前!

    战斧呼啸而来,却出乎意料的没有击中任何人,从王二石头和斐潜的身边嗡的一下掠过,然后“噗呲”一声砸在了阵中地面之上,激起了大片的泥土……

    已经被陌刀刺中了身躯却死死捏着陌刀刀柄不放的巴特尔使劲眨了眨已经暗淡的眼睛,喃喃的骂了一声:“该死的……歪了……”旋即全身的气力一泄,跪倒在地。

    陌刀手趁势横劈,巴特尔的被砍断的脖颈竟然没有多少鲜血喷出,强壮魁梧的无头身躯摇晃了几下,扑通一声砸在了地上,他的人头在空中旋转着,翻滚着,最终也落入了尘埃当中……

    “巴特尔死了!”不知道是哪个鲜卑兵下意识的喊了出来,顿时引起身边其他的鲜卑兵注意,旋即有更多的鲜卑兵开始惊慌的跟着喊道,“巴特尔死了!巴特尔死了!”

    鲜卑甲兵的气势顿时一泄。作为鲜卑甲士当中罕见的武勇者,巴特尔一向是被视为最勇猛的战士,也是鲜卑战士的精神上的领袖,而现在却死在了汉军车阵当中。

    附近的鲜卑甲士,在这个瞬间,都呆住了,旋即就慌乱了起来……

    连巴特尔这样的勇士都冲不进去,打不垮汉军的最后一道防线,难道我还能冲得进去么?

    人一想得多了,手上就慢了下来,顿时身上的那些一度忽略掉的伤痛和疲惫顿时铺天盖地的涌了上来,只见鲜卑兵越打越乱,越打越是往后退却。

    “大将!不成了!不成了!快撤吧!再不撤就全完了!”左大将独孤余欢的护卫带着哭音苦苦哀求着。

    “不——!不……不……”

    独孤余欢眼眶都快要瞪裂了。

    只差一步啊!

    就差一步啊……

    巴特尔的死就像是一盆冬日里迎面泼来的冰水,终于使得独孤余欢清醒了过来,当下的局面,再不撤,等汉军的援军一到,左右一包,便是注定了全军覆没的局面。

    独孤余欢眼瞪瞪的在车阵当中的斐潜,如果视线能够杀人,恐怕斐潜现在身上已经有了几十个窟窿。

    “……只会躲在后面的胆小鬼!”独孤余欢愤怒的冲着斐潜大声吼叫道,挥舞着战刀向斐潜邀战,“汉将,出来,有种你我决一胜负!”

    几名在独孤余欢身侧的亲卫大声的重复着,顿时双方兵卒的目光都汇集到了斐潜身上。

    斐潜哼了一声,当我是傻子么?

    眼睁睁看着好不容易熬到了现在大好的局面,然后冲上去送死?自己手里虽然拿着长枪,但是自己的情况自己知道,对付个小兵还算凑合,真要上阵厮杀,呵呵……

    斐潜举着长枪哈哈一笑,大声喊道:“好!且等我热身片刻,有种的别跑!”

    再等一下马越和於夫罗就包上来了,到时候,哼哼……

    听到汉兵的传话,孤独余欢痛苦的闭上眼,然后掉头就走:“……撤,我们……撤!快撤!”

    鲜卑兵卒先前如同潮水一般的涌来,在车阵上撞起了惊天的波涛,却最终还是差了一步,未能彻底击败斐潜,现在随着撤退的号角声传出,几乎所有的鲜卑兵就像是海涛退去一样,曾经的凶残狠斗变成了沙滩上的浅浅的泡沫,踉跄着仓皇而逃……

    “中郎可好?!”片刻之后,马越一马当先冲到了车阵边,冲着车阵当中大吼道。

    “中郎无恙!中郎有令!追击二十里!”

    战马的体力差不多快耗尽了,一旦跑废了,想要再养起来就不是三两个月能办到的事情了,因此斐潜在车阵当中,克制了自己想要一路追击的诱惑,只是发布了有限的追击号令。

    “某遵令!”马越在马背上一扬长枪,吼道,“中郎万胜!汉军万胜!众儿郎!且随某追杀鲜卑!”

    “中郎万胜!”

    “汉军万胜!”

    在这一刻,所有的汉人都忘记了一身的疲惫和伤痛,就连躺倒在地上的伤员,都向天空举起了手,高呼着,仿佛是在向这一片的天空和大地宣告着什么……

    “万胜!万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