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第八四七章 另一个战场(六)
    上党壶关之内,贾衢拿着斐潜来的书信,终于是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神色也是轻松了不少。

    虽然贾衢在哪一个瞬间做出了选择,但是并不代表着就可以心安理得高枕无忧,毕竟干掉的不仅仅是一个普通的人,而是当朝两千石的高管,地方的诸侯,甚至是意味着不仅和太原的士族对抗,还打了弘农杨氏的脸,因此这一段时间以来,贾衢虽然是像平时一样,处理政事,但是内心当中的压力,确实是无以言表。

    因此贾衢也就明显消瘦了不少,两边的脸颊的都有些往内收了些,毕竟还是一个年不满双十的人,这心里的抗压能力并不是说有就能有的。

    太原和上党,就是整个山西高原的南北两端,也是处于农耕和放牧的分割线上,因此这里有充沛的水源和肥美的土地,从上古而来就一直是一块争夺激烈的地区。

    战国时期,著名的长平之战就是发生在这个区域,所以说这里的土地是用血腥来浇灌的也不会差多少。

    贾衢虽然是假太守之职,但是对于一个年不满双十的人来说,这样的职位已经是常人无法想象,所以贾衢同样也用十二分的努力来回报,处理政事也经常是到深夜。黄成劝说了几次,也是没有多少效果,便由贾衢去了,也是对于贾衢的勤勉称赞不已。

    现在上党壶关区域,因为令狐家族好不容易才从太原的手掌之下挣脱出来,因此和斐潜为代表的集团有共同的利益方向,所以非常的配合贾衢,融洽的不得了,算是给贾衢减轻了一些负担。

    但是太原的士族始终是上党的威胁。

    关于这一点,斐潜在书信当中却没有多讲什么,只是让贾衢除了政事之外,另外也和黄成一起做好上党的兵卒招募和训练的事项,“以待不时之需”……

    贾衢拿着书信,对于“以待不时之需”这六个字琢磨良久,却拿不定斐潜的想法是防御呢,还是准备进攻?是针对北面的太原方向呢,还是针对于南面的河内方向?

    贾衢想不清楚,便让人叫来了黄成,想着黄成毕竟也是跟着斐潜较长时间了,另外募兵和训练也是黄成的主要的负责的内容,因此通个气的同时,也想知道黄成对于这样的六个字是怎么看的。

    对于杨瓒之事,黄成倒是没有像贾衢有那么多的压力,倒不是黄成心宽或者疏忽,只是一方面黄成是荆襄人士,自然没有像贾衢有家土亲族的担忧,万一真有什么事情,黄成大可以拍怕屁股就走,而贾衢想要举家迁移却不是那么简单的一件事情;从另外一个方面来说,黄成经历过混乱不堪的黄巾之乱,也见过当时一些太守刺史以及达官贵人高门大姓,为了躲避黄巾贼兵,惶惶逃窜的模样,因此对于所谓的高贵人物已经没有多少的崇敬感和神秘感,更何况统兵领军,随时都可能在战场上死亡,见到了死亡的人也是贾衢的十几倍不止,因此基本上也就没怎么放在心上。

    在黄成观念里面,斐潜这块并州之地是好不容易争下来的,虽然是斐氏,但是也有黄氏的一部分不是么,因此不管是谁,敢伸手就剁手,敢伸脚就剁脚,哪里来那么多客气而言?

    因此黄成在看了斐潜的书信之后,对于贾衢的疑问颇有些不以为然,说道:“既然中郎有令,募兵训练就是,管他南下北上,到时候不就知道了?或许南北两面一起,也说不定不是么?”

    “……”听到黄成这样讲,贾衢也有些无奈,无言以对。

    南北不是仅仅方向上的不同,而且各种器械布置,城墙营寨等等的布置体系也不相同,对付北面的太原,就要在壶关之北寻找到一个前进的基地,驻防以及准备兵粮器械等各项物资,若是针对南面,则是要在太行山径上安插更多的岗哨,以及修建更多的烽火望台,这怎么能一样?

    不过反过来讲,黄成所说的也有道理,既然不知道斐潜最终的意思是指向何方,那么两面都做一些准备吧,只不过这样一来限于人力和物力因素,就不可能像注重一面那样比较的完善了。

    黄成看了看贾衢,忽然笑道:“……梁道啊,贾使君啊!你现在也是一郡之守啊,你说中郎的这几个字有没有一点择机而动的意思?好了,反正我是这么想的,随便说说,你也别在意……对了,我那边新幕了八百壮士,原先营中的粮草储备有些不足了,梁道你帮写个批文,再拨一些给我吧……”

    “好。”贾衢点点头,转身写了一道粮草的批文给了黄成。

    黄成也没有多少客气,抱了抱拳,便风风火火的告辞去府仓领粮草去了。倒不是黄成对于贾衢有什么意见,只是别看黄成外表憨厚的样子,但是肚子里面还是有点花花肠子的,既然斐潜强调了要募兵训练,那么很有可能就将来会有一些战事,早点多做一些准备,将兵卒训练的更强一些,就是现在自己最应该做的,至于那些费脑筋的事情,还是丢给贾衢去处理吧……

    贾衢送走了黄成,回到了厅堂上,不由得摇头笑笑,整体来说,这一段时间和黄成合作,倒是也融洽,黄成看起来大大咧咧,其实做事极有分寸,方才也是用半开玩笑的方式提醒自己。

    就在此时,忽有兵卒前来禀报,说是黑山军浮云统领前来拜访,贾衢便让人将其请进大堂之上。

    “……贾使君,得中郎怜悯,愿收某部众……”赵云生性谨慎,原本得到了张燕首肯之后,便可以直接带人下山,但是赵云却特地又来壶关一趟,跟贾衢再说明一下,以免得大量人员下山经过上党地界的时候引起什么误会,当然,如果贾衢愿意稍微支持一点路途上的粮草,就更好了。

    贾衢听了,心中却忽然一动,倒不是对于赵云的怀疑,因为赵云所带的部众只是从壶关南面经过而已,并不进壶关之内,这样就不存在什么偷袭的问题,所以贾衢想着是赵云既然可以带部众下山,自然是得到了张燕的首肯,那么也就意味着张燕有意和斐中郎交好或是某种程度上的联手……

    这样一来,在太行山脉活动的张燕,是不是可以成为斐中郎所说的那个“时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