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第八三一章 草原上的风(七)
    再往前一些,就有一片树林,通过这一片树林,就可以逃往阴山脚下,只要进了山,就算是汉人想要追都困难了。

    独孤余欢略微放下些心思,转头看去,只见汉人的那名小将提着一杆似矛非矛,似枪非枪的兵器,根本就没有一点点招架的意思,见独孤余欢的亲卫躲过了枪头捅杀,便略将身子往马背上的左侧一斜,一边躲过砍来的战刀,一边顺手就将长枪一抽,整个长枪的柄身就像一个巨大的鞭子一样,横着抽了过去!

    独孤余欢的亲卫一刀砍空,还未收刀,就被汉军小将一枪抽在了肩头,顿时咯喇一声,手臂顿时不知道是脱臼了还是骨折了,整个肩膀都变了形状,大叫一声掉落了马下。

    汉军小将将一杆长枪抡开,不像是普通长枪捅刺为主,而是左右不断的划出圆弧连抽带割,几名紧紧跟在独孤余欢亲卫后面的鲜卑骑兵,连内圈都抢不进去,纷纷被击倒击伤,竟然连速度都不能缓上汉军小将半分。

    后续的汉军骑兵欢呼一声,气势更胜,加快了马速,蜂拥而至,紧紧跟在汉军年轻小将的一时间就将独孤余欢返回拦截的鲜卑骑兵砍杀了个干净。

    “大将!进林子,快进林子!”见到势头不对,剩余的亲卫连忙簇拥着独孤余欢冲进了阴山脚下的山林。

    起初树木还是稀疏,但是越往里走便越是灌木和树根便越是密集起来,战马也跑不动了,几名亲卫便搀扶着独孤余欢下了马,架着便往林内深处跑去……

    林子外面传来了汉军纷纷下马的声音,林中光线昏暗,树根树杈极多,战马驰骤不得,便只能是同样下马追赶。

    虽然说兵法有云,遇林莫进,但是现在的情况并不是鲜卑人早有准备,而是走投无路,更何况马越此次前来便是为了擒杀鲜卑左大将,不能全功怎么会心安收队?

    林中枯叶断枝,踩踏上去咯喇作响,加上脚印和衣物等等在灌木当中的勾连,就成为了马越追踪的线索。

    在林中狂奔了一阵,也不知道跑出去了多远,分出去拦截汉人的鲜卑人一个接着一个的倒下,汉人的脚步声始终在后面响起,“快快!杀上去!”

    虽然现在太阳已经升起,但是树林内依旧昏暗如同鬼蜮,光影斑然之下时不时有兵刃相交的声音响起,然后便是惨叫之声伴随着剁肉的声响,又重新回归了窸窸窣窣的踩踏落叶的声响。

    “分开逃!”独孤余欢下令道。

    汇集在一起迟早会被追上,若是分开还有一线的生机。

    “大将……保重!”

    鲜卑人群顿时分成了三路,往左右一窜。

    旋即不久,马越就带着人追赶到了鲜卑人分叉的地方,稍微停留了片刻,思索了一下也分出了两队,而自己则是继续带着十余名兵卒往其中一路追逐而去,三选一,到了这个时候也就只能是碰运气了……

    只能说马越的运气不错,追出不远之后就看见前方光影忽然亮了起来,树林变得稀疏了一些,地面上的岩石也越来越多,显然是林中出现了一块岩石为主的空地,而那些鲜卑人的身影,就在空地上若隐若现。

    “取弓射!”马越喝了一声,旋即脚步不停的将自己的长枪交给了身边的亲卫,然后取下了弓箭,前冲几步,趁着树木较少没有遮挡前方视野的哪一个瞬间,屏住了呼吸,“嘣”的一声便将箭矢射出!

    “大将小心!”

    独孤余欢的护卫根本就没有来得及带什么盾牌,见到汉军乱箭射来,便只能是要么用兵刃拨打,要么便只能是用肉体去挡!

    林间空地之上,无遮无拦,顿时就不少鲜卑人被射倒在地!

    独孤余欢气喘吁吁,其实他也知道,是他拖累了整个护卫的前进速度,否则哪里会被汉人追上,但是年纪大了,身体再怎样尽力的去奔跑也比不上年轻的汉人,见到身边亲卫一个个被汉军射倒,心中不由得悲怆无比。

    就在此时,忽然一根不知哪个汉人射出的箭矢,歪歪斜斜的扎了过来,正巧钉到了独孤余欢的小腿之上,顿时独孤余欢大叫一声扑倒在地。

    “大将!”

    几个贴身的亲卫返身回来,然后连拖带架的半抬着独孤余欢就跑。

    “大将保重啊!”

    箭雨之下,一些中箭受伤的鲜卑亲卫眼见也逃不了了,便疯狂的嘶吼了一声,转身就像汉军扑去,此时此刻,这些鲜卑人都已经豁出性命,只求能够拖延汉军片刻!

    林间空地之上瞬间就响起了厮杀之声,但是这个声响很快的就平息了,令人恐惧的沙沙声响又在独孤余欢的背后响起……

    “逃不了了……”独孤余欢将自己的左大将的印扯了下来,然后塞到了一旁的亲卫怀里,死命的推开他,“……去找大王,告诉他一切,说我独孤是战到了最后一刻,没有丢鲜卑人的脸,求大王看在这么多年征战的份上……让大王替我报仇!”

    “大将!”

    “快去!”独孤余欢瞪着眼,咬着牙,忍着疼痛站了起来,一掌便将那名亲卫推远,然后转身喘着气,微微笑着对身边仅剩的几名亲卫说道,“……拖累大家了……有你们为伴,是我独孤最大荣幸……”

    “愿为大将效死!”

    到了这个时候,这句话就不仅仅是一句口号了,独孤余欢笑着点点头,然后说道:“给我把刀!我们室韦人,战死沙场就是我等战士的命!来吧,莫让汉人小瞧了我们!”

    马越带着人很快的就出现在独孤余欢的视野里,见到了独孤余欢等人没有继续逃,马越也放慢了脚步,一点点的逼近了上来。

    “鲜卑左大将?”马越用长枪一指独孤余欢,确认了一下。

    “哈,是我,”独孤余欢有点惋惜的咧了咧嘴,说道“……你家将军没来?”

    马越也笑了:“来了,就在后面,等下我就带你去见他……”

    “呵呵,好吧,那就来吧……”

    独孤余欢点点头,然后几乎是和马越同时间暴喝出声:“杀!”

    双方兵卒一拥而上,各自寻找了对手展开了厮杀,而中间却留给了独孤余欢和马越,因为这是属于将领的尊严和荣耀。

    独孤余欢每踏出一步,小腿上的鲜血就迸飞出一股,但是独孤余欢却宛如丝毫都不痛一样,状若疯虎一般将战刀挥舞得呜呜作响,上下对着马越就是一阵猛砍。

    “铛铛铛铛……”

    火光四溅当中,马越双手持着长枪的中段,用枪头枪尾轮流格挡着独孤余欢疯狂砍来的战刀,就算是两人越逼越近,马越竟然也是一步不退,就像是狂风暴雨当中的岩石,风浪再大也无法动摇。

    十几刀急速的斩击,消耗完了孤独余欢最后的气力,独孤余欢再也无法维持这种超高频率的砍杀,刀势不由得一缓……

    马越见状,猛地往前一步,便抢入了独孤余欢的刀圈,再磕开了独孤余欢的一刀之后,便用手捏着他那与众不同的瘦瘦长长的枪刃,就像是拿着一根把柄极长的短剑,瞬间划过了独孤余欢的脖颈!

    “呃……”

    独孤余欢捂着脖子,发出不知道是吸气还是叹息的声响,仰天而倒。天地之间仿佛都旋转起来,在独孤余欢感官当中的最后一刻,就是阴山脚下那仿佛永远都是如此湛蓝的天空,还有那吹拂了整个草原的风,也在树林的树梢上摇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