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第八二九章 草原上的风(五)
    独孤余欢虽然大半夜没有睡觉,但是精神却十分的好,听闻汉军于此竟然是扎了假营地,实际上只有不到四分之一的人马,顿时连夜召集了兵马,奔驰了近百里在次日的上午便杀到了这里!

    汉军果然就像斥候所说的那样,根本没有多少人马,见到了独孤余欢气势汹汹而来,顿时一触及溃,连营地都来不及撤除销毁,留下了一小部分的草料辎重就慌忙逃窜了。

    虽然并没有多少激烈的战斗,也就是杀了汉军落在后面的十几个人而已,但是左大将的气度和风仪还是恢复了不少,独孤余欢哈哈大笑着一路在汉军留下的营地内前行,和这边一人笑谈几句,然后又在那边用马鞭指着南面虚抽着,仿佛这个马鞭下一刻就会抽到汉军将领身上一般……

    草原上的民族联盟之间的这种脆弱粘附性,使得独孤余欢不得不冒着一定的风险袭击汉军的营地,因为他他需要一场胜利来稳定自己的地位了。

    狼王,一般情况下都是由族群里面的强壮者来当任,当然也享受着最高级别的待遇,但是一旦狼王露出了疲惫和软弱的姿态之后,便立刻会有其他的狼开始盯着狼王的位置。

    鲜卑部落当中的习俗也是如此。

    不过当下,在获取了一场对于汉军的胜利之后,许多鲜卑人便一转之前颓废的姿态,冲在汉军的营地之内,相互争抢着汉人遗留下来的物品,兴高采烈的便往自己的怀里揣,往自己的马匹背后捆放。甚至还有几个鲜卑汉子为了留在营地内辎重车上的米粮争吵起来,相互争夺着,不小心还扯破了一个麻袋,麦粒掉了一地。

    独孤余欢撇了一眼,没有在意,只是微微摆摆手,让一个护卫去调解一下,然后举起了马鞭,朝着四下挥舞了一下,朗声说道:“大家加快速度,趁着天还没有黑,我们还能回帐篷好好休息一下!”

    从半夜开始到现在已经过午了,既没有吃过什么东西,也没有什么休息,虽然有这个小小的胜利刺激着神经,还没有觉得多少的疲倦,但是身体是不会说谎的,还是早点回去比较安全一些。

    “哦噢噢……”

    见到鲜卑儿郎们充满活力的回答,独孤余欢也略微放下了一些担忧,面带笑容的点了点头,然后在马背上摇摇晃晃的往前缓缓而行……

    ***************

    “哈哈哈,太好了,终于找到了!竟然是撞到了我等的手中!”马越狠狠的拍着刚刚跑回来的并州骑兵的肩膀,一副干的好的样子,仰天大笑几声,旋即高声喝道,“兄弟们!赶快埋锅做饭,多放点肉干!吃完了就立刻出发!这次大功是我们的了!等到平定了阴山,我请大家喝酒!”

    “要去喜登楼么?”几个老兵凑趣起哄。

    “啊呀,你个小子,要我倾家荡产啊!”马越也不恼,哈哈笑着,“成啊,要是我们真的这次能够砍下那个什么左大将的脑袋,赏金下来,我一文钱都不要,全部拿出来请大家喝酒!到时候你们要去喜登楼也行!”

    “那敢情好!不过喜登楼都贵,咱们大头兵有酒有肉饭管饱就行……”

    “就是,就是,这么多人,真要放开吃,喜登楼那价格,啧啧,我说,还不如城东的羊脸蝎子呢,那味道,啧啧……”

    众人一阵欢呼,然后便是开始埋锅做饭,一边干活还一边议论起来到底是那个地方更经济实惠,就像是这个头功已经落到了手里一样……

    ******************

    月色当空,明晃晃的照着草原上的一切,虽然光线比起白天来世差了很多,但是视物还是没有什么太多的问题,几个经验丰富的斥候在之前汉军营地内找到了一些遗留下来的印迹。而在外围的几个南匈奴人则是四散而开,借着火把的光亮仔细的在纷乱复杂的地面痕迹当中查看着鲜卑人留下的马蹄印。

    “马都尉,看!这是漏下的麦粒!”

    “鲜卑人往这个方向跑了!”

    见并州游骑和南匈奴人的斥候得出了一个同样的结论,马越便向后一招手,千余骑兵便在这美丽的月色之下,跟在鲜卑人留下的印迹后面,杀向前去。

    夜风吹拂起马越的战袍,却吹不冷那一刻火热的心,在草原上是如此的辽阔,加上独孤余欢时不时的带着部队和族人变换位置,所以想要确定这个左大将的大帐位置并不容易,但是现在……

    就像偷吃油的老鼠总是会在地面上留下油乎乎的脚印一样,这么一大群鲜卑人呼啦啦的来去,自然就在草原上给马越指明了前进的方向。

    月色如水,草原如画。

    虽不是月黑风高,但是也正是杀人的好时光。

    ***********************

    一些灰尘从帐篷的顶端落到了独孤余欢的酒碗当中。

    打了胜仗,又抢来了一些汉人的粮草,虽然还不算彻底的胜利,但是至少小小的欢庆还是可以的,独孤余欢心中也很是缓了一口气,因此在结束了篝火欢宴之后,回到了大帐心情还是有些振奋,一时也睡不着,便叫人取了些酒菜慢慢的啜饮。

    独孤余欢皱了皱眉,刚刚用手指头将落在酒碗当中的那些黑灰撇去,结果又是一撮灰尘从天而降,落在桌案上,落在酒碗里……

    “嗯?”

    独孤余欢原本就喝了一些酒了,神经不免有一些迟钝,盯着酒碗大概有十几秒,直至看见微微的涟漪在酒碗当中荡起,才猛然见大吼道:“来人!来人!吹号示警!”

    话音刚落,就听到帐外一阵慌乱,有人扑了进来:“大将!汉人!汉人的骑兵!”

    远处天际,已经灰蒙蒙的开始亮起。

    这个时候就算是再迟钝的人,都察觉到了地面上的颤抖,小石头小沙子在噗噗跳动着,这种震颤每一个鲜卑人都极其的熟悉,也瞬间各个都脸色煞白!

    这是大量战马的马蹄整齐的敲击着地面产生的震颤,而且就近在咫尺!

    在依稀可辨的灰白天色当中,一队队汉军骑兵的身影,突然就出现在鲜卑人的视线远处,而直到这个时候,才听见风中依稀传来的马蹄声响,不用说,这大队汉军骑兵,也是在马蹄上全部包裹上的布絮皮毛,人人衔枚,在如同在黎明之前最黑暗的哪一个部分,在这个将明未明的时刻,向左大将的营地发起了突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