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第八三七章 活着不容易(五)
    “风景果然此处独好,志才果然所选非凡……”卫觊轻轻的笑着环顾四周了一下,然后对着化名为戏志才的郭嘉意味深长的说道。

    “呵呵,伯觎兄何出此言?小弟这也是些寻常景色尔……”戏志才依旧是一副懒洋洋的模样,伸手邀客请茶道。

    现在戏志才也是有了独立的小院,还有一角小楼,登高而望,确实也有一番的风景,但是两个人都知道,其实讲的并非风景。

    曹操领兵去帮忙袁绍打扫后院,那么自然曹家的后院就留下了卫觊和郭嘉进行整理,当然还有其他的一干文官,比如满宠和毛玠,但是毕竟是先入为主,主要的职责还是卫觊和戏志才两人负责。

    当然,曹操也并非让两个人一同统管,而是有所侧重。

    卫觊相对来说是从大的士族出身,对于统帅民政,分配桑梓之间的事情比较得心应手,因此就是主要负责周边县乡民生农事,而对于戏志才来说,当然更多的就是偏向于军事谋略方面了,当然卫觊毕竟来的较早,所以名义上还是以卫觊为主,戏志才为辅。

    “……志才何必过谦,此间东有霞,西有雨,中无山峦遮挡,一片青云直上,真乃福地也!”卫觊似笑非笑,表面上看起来丝毫没有任何的问题,但是实际上心中略有不爽。很明显,戏志才手中有曹操所给与的比较特别一些的权利,而这种权利正是卫觊所没有的。

    前几天,卫觊才刚刚收到曹操的书信,除了回复一些卫觊的上报的问题之外,着重强调了让他要大力推动农商,争取在今年开垦更多的农田,并清查周边的乡野豪右有没有隐藏耕地,吞没岁赋的情况……

    当然,光看书信这个是没有什么问题,但是结合这这一段时间的动向,就暴露出了一些事情。

    推动桑梓等事项是应有之意,但是一再强调,就表示曹操对于这个事情非常重视。

    那么,为何要重视呢?

    很简单,曹操准备在今年作战,春耕只是为了秋获有更多的粮草而已。

    那么要对哪里作战?

    卫觊却在此之前一点消息都没有,一无所知,虽然现在是隐隐有了一些推测,但是这种被人蒙在鼓中的感觉很不好。

    每个人都有控制的欲望,只不过有的人较强,而有的人较弱而已,但是对于卫觊来说,刚好是一个有着较强的控制欲的人,卫觊以为自己是曹操旗下的第一谋臣,一直都认为是这样,但是他现在发现,有一些突然发现的情况,表现出曹操治下的事情并不在他全部的控制之内,这自然让他感觉非常的不舒服。

    卫觊认为自己这样的控制欲并没有什么问题,他也是为了曹操的大业在操劳,每日也是辛劳无比,在案牍之上劳心劳力,然而却有掌控之外的事情,这如何能让卫觊心境平和的去接受?

    戏志才端着茶碗,目光动了动,瞄了一眼卫觊,就知道了兖州刺史刘岱战死于金乡的消息传到了卫觊的耳朵当中,毕竟刘岱,字公山么。

    不过,这个卫觊反应也不慢啊。

    戏志才微微饮了一口茶汤,便放下了茶碗,对于他来说,其实更喜欢温一壶酒,而不是饮一碗茶。

    “此间也是曹公厚爱所赐,不过若是伯觎兄喜欢,待曹公回来,才便禀明曹公,转赠伯觎兄如何?”戏志才也笑笑,就事谈事,就像是听不出卫觊的画外音一样。

    “……哈哈哈哈,”卫觊仰头大笑,这个戏志才竟然拿曹公做挡箭牌,不过既然是曹公安排的,自然不能私下授受,这个可是个大忌讳,因此笑着说道,“既是曹公所赐,志才安心受之就是,岂能再行转赠?”

    “也是,此间也寸许凡土而已,岂能沾染伯觎兄通明胸怀?”戏志才闻言挑挑眉毛,随后说道,“想必也将有风景绝佳之地等候伯觎兄大驾光临。”

    卫觊转动着眼珠,动作依旧平缓优雅,就像是漫不经心地的问道:“哦?志才以为何方风景更佳?”

    刘岱死了。

    就算是死了成千上万的百姓,卫觊可能眼皮都不会多眨一下,但是死了一个刺史,这个问题就有一些大了,当然也仅仅是有一些而已。

    并不是上位者的性命一定多珍贵,比平民百姓多出多少的含金量,仅仅是因为上位者毕竟较少,大家相互之间就算是不认识,但是也听说过,忽然的死亡,多少会有一些兔死狐悲物伤其类的感觉,同样上位者的死亡也会导致更多的在同一层级的人员变动,而普通百姓,嗯,这个……

    因此卫觊得知了刘岱死亡之后,在惊讶之外,就立刻得出了刘岱的死对于现在的局面而言,似乎对于后将军袁术更有利,随之能获取更大的利益的第二个人,也是受益最大的却是曹操!

    这就有些诡异了。

    卫觊接着将刘岱死亡仔细推敲,就发现了潜藏在其中的一些蛛丝马迹。

    刘岱为何死在金乡?

    显然是要去准备去围剿青州黄巾的。

    但是单凭借刘岱一只军队,有这个胆量正面强撼青州黄巾军势么?

    未必,那么自然是有和其他郡县太守约定协同夹击,这样才符合兵法之道,战胜的把握才会更大。

    而整个兖州局面上,只有四只军队,除了曹操之外,一个自然是刘刺史自己,一个则是陈留张邈,一个则是济北相鲍信,因此毫无疑问,刘岱不可能舍近求远,所以只能去寻求鲍信的协助。

    而鲍信,在这个事件当中的作用,再加上和曹操的关系,然后在联系到戏志才最近的一些动静,卫觊自然就得出了其实这个事情,戏志才多半有参与,而且说不得还在背后推动了一把。

    虽然鲍信那边是说遇到大雨,救援不及,但是,呵呵,相信就算是没有大雨,随意找个借口一样也能达成这样的结果,比如军中失火烧毁了粮草,必须回去再筹集一二等等……

    这种事情,毕竟曹公现在远离在外,要是上报之后再等曹公回复,可能要耗费不少时间,这样一来就有可能耽误了时机,虽然戏志才是曹操交付了侧重于军事谋略,瞒着卫觊进行操作讲起来也可以说得通,但是并不表示这件事情结束之后,可以完全不用向名义上是为主的卫觊汇报。

    卫觊前来,就是表示这样的一个态度,也是给与戏志才的一个警醒。

    当然对于曹操大业有帮助的,卫觊也是乐见于成,所以才这样轻描淡写的问,而不是言辞强烈的斥责了。

    如今兖州的剩下的几个太守,有兵有权的,就剩下曹操、张邈、鲍信三人,至于像是山阳郡太守袁涣等,其实都不通军事,在争夺兖州刺史头衔上,不足为虑。既然曹操要准备战斗,那么选择的方向自然是至关重要。

    戏志才目光闪了闪,觉得在这个事情上,也没有必要和卫觊关系搞得太僵硬,便用手一指,说道:“伯觎兄,若是东去……如何?”

    “东方?”卫觊将目光远远的向东面投放过去,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点点头,微微笑道,“如此,善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