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一章 其实东汉末年就一个字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是一件普通的梁木结构的泥瓦房,大概也就二十几个平方,黄泥墙上涂的白垩有些地方都已经脱落了,露出了里面的泥胚和稻草。房间里面靠墙立着好几个个木架,每个木架上面都整齐的摆放着一卷一卷的竹简,数量颇多,有一些油光发亮的竹简明显是被人多次的翻看,不仅外表光亮,连捆竹简的麻绳都一些花了。在最边上的架还有几个精致的木盒,看起来像是装的盒子。

    在房屋中间铺着一片席子,席子上摆放着一张矮桌,桌角上摆放着了两三根毛笔和零散的的一些竹片、刻刀什么的文具之物。在桌的边上还有一口瓦罐,样式古朴粗糙,斜插着两三根绢布卷轴。

    斐潜就独自盘坐在房桌几之后,眼神有些发散,发起呆来。

    原来的东汉的那个斐潜一场大病,垂危之际又重新活过来,但没人知道灵魂却换了一个后世的斐潜。

    后世的斐潜是一个都市公司小职员,所谓的专业职场小混混,脸不够厚心不够,所以只是混日子爬不上去,循规蹈矩日复一日。一次庆祝新领导上任,喝多了,回家的时候都有些神志不清了,结果清醒过来一睁眼就到了东汉。

    也就是三国。

    正确来说还不是三国,三国要等赤壁大战之后三足鼎立,曹操称魏刘备称蜀孙权称吴才真正是三国,现在,按照年号来说是光熹元年。

    黄巾之乱已经告一段落,洛阳也乱了一阵子,汉灵帝才刚死,皇宫就乱了,汉灵帝想让他儿子刘协继任皇帝位置,可是居然没有找什么三公大臣来委托,而是委托了宦官上军校尉蹇硕。

    汉灵帝原以为西园八校尉的老大上军校尉蹇硕能镇得住场面,结果实际上蹇硕其实远远没有看起来的那么强大。

    蹇硕和何进原本就争权夺利,两个人积攒的仇恨不少,现在有机会可以名正言顺的想执行汉灵帝的遗愿,又顺便除掉大将军何进,蹇硕觉得这真是太好了,于是便计划着杀掉大将军何进。

    何进他妹妹是汉灵帝的皇后,而何皇后也有个儿子叫刘辩,何进一家子肯定只想着让自家的孩子刘辩登位,而不愿意让刘协登上皇位,于是和蹇硕就正面怼上了。

    可惜蹇硕还是高估了自己的执行力,杀何进的计划被泄密,不仅没能干掉了何进,蹇硕反而自己还丢掉了性命。不仅如此,一夜之间跟随蹇硕所有的人,还有包括他自己的直系亲属都被杀了个干净,蹇府连地上的青砖都被染红了,菜市口的人头成堆。

    随后大将军何进拥立刘辩登位,年号光熹,何进之妹从何皇后升级成为了何太后,但是后宫里面还有一个之前汉灵帝的董太后。一山容不下两只母老虎,更何况是一个皇宫里面居然有两个太后,于是何太后摆了个鸿门宴,找个由头干掉了董太后,随后何氏家族登上了外戚的顶峰。

    可是接下来的事情,斐潜就有点想不明白了,大将军何进出了个昏招,董卓被召唤进京!

    虽然说了解一点三国的都知道,董卓进京代表着东汉皇权彻底的完蛋,但是现在斐潜不能也不敢跟任何人讲。

    菜市口上堆积的人头活生生的给斐潜上了一课,这里是封建社会东汉王朝,没有审判没有缓刑,走错一步就是人头落地。

    所以斐潜只敢一个人偷偷的琢磨,虽然他对于三国的历史不是非常清晰,但是托后世的那些电视剧游戏等等的福,大体上还是有点印象的。

    现在整个汉王朝就是一个字:“乱!”

    太乱了!黄巾乱,接着是洛阳宫乱,然后董卓来个西凉兵乱,最后全国大乱……

    斐潜庆幸原来的那个斐潜还给他留了个并且多多少少也算个后备官员的身份,这才窝在家里没被前段时间的洛阳宫乱的乱兵波及到。

    汉代官员是由各地地方长官,也就是地方太守推荐,称之为“举孝廉”,被推荐的人员可以进京参加笔试,笔试考试的内容是“诸生试家法,文吏课笺奏”,也就是一些经诗文集外加公文运用,笔试通过后经过面试,面试合格的会被留在京城,并授予郎官称号,等待地方官员出缺外放候补。

    所以上次洛阳乱兵的时候这个郎官的身份还起点作用,至少没有被波及到。可是接下来的这层身份就可能不顶用了。

    董卓即将进京了,随后西凉兵可就没有像之前洛阳士兵的还多少讲点乡土情,下手肯定没有分寸,更何况斐潜还记得最后董卓是把所有洛阳的人全部迁移到长安,一路据说是“伏尸盈野”,还一把大火烧掉洛阳,全城都几乎焚尽了……

    斐潜打了个寒战。

    去阻止董卓进京?

    哈,一个不入流的候补官员去跟当朝大将军指手画脚?况且斐潜记得好像何进是董卓进京之前就被人砍死了,跟一个快要死的人去卖好?

    或则去救何进一命?

    可是怎么救?别说大将军,就连斐潜知道的曹操、袁绍等比大将军职位还要低一点的这些牛人,想先拉点关系混个脸熟都见都见不到。莫非要到大将军府门口作死高呼“大将军命不久矣!请听在下一言?”估计还没见人就被卫士砍死了。

    汉代真不是想见谁就能见谁的,人际交往要讲究一个对等,还要有相应的礼节。任何人搞什么突然拜访都是很失礼的事情,主人完全可以拒之门外。一般来说是要先递上名刺预约一下,然后在根据对方的身份准备好鸭、雉、鹅、羊羔等等相应对等的物品,在约定好的当日当时前带去去拜访。

    至于什么金银珠宝等等物品,那都是见面之后私底下偷偷派人送收的,明面上谁敢带着直接走大门送,那是比打脸还要严重的侮辱行为,就连见钱眼开的十常侍也不敢干的。

    斐潜刚到的时候没有完全融合之前记忆的时候差点出笑话,幸好当时还以大病初愈脑袋混沌为由蒙混过去,否则当时就友人变路人,路人变仇人了。

    袁绍出身四世三公,虽然是庶出,毕竟是长子身份,这个级别就不用说了,就连曹操也是曹嵩之子,曹腾之孙。曹腾是服侍过四任皇帝的超级大宦官,还被封为费亭侯。那时候侯爵还是非常珍贵的,想想众所周知的李广,到死了也没捞着个侯爷,而曹腾是当时唯一封侯的宦官!

    套句现代通俗一点的话来说,曹操、袁绍是一等一的高层衙内,层级是比封疆大吏的儿子还要更高一层面,是斐潜这样一个刚进政府圈子的候补实习生能想见就见的?

    想抱大腿都抱不着啊——

    斐潜叹了口气。

    突然肚子咕嘟响了几声。

    斐潜下意识的左右瞄瞄无人,略略侧身,放了几声响屁。

    斐潜再次叹了口气,今天的饭豆子放多了,身体自然反应。

    “误导啊,”斐潜想起后世的那些电视剧小说之类的,“全是误导!”电视上三国电视剧的小兵都端着碗吃白米饭,而他来三国算算也有一年了,居然没吃过一顿像样的大米饭,好一点的时候是栗、粟、麦之类,差的时候就只能加豆子,各种豆子,而豆子吃多了就容易放屁……

    前段时间何进和蹇硕兵乱的时候市面上连栗粟麦都断货了,害他吃豆子吃得天天屁声不断。

    这还不算什么,关键是没手机啊!没电脑啊!没度娘啊!没点娘啊!一天只有两顿饭,点灯费油点不起,天一就要上床,长夜漫漫挨饿到天明……初到三国的时候,斐潜想想就是一把泪,真心是一天天熬过来的。

    穿衣也是,长袖大袍,看电视电影上穿的也挺好看的,实际自己穿起来各种麻烦。小袖子那是胡服一般只有劳动人民或是打猎时候穿,像斐潜这样,不论何时只要出门见人就必须穿正衣,就是一套完整的汉服,三层,小衣贴身穿,再穿中衣,外面还要穿个大衣,而且还要注意不能左衽了,必须右衽,就是左面的衣襟要掩盖到右侧,系带于右边的腋下。关键还有个问题是没裤衩!走起来真的会凉风吹到小叽叽的。斐潜一开始单是在穿衣上就出了不少问题,比如他以为右衽是要右边的要盖在上面,幸好家里的福叔第一时间发现阻止了他。

    福叔是看着斐潜从小到大的老管家。斐潜父母五年前因为伤寒双双离世,将斐潜托付给福叔照顾。福叔虽然名分上是管家,但实际上福叔就是把斐潜当成自己的亲人一样的照料。

    原来的那个斐潜也因为伤寒重病的时候,众人均惧怕传染,唯独福叔亲自贴身照料,当斐潜“康复”的时候,福叔欢喜的不能自己。

    后世的斐潜初来咋到的时候有些异常,也是福叔多次关心提点。福叔一直认为斐潜是在鬼门关上走了一回,阴间待的时间长了,失了阳气,导致忘记了一些阳间的事情,能活过来就是莫大的幸事,其他的就莫要苛求了。

    斐潜适应能力还是比较强的,这点他自己都很佩服自己。没有档的衣服就当裙子穿,没有大米的饭就当农家饭,没有手机就不当低头族,没有电就早点睡,没有三餐就两餐也忍了,可是唯独一件事情是没办法忍耐或是适应就能解决问题的。

    怎么好好的活下去?

    现在大将军何进出昏招,董卓进京,大汉朝眼看就要垮了,各地军阀割据,也是民生潦倒,虽然具体情况不是很清楚,但是那首小学读过的诗还有些印象,好像还是曹操写的,“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

    曹操军队在最困难的时候甚至吃人肉!

    别说将来,就算是接下来的洛阳也大乱将起,要好好活着不容易啊!

    洛阳肯定不能待了,接下来去哪?何去何从?

    袁绍袁术两坑货,好牌都能打烂了;孙坚还在玩他的小霸王游戏,过不久就要领饭盒下场了,接下来的孙策也是个短命,不靠谱;曹操现在也还没地盘,要等逃亡之后被朝廷天涯追杀通缉后方才开始他的土匪变军阀的生涯;刘备现在好像打了督邮还在流窜中,不知道藏在那,莫非是公孙瓒那?还有刘焉刘虞刘表一大丢好像都是龙套……

    那根大腿能靠点谱?曹操大腿肯定粗一些,但是现在自己一没名望,二没才气,要跟一大堆什么郭嘉荀攸陈群之类智慧高达以上的家伙混在一起?压力甚大。再者说曹操眼看就要亡命好几年,现在过去会不会直接被他给卖了也还不好说那,就曹操那多疑自私的性格。

    还是自己做个军阀头子?没钱没粮没地盘没名分,谁跟你玩啊,都想抖一抖什么典韦赵云纳头就拜,诸葛庞统出谋划策,关羽张飞帐下听令,哪有那等好事,做做白日梦还可以,执行起来难比登天。

    斐潜觉得自己的思维都被现在的状况搞乱了,想来想去头都大了也没个头绪,“唉,先见一步走一步吧,首先找个机会离开洛阳,其他的以后再说吧。”

    斐潜揉了揉有些胀痛的脑袋。

    此时门外一老者轻轻走了进来,微微笑着,看着斐潜,满脸的慈祥,垂手道:“少郎君,崔少郎君来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