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第八四零章 活着不容易(八)
    而在此时,远在豫州之南的汝南,却在举行盛大的宴会。

    烛火通明,往来的侍者如同游鱼一般,串流不息。袁术站在大堂之上,举起酒爵,高呼胜饮,然后袁术一帮手下武将文臣,便纷纷响应,举杯畅饮。

    此时的袁术,如日中天!

    就在袁绍还在和公孙瓒抗衡不定,曹操还在忙于东郡的平定,刘备还被困在平原的时候,袁术已经完成了大体上的战略布局,成为了这个阶段最大的受益者。

    最开始的时候,袁术控制的地方还仅仅是豫州之南和荆州之北的一小片区域,当时袁术东北面有山东联军在陈留,南面有刘表、黄祖,西北方向则是董卓的势力范围,几乎就是被团团围住,再加上孙坚在讨伐襄阳的时候意外战死,对于袁术而言简直就是雪上加霜。

    当时袁绍要推选刘虞做天子,写来书信希望得到袁术的支持,但是袁术怎么可能会同意?因此就以公义的名义拒绝了。不过这样的做法导致了袁绍和袁术之间仅有的一点点温情的纽带全数断裂。

    可是袁绍凭借着联军盟主的名头,获得了包括冀州在内,甚至豫州的士族的支持,这让袁术十分的愤怒,并宣称:“群竖不吾从,而从吾家奴乎!”

    这句话传到了北面冀州袁绍的耳朵里,这辈子最忌讳的就是被人扒拉出身的问题的袁绍简直就是怒不可遏,立刻和荆州的刘表取得了联系,并且派遣了曹操南下一方面争夺兖州,一方面也有和刘表南北夹攻袁术的意思。

    在这个情况之下,只有荆州北部和豫州南部的这样一个狭长区域的袁术,没有了战略的纵深之后,不是和周边的诸侯死磕,而是立刻开展了一系列巧妙的腾挪。

    先是和刘表表示停战,退出荆州北部之争,然后迅速的和陶谦,公孙瓒交好,实行远交近攻之策,甚至是买通了青州的黄巾贼、黑山军还有位于冀州北部的乌桓人,给袁绍后院不断的添加柴火,也减轻了自己来自于北面的巨大压力。

    这样的策略立刻缓解了袁术的原本的战场上的压力,可以使得袁术腾出手来储备粮草,募集兵卒,补充损失掉的部队,如今袁绍在和公孙瓒交战,曹操在和黑山军纠缠,兖州被青州黄巾搅了一个天翻地覆,而几乎是停歇了一年的袁术,却得到了难得的充分修整的时间。

    而下一步的动向,自然袁术是盯紧了兖州,不过在兖州,还有一个阉竖的后辈,不过这并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这个曹操也就是赵括一般的人物,就连董卓手下的徐荣也战不过,又如何能抵挡袁某的大军?

    因此在今日的宴会之上,袁术一方面是庆祝春耕的顺利展开,一方面则是向文臣武将们表示恩宠,同时收拢人心,准备进行下一步的征伐。

    但是在宴会厅上,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如同袁术一般兴高采烈……

    孙策坐在大堂内的一角,见众人欢庆无比,自己却没有多少的心思,于是便以更衣的借口,出了大厅,沿着庭院的小径慢慢的走着。

    对于袁术这一年的休养生息,最不满意的人,莫过于孙策了。

    很简单,孙策想要复仇。

    虽然说从大方向上来说,袁术的如今的策略是优秀的,并且也取得了不错的成效,但是对于孙策个人来讲,他才不管什么其他的事情,他只想着早一天亲手将刘表和黄祖的头颅砍下。

    按照道理来说,死在战场之上,其实也是每一个将士的宿命,没有什么好抱怨的,也没有什么好记仇的。孙坚也杀了不少的人,难道那些被杀的人都没有父母,都没有妻儿,难道只允许孙坚杀人,而不允许别人杀孙坚不成?

    但是孙策不管这些,他只认死理,他只想着要攻伐荆州。

    虽然有传言说其实孙坚并不是死于刘表之手,而是那个前段时间传了一个什么“讨阴山檄文”的护匈中郎将斐潜,但是孙策认为,这其实是胆小无能的刘表在躲避罪责。

    护匈中郎将斐潜明明就在并州北地,并州于此地距离何止千里,又是如何跑得到荆州来击败斩杀了孙坚?

    而且这个事情,孙策还详细询问了当时经历过这一场战役的几位统兵将校,这些和自己父亲情同手足的将领,虽然讲说当时荆州兵前锋并非是黄祖,而是另外一个不知名的黄氏将领,但是孙坚确实是为了追赶刘表的车盖才中了埋伏……

    所以,这个事情还需要什么其他的证明么?

    但是孙策又很无奈,孙坚死后,孙家在袁术军中的地位就急剧下降,甚至连兵卒都被袁术收了回去,若不是袁术还有几分的侠义之气,并没有对于孙策下手,而是让他继续可以带领着孙家还有程普、黄盖等将领的亲卫卫队,那真的就是一无所有了……

    不过,孙策还有一个好朋友一直在陪伴着他,鼓励他,当然这个人,就是周瑜。

    比如此刻,见到了孙策离开了大堂,周瑜也默默的跟了上来,“伯符,为何来此?”

    “……觉得有些沉闷,便出来透透气……”孙策看是周瑜,便丝毫不隐瞒的说道,“……公瑾,你说我们何时可以取荆州,斩下刘表的狗头?”

    对于孙策表示出来的对于刘表的不敬,周瑜也能理解,但是根据现在的局面,还是有一些难度的。周瑜左右看看,见并没有人注意到他们两个,便一边凑近孙策一些,一边示意再往外走一点,才低声说道:“袁公如今一心欲与袁车骑争锋,岂有暇他顾?此事须从长计议……”

    “唉!”孙策虚虚往空中狠狠的挥了挥拳头,却无奈的叹息了一声。

    周瑜拍了拍孙策的肩膀,随后低声说道:“……不过也不需要等太久……”

    孙策眼睛一下子就亮了,刷的一下转过身来,然后瞪大了眼睛看着周瑜说道:“为何?为何?公瑾快说啊!”

    周瑜笑了笑,嘴角露出一丝狡黠,微微示意道:“……看看大堂之内……那边是豫州人士对吧……伯符还记得前些时候也有如此盛宴,与之相比如今豫州士族是多了还是少了?”

    这一段时间因为不满意袁术和青州黄巾、黑山贼等人走的过近,一些保持着传统观念的士族子弟离开了不少。

    “……”孙策皱着眉头,然后一边点数一边扳着手指头。

    “好了,好了,别数了……”周瑜有些无奈的打断了孙策的计数,说道,“……比起之前人数,现在已经是走了好多了,伯符,可知道此意味着什么?”

    孙策还维持着扳手指头的姿势,想也不想便直接转头问周瑜道:“意味着什么?”

    “袁公为人侠义,却不知如今虚实皆为人知……若有一二豫州人士投奔袁车骑或曹东郡,此番袁公欲北进兖州,恐难矣……”周瑜微微摇了摇头,孙策脑筋其实不错,可是为何跟自己在一起的时候老是不愿意动,但是也没有隐瞒什么,继续低声说道,“……奈何如今袁公意气正盛,急切谏言恐自招祸端,故而……不过袁公家大业大,略有小败应也无伤大雅……且若袁公北进失利,必转南下,如此一来,伯符之机便至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