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第八四六章 另一个战场(五)
    每当一个人以为现在手头上的事情就已经是最麻烦的时候,上天一定会让这个人明白什么叫做挑战极限。

    就比如现在,斐潜还在琢磨着要怎样更好的处理手头上的这些层出不穷的问题的时候,新的困难又重新抛在了斐潜面前……

    王允居然下令让斐潜班师回长安勤王!

    哦,天啊!

    或许是王允觉得斐潜一而再的送上助攻,是一个非常称职的助攻手,或许认为斐潜远离朝堂,和朝廷当中的人物并没有多少的联系比较放心,或许是斐潜发布出来的阴山檄文让王允觉得斐潜是一个忠于社稷的好臣子等等的原因,王允居然抛开了在长安的诸多将领,却来寻找斐潜的协助。

    这让斐潜不知道是该说什么好。

    府衙大堂当中,斐潜将王允的这命令给徐庶、枣祗和杜远看之后,心中却想起了在上党壶关的贾衢,这真是一个极大的讽刺,那边贾衢传来消息,并州刺史杨瓒“意外”的在抵抗河内方悦侵袭壶关的战斗当中身亡,这边长安的王允却在向斐潜招手……

    现在全国上下的这个局势,简直就是混乱无比。

    “……中郎,这个……”杜远看完了,皱着眉头率先说道,“……若是出兵,这粮草……恐怕……”

    杜远主管后勤,自然是第一时间就考虑到粮草器械等等的问题,斐潜才刚刚从阴山那边结束了战役回来,先不说那些兵卒还需要修整,一些伤兵还需要调养康复,单单说那些粮草,可不是说有就能有的。

    斐潜点点头,这个事情他也是清楚。

    虽然是还有一些余粮,但是有没有必要将全部的粮草都贡献给汉朝掌权人物当朝司徒王允的伟大事业当中呢?显然,还是要顾及一下平阳这边更为恰当一些。

    “……然不发兵,又恐落人口舌……”枣祗摇摇头,他本来就分是分管农业,对于他来说,当然也是知道当下粮草的储备量,不过枣祗他也清楚,王允这一份命令通过了尚书台下发,肯定是有一些人会知道,若是斐潜拒绝发兵,那么原本好不容易树立起来的一个正面的形象也就破灭了。

    这也是斐潜头疼的问题,自己的讨阴山檄文发布之后,也取得了不错的效果,这段时间还有不少的人慕名而来,现在若是调转屁股至朝廷需求不顾,那么岂不是自己打自己的嘴巴,然后就从一个忧国忧民的忠臣形象顿时沦落成为一个沽名钓誉之辈了?

    徐庶捻着胡子,缓缓的说道:“三辅纷争,山东未平,西凉又乱,朝中诸臣,各怀心思,此时入京恐凶多吉少……若从长远计,不出兵为上……”

    徐庶作为谋士,当然要考虑得更深远一些。

    虽然徐庶算得上是斐潜的朋友,但是在公事上面还是奉斐潜为主,自然是站在斐潜的立场上来考虑问题,在他认为,现在长安城内简直就是旋涡一般,就算是解决了西凉兵的叛乱问题,但是随之而来的山东士族的问题呢?

    要知道到现在袁绍和袁术两个人虽然一开始打的招牌是反对董卓,维护皇权,但是现在恐怕谁都知道这两个人心里再想一些什么了。

    若是帮王允平定完了西凉,又被王允拿着当枪使,指使着斐潜再去平定山东二袁,那么斐潜是去还是不去?

    所以多一事还不如少一事,虽然对于名誉上可能会略有受损,但是只要自身的实力在,那么就不会落到成为一个纯粹被他人作为使唤工具的下场。

    斐潜点点头,作为后世的来人,王允执政期间的乱七八糟的情况,自然是心中有数,而且也知道王允现在就是一尊泥菩萨,还不知道能在长安这一场腥风血雨当中撑多久,就算王允侥幸能够撑得久一些,而自己这样一点不多的分量,又要守卫阴山,又要镇守平阳,还要盯着上党,现在王允还叫自己带兵去长安,这简直就是完全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那么将王允这个事情置之不理?

    还是带兵前去长安?

    众人的各自的意见都发表完了,但是要拿主意的还是要斐潜,因此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斐潜身上,静静的等待着。

    斐潜沉思良久,决定还是先用自己的方法来解决这个问题……

    “文正,你先去准备一批两千人左右的粮草,安排人员运往雕阴,另外,这一批鲜卑人先安排到上郡一带去恢复道路和搭建一些沿途的草棚……”斐潜先将一些基础的设置还有提前要做的关于后勤这一块的准备告诉了杜远,便让杜远先行去筹集准备了。

    “中郎,你这是……”徐庶沉吟了一会儿,试探的说道,“……这是要隔岸观火?”

    雕阴是三辅北上通往上郡之地的一个险要的地形所在,在战国时期,魏国为了防御秦国的扩张侵略,在上郡修建防御体系,并在雕阴建造城池,驻兵镇守,堵住了秦国发展的道路。

    因为雕阴之地位于泰昌山和洛河之间,地理险要,秦国后来也是付出了强大的代价,才夺取了雕阴城,并以此为据点,扫平了上郡的魏国势力,逼迫魏国不得不迁都大梁。

    因此徐庶一听斐潜要准备再雕阴屯兵,就明白斐潜并不非常愿意去支援王允了,或者说并不是准备那么快的去涉足长安这个混乱的泥潭。

    因为如果真的要救援长安,那么就应该走河东路线,从安邑过陕津,动作快一些的话,甚至在西凉军没有能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可以袭击到西凉军背后了,而且走河东,作为朝廷调兵,那么这一路上的粮草自然是要有河东郡来出,斐潜自己也就可以节省下不少的粮草,不用消耗自己的兵粮储备……

    走雕阴线,明显是又慢又耗费粮草,所以斐潜这样的举措,自然不是奔着快速救援长安的目标去的。

    “呵呵,是,也不是……”斐潜笑了笑,并没有直接的解释,而是说道,“……我调马诚远带一千骑兵前往雕阴坐镇,然后你和我再带千余步卒前往,也就差不多了,再多可能就要伤本了……”

    徐庶点点头,对于斐潜的兵卒上面的判断,表示同意。

    “子敬,反正不管怎样多少还是要准备个几天时间的,到时候元直跟着我会去雕阴,平阳这边你就要多关注一下了,这几天和元直将手头上的事情交接一下,有什么问题尽管来找我……”斐潜对着徐庶和枣祗说道,“……防御方面,调公明,子度二人镇阴山,平阳这里……嗯,应该过几天那个黑山的赵都尉会来,做子敬你的副手,一同守这里……”

    “唯,请中郎放心。”枣祗拱手应答道。

    “行,就这样吧……”斐潜表示议事先暂时告一个段落。

    看着徐庶和枣祗远去,斐潜不由得揉了揉脑袋,有些头疼,这叫什么破事啊,老天爷,就他娘不能让人喘口气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