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第八三五章 活着不容易(三)
    乌云在天空中翻腾,大雨磅礴而下,而在金乡县城,却是人肉在世间沸腾,鲜血喷涌而出。

    刘岱再派出了王彧联络督军鲍信,做出南北夹击青州黄巾的决定之后,便带着昌邑的郡兵赶到了金乡,和原本的驻军一同防御。

    古代的城池,向来就是进攻方的噩梦。

    只要是防守方有决心死战,又有相当的守备用具,那么攻城战就会变得相当的惨烈,为了争夺城头上的每一寸位置,甚至要用鲜血和人肉,一点点的去浸润,去获取。

    大雨滂沱。

    青州黄巾借着雨势攻城,不能不说是一步好棋。

    大雨会造成兵卒之间战斗力的下降,也会导致进攻和防守的困难,但是黄巾的兵卒本来就和正规的郡兵之间有战力上的差距,现在再差一些,实际上反而是和郡兵之间的战力差距缩短了……

    打个简单一些的比方来说,如果大雨会导致30%的战斗力衰减,那么在没有下雨之前兖州郡兵一方是100的战力,而青州黄巾只有70的战力,差距是30,而下雨之后,郡兵剩下了70,而青州黄巾则是49,双方之间的差距就变成了21。

    而且最重要的是,虽然刘岱的郡兵还是占据了优势,但是他们最大的一个守城的利器已经被大雨所剥夺了!

    弓,不能使用了。

    与后世电影电视当中不同,汉代的弓弦以筋、棉、麻等物品制作,弓背多是以木胶合而成,虽然淋雨并不会直接造成弓的损坏,但是在大雨当中高强度的使用,就使得雨水不断的沿着弓之间的那些细小裂缝侵袭着弓背弓弦,最终导致整张弓提前报废……

    数百青州黄巾,掩护着中间几十人抬着的砍伐下来不久的树木所制作的冲车,尽可能的冲到城墙之下的门洞当中,地面已经被雨水和血水浸透得稀烂,每踩踏一步都是极度的困难,混合了血腥的泥浆喷溅到每一个人的脸上,然后又被雨水冲刷回地面。

    金乡城上滚木礌石已经不多,城池城墙内靠近一些的,能拆的房屋都已经拆光,箭更不用说了,已经没有多少箭矢了,至于火油,虽然城池下方那些黑乎乎焦炭一样的扭曲人体说明是曾经取得了极其良好的战果,但是也已经用光了。

    现在唯一的比较强大的守城利器,便只剩下了——沸水。

    大雨还在滂沱。

    城墙上方匆忙搭建出来的草棚内架开了十几口的大釜,混杂了泥土和血肉的水在釜内被加热至沸腾,然后迅速的就被几十个木桶勺起,往冲击城门的黄巾兵头上兜头泼下。

    虽然有雨在减轻了沸水的温度,但是才刚刚烧开的沸水整桶整桶的倒下来的时候,城池下方的黄巾兵都立刻被烫得痛嚎出声!

    金乡县城城池外壕沟内的水已经被黄巾兵挖了一个缺口,全部引走了,现在堆在壕沟内的都是一具又一具的尸体,有郡兵的,当然更多的,是黄巾兵的,或者说是曾经是普通百姓的尸体。

    这些绝大多数都是兖州的百姓,被青州黄巾携裹而来,作为消耗守城器械的炮灰,死在了城池之下,那长长的壕沟之内,也有几名侥幸受伤还未死去的人,却被其他的尸首死死的压住,只能是在尸首下方徒劳的伸出一只手臂,在壕沟边缘上抓出一道又一道的抓痕,企图回掀翻或是借力钻出来,但是却没有任何一个人成功,只剩下枯瘦苍白的手臂,向着天空徒劳的抓着,最后落下去,只激荡起了几滴泥水。

    管亥已经站到了距离城池非常近的地方,没有了守城的弓箭,就可以在非常靠近城池的地方展开进攻,他身上披着不知道是谁的战甲,上面还有一个巨大的斩痕,但是管亥毫不在意,而是指挥着黄巾兵不断的进攻,除了架设云梯,攻击城门之外,还派遣了不少的人贴到了城墙下方去挖城墙的城基!

    大雨之下,城池的城墙虽然外表是青砖石条,但是在内部依旧是是夯实的土,因此就算是城门被堵死,撞不开,但是只要挖垮了一段城墙,依旧可以攻进城内!

    刘岱可以带领兵卒推挡住黄巾架上来的云梯,也可以对付城门下的简陋的冲车,但是对于这样完全的笨办法却并没有太多的办法,特别是那几个已经挖开了城墙的青砖,挖进入了城墙之内土层的空洞,就连沸水都浇灌不到。

    就算是如此,管亥还是不停的逼迫着黄巾战兵将那些携裹的百姓一波波的驱赶上去攻城,他不在乎死多少人,他只要将城池内的那些兵卒的体力耗光,器械耗光就可以了。

    这些日子黄巾伤亡没有具体估算,但是肯定已经超过了五千人,环绕着金乡,在大雨的浇灌之下,早就已经成了鬼蜮一般,那些尸首被斩开的伤口暴露出的骨头,在雨水的冲刷之下显得惨白,而那些凄惨的伤口血肉,也是失去了绝大多数的红色,就像是这些尸首的鲜血都被这个可怕的战场全部吸允而空一般,只剩下了一些渣渣。

    这个年头,当青州黄巾席卷了兖州的时候,那些被携裹的百姓在家破人亡之下,已经是基本上失去了活着的人气,失去了对于生死的感觉,一个一个就像是从死界爬出来的僵尸,麻木的,僵硬的在黄巾战兵的号令下攻城,爬上云梯,挖开城墙……

    如此乱世,早早死去,未尝不是一种福气!

    反正后退也是死在督阵的黄巾战兵的手中,上前攻城,至少还可以从战兵的手中拿到一块还不到巴掌一半大小的黑饼子,混着雨水和血水,填一填已经是枯萎无比的肚肠!

    “打下去,将他们打下去!”

    城头上的刘岱已经浑身湿透,脸色惨白,他没有想到到了金乡之后居然开始下起了绵延的大雨,更没有想到青州黄巾居然趁着大雨搏命攻城!

    但是还有希望!

    只要援军赶到,在雨中筋疲力尽的黄巾军绝对抵挡不住从后方而来的攻击的,到了那个时候,就算是黄巾兵人数众多,也是无用!

    可是,王彧啊,这个援军,到底现在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