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第八二八章 草原上的风(四)
    十余名的鲜卑斥候分散开来,展开了队形往南而行,每到一个稍微高一点的土坡之处的时候,还特意小心翼翼的躲到那土坡之下,然后才下马趴上土坡,躲在草丛中四下张望。

    带队的鲜卑斥候队长忧心匆匆,这一段时间斥候折损的太过于厉害了,每次出来侦查,其实都是冒着生命的危险,都不知道出来了能不能再回去。

    部落内的老手已经损耗了不少,现在斥候队长在之前还是一个大头兵,现在提拔起来当了十骑长,却没有半点的欣喜,因为手下的这些,其实都是从各个部落里面拼凑起来的,并没有太多的实战经验。

    一个鲜卑斥候冒冒失失的在草丛当中冒出头来,就立刻被十骑长一脚踹得跪倒在地。十骑长狠狠瞪了这个冒失的家伙一眼:“就你腿长!还事嫌自己的脑袋不够大?前头已经死了多少知道吗?要找死你自己去,别来拖累我和其他的人!!”

    十骑长一发火,其余的鲜卑斥候都不敢吭声,一个个老老实实跳下马来,缩头缩脑挠在土坡上四下查看。

    一个鲜卑斥候正从身上解下了水囊,想要喝点水,无意见抬头望,手中的水囊竟然拿不稳,吧嗒一下掉到了草地上,也顾不得捡,便指着远处颤声道:“……人!汉人!我看见汉人了!”

    十骑长骤然扭头过来,脖子都有些嘎啦嘎啦的声响,同时他也看到了对面土坡上面的人影,显然对面的人员也发现了他们,顿时从对面的草坡下冲出了几匹战马往这里狂奔而来:“是汉人的侦骑!三个回去报信!其他人跟我来!”

    正常在斥候遇见斥候的时候,除非是对方没有发现,否则向这样互相亮了一下的情况之下都会选择拼杀一波,然后尽可能拦截对方去报信的人。

    十骑长说完便准备下坡骑马去堵截汉人的骑兵,但是一扭头却看见手下的人几乎全部都脸色煞白,不知所措的样子,心里就骤然一下凉了个彻底,就这样子还怎么去和汉人的精兵拼杀?

    这样情形还是草原上的汉子么?

    十骑长哀叹一声,改变了命令:“走!我们走!快走!”旋即带着手下,趁着汉人的侦骑还未赶上来的时候,策马慌乱的逃了回去。

    幸好汉军侦骑也并没有穷追猛打的意思,追赶了一段路之后,便放缓了马速,兜了回去……

    “这里也出现了汉军?!”

    独孤余欢接到了斥候最新的情报,眉头都快扭成了一团。

    汉军竟然仿佛是无处不在,东面有,西面也有,当然南面自然是更不用说了,汉军分兵三路上来了?

    汉军哪里来的那么多的骑兵?

    三面包抄啊,就按照每路三千四千左右来测算,三面下来至少要有万余,而刚刚大战过一场的汉军和南匈奴合起来,也最多也就剩下七千余可战骑兵而已,除非是汉人都有起死回生的神通,不仅可以治疗伤兵还可以迅速的复原战马……

    或者难道是汉人又从南面获得新的援军?

    人员是有可能,汉人人多,这个没办法,但是马匹呢,哪里会有这么多的马匹出现,天上掉下来的不成?

    还是只是纯粹吓唬我们的疑兵?

    汉人到底要做什么?

    独孤余欢叫来了自己的两个亲卫,说道:“你们两个各带着二十个好手,立刻把东面和西面这两个方向的汉军情况给我摸清楚!”

    夜幕渐渐的降临了,当远方的狼嚎此起彼伏的响起的时候,独孤余欢的亲卫已经悄悄的摸到了中午有斥候说是遭遇了汉人的地方。

    趴在土坡的顶端草丛当中,往远处望去,夜色当中,只见星星点点的篝火遍地,犹如天上的繁星落入了草原,从这边一直亮到了那边,展现着一种惊心动魄的美丽。

    “……这……这个就是汉军营地么……”

    汉军营地绵延几里,让这几个鲜卑斥候心神震荡,几乎都说不出什么话来……

    骑兵营地和步兵营地完全不同,骑兵营地讲究的是一个通畅,四通八达最好,在周围的巡逻防御的圈子也比步兵营地要大了许多,而且战马在夜间也可以承担一部分的惊醒作用,只要是战马有所异动,自然是有状况发生。

    “二十,三十……五十……一百二十……”随着对于篝火的数目的清点,这些鲜卑斥候的脸色越来越差,这要是每个篝火旁都有一什汉军,这样算下来真不知道有多少大汉军马,正在朝阴山此地压迫而来!

    阴山还能守得住么?

    “……有看到旗号么?”独孤余欢的亲卫压着嗓子说道。

    “没有……汉军……人真多啊……”

    一阵沉默。

    以前他们南下烧杀抢劫,老是以为汉人好欺负,许多人这个时候才意识到,其实汉人并不弱小……

    “嘿,你要干什么?”

    独孤余欢的亲卫低声说道:“我带几个人往前去看看……”

    “你疯啦!再往前就会进入巡营骑兵的范围了!”

    独孤余欢的亲卫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道:“……我知道,但是总觉得有些怪异……这么长时间了,总该有一趟巡营的骑兵了吧,但是……”

    “……好吧,你小心些……”

    独孤余欢的亲卫点点头,然后弯下腰,带了几个人半趴半爬的往前面摸去……

    剩下的几人焦急不安的等待着,似乎是等待了一辈子的时间,终于见到了几个人影静悄悄的返回而来。

    “上当了!假的!都是假的!”一见面,独孤余欢的亲卫就忍不住咒骂起来,“这些狡猾的汉狗!都是假的!”

    “什么假的,这些篝火是假的?”

    “对!不对!火是真的,但是在篝火旁边的人都是假的!假人!”独孤余欢的亲卫愤愤的说道,“汉狗根本就没有那么多人!都是拿扎个假人充数!还有的篝火旁边连假人都没有!”好歹要装样子就做好一点么,竟然连装样子都装的不到位,这着实让这些鲜卑人很生气。

    “假的?”

    “假的!”

    一种完全被愚弄的感觉爬上了这些人的心头,这群该死的汉狗,竟然敢骗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