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八章 大将军的决断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西汉为汉高祖刘邦所建立,建都长安;东汉为汉光武帝刘秀所建立,建都洛阳。笔↑趣△↓說△小↓說網w ww. xs.笔趣说其间曾有王莽篡汉自立的短暂新朝(公元年-公元年)。

    汉代刘邦虽然是个二流子出身,但是他所创立的汉朝,确实很伟大。

    和秦朝短暂的统一不同的是,汉代确确实实做到了休养生息,在西汉时期提倡的黄老之学,以及东汉的儒家文化,都非常注重百姓的民生。秦朝时人口有一说是万,也有一说是万,但是汉代到增长到万人口。

    两汉时期是当时世界上一个伟大的王朝,汉高祖至汉文景时期的汉朝,经济实力直线上升,成为东方第一帝国,与西罗马并称两大帝国。中亚和西域各大国也都闻而惧之。而到了汉武帝时期,汉帝国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强大的帝国,匈奴帝国战败而向北狼狈逃遁。张骞出西域首次开辟了著名的“丝绸之路”,开通了东西方贸易的通道,中国从此成为世界贸易体系的中心,直到一千多年后蒙古人的叛乱。正是因为汉朝的声威远播,外族开始称呼中国人为“汉人”,而汉朝人也乐于这样称呼自己,“汉”从此成为了伟大的中国华夏民族的永远的名字。

    “犯强汉者虽远必诛!”这句话不仅仅是一句口号而已,提升的是一整个民族的气概。汉代是第一次主动出击,把一直以来犯边的匈奴驱赶的跟丧家野狗一样,封狼居胥是汉代一个丰碑。

    汉代鼎盛时期是真正文武分工明确的朝代,武将负责保卫国家驱逐外敌,文官负责政治事务改善民生,像什么后世的武官见文官矮三级,动不动就说武夫低俗的在汉代是没有的。整个汉代,上至士族下至百姓都还是血性十足的,侵略者必须死!

    甚至在东汉末年,抱着胡人什么的伸手就必须不光是剁手连脑袋也一起剁的宿卫守边的大有人在,像是在幽州守卫边疆的公孙瓒如果不是被袁绍搞死了,说不定会成为下一个卫青也不好说。

    平民百姓在这汉代四百年间已经习惯了汉天子刘氏的统治,据大多数的人就算受苦受难,也都抱着天子是好的,只是被手下的官员蒙蔽了而已,只要天子发觉了,一定都会好起来的观念。笔↑趣△↓說△小↓說網w ww. xs.笔趣说

    奈何东汉末年的皇帝一个比一个能作死,能力比起刘秀刘彻什么的差的不知道有几百条街,所以再大的家业都经不起败家子一代又一代的折腾啊!

    可以说汉代皇帝经过四百年的统治,已经成为了一个神化般的形象,汉皇室正统的统治地位一直到了三国末期才真正有人尝试去推翻,曹丕搞什么禅让的闹剧是几年来着?年还是年?而现在是年,这么算要历经战乱三十年之后才让汉代这个神像崩塌,而现在的黄巾之乱只是在这个神像上崩塌前新增加的一道大裂缝而已。

    刘辩也算蛮可怜的,才当了没多久的皇帝就要被毒死了,还有刘协,据说刘协还是蛮不错的,要不是摊子太烂,搞不好还是个中兴之主呐……

    斐潜一边坐在牛车上去北邙山的崔家庄,一边不负责任的胡思乱想。

    话说今年刘辩刘协几岁来着?刘辩好像大一点,长子嘛,十五六岁?差不多吧。刘协好像就小多了,是七岁还是八岁?

    放在后世,一个才上中学一个才上小学,都还是粉粉嫩嫩的正太啊!

    *************

    斐潜没有什么负担的在城外逍遥的时候,大将军何进的头都快炸了。

    怎么一件他看起来很简单的事情,手底下这帮家伙能说出这么多事情呢?关键是还说的有些道理,这要如何选择?

    宦官刚刚送来了一份诏,内容就是何太后邀请何进大将军进宫一叙。

    何进虽然是屠夫出身,但现在毕竟是位列大将军,手底下还是有一帮子的人,比如说他的主簿是陈琳,部将是吴匡,还有后来鼎鼎大名的三诸侯,袁绍,袁术、曹操。

    何进虽然已经位任大将军,但是出身低微,这让他在面对士族的时候非常矛盾,他既显得傲气逼人,又在自己心里自卑得要死,他其实非常渴望获得士族世家的认可,也原以为他也将最终成为士族世家的一员。

    因此当袁绍袁术这种四世三公的超级世家子弟来到面前的成为他的手下的时候,何进他那天晚上整整喝了一整夜的酒,高兴啊,自己一个切肉贩肉的屠夫,现在却让一等一的士族世家在他面前低头听命,怎么能让人不高兴不兴奋?

    可是他毕竟底蕴太差,虽然登上高位之后自己私底下也是尝试努力学习,但毕竟无人指导,而他又缺乏下苦磨功夫的毅力,因此至今也就半桶水,学了些表面功夫,至于什么执政理事,运筹谋划等等一概不懂。

    对政治对手不了解,又没有铁腕手段,耳根又软没主见,这也是何进他在处理宦官这件事情上左右摇摆,最终导致他自己悲剧的根本的原因。

    就像现在,何进就觉得拿不定主意了。召集了手下众人一起讨论下,可是他发现讨论起来更伤脑筋。

    头号伤脑筋的是自己的主簿,陈琳,陈孔璋。

    何进的主簿,陈琳,号称“建安七子”之一,文学造诣高深,尤其擅长诗赋。原来汉灵帝安排陈琳来当大将府的主簿也是为了让不学无术的何进多少能涨点文化值,但是奈何陈琳和何进实在是尿不到一个壶里去。一个是文人,一个是粗人,一个喜欢风花雪月,一个喜欢美酒女人,实在没有共同话题。刚开始何进还有点这么点学习上进的意思,可是到后来发现涨学问这件事情对他而言好难好难,也就开始各种赖皮。

    陈琳劝过努力过,均无效果,最后就彻底放弃了,原本就看不起这个何屠夫的,现在就越发的对何进不再抱任何希望,只是做好手头上的事情,何进若是有问题问他,他就回答,也不在乎何进有没有听或是有没有做,彻底成为一个木雕神像,有求方有应,无求便做好自己的分内事,其他事情一概不管。

    就像刚才何进问他怎么看这个何太后诏的,他就略带轻蔑的说,“太后此诏,必是十常侍之谋,切不可去,去必有祸。”说完也不解释,你何进爱听听,不听滚——这么简单的事情都看不出来,你的脑袋里面都是被酒肉女人塞满了?

    何进其实也很郁闷,我就一个粗人,每次跟你谈话都小心翼翼的,费劲死了,这明明是太后的诏,怎么又跟十常侍联系上了?你也不解释一下?我去有危险,有什么样的危险,有多大的危险?瞧你一脸鄙视样,以为我是粗人就看不出来啊?要不是你名气大,老子早就叫人拿鞭子抽你了,让你知道花是多么红!

    何进想来想去还是不清楚,只得拉下脸皮来问:“太后诏我,有何祸事?”知不知道我不去就是违抗圣旨啊,虽然何太后虽然是我妹子,但是也扛不住那么多喷子在虎视眈眈盯着呢,到时候落人口实不被喷成筛子才怪!

    可惜何进问归问了,脸不是冲着陈琳,也没有指名道姓问陈琳,所以陈琳就半拉达眼睛装没听见,摆明一副笨人还问什么笨问题,听话就好不需要解释的模样。

    大厅内一片沉默。

    大将军您这是问的叫什么问题?

    陈主簿不吭声,底下的众人也不怎么好回答。

    还是袁绍打破了沉寂,救了何进的场子:“今谋已泄,事已露,将军尚欲入宫耶?”何进大将军你这话问的真好!我们怎么知道会有什么样的危险,我们又不是那群阉人,怎么可能得知他们要怎么对付你?

    更何况何进大将军你早干嘛去了?不是提醒你窦武的事情了么,犹犹豫豫不下手,现在好了,宦官们都知道你要对付他们了,现在我们的谋划已经泄露了,你还进宫找踩干什么?反正进宫有危险,至于危险到什么样子,对不起,不知道。

    曹操在一边也吱了一声:“先召十常侍出,然后可入。”曹操出了个釜底抽薪的主意,不是说十常侍要出歪招么,把这些人先搞到宫外头,那么就算宫里面有什么危险,没有带头的人也就不起作用了,然后何进你进去就肯定没危险了。

    这主意听起来不错,可惜和上次那个主意一样,可执行性不高。

    曹操除了出身与宦官有些瓜葛之外,他本人也实在不看好何进和宦官闹决裂的,外戚和宦官争斗是汉代优秀传统,你一个何屠夫要有多大本事来彻底清除宦官?我虽然不知道危险是什么,但是我给你出个主意保证能解决这个危险,至于能不能办到就另说了。

    何进听完曹操的建议气不打一出来,上次你说解决宦官找个狱吏就可以了,我还真心相信了,结果还是袁绍好,解释一下给我听,说这是个看起来很美好实际上不可能的事情,我都还没找你算账,你这又给我出的什么主意?

    我要是能直接命令十常侍去这去那,我还还要对付十常侍个屁啊?就是因为他们不听我命令的啊,你还说什么召他们出来?拿啥召?

    何进气笑了,说道:“此小儿之见也。吾掌天下之权,十常侍敢待如何?”听见没,小儿,说的就是你曹操曹阿瞒,别以为我好糊弄,我是掌权的大将军,小心我翻脸。

    袁绍拱手道:“公必欲去,我等引甲士护从,以防不测。”你要作死那就作死去吧,反正我们该做的都做了,多带点人对那些宦官们也有些威慑力。

    何进点点头,这还算是个不错的建议,于是便拿出虎符让袁绍和曹操各出五百人作为护卫。要搞就要搞得声势大一点,几十几百个人怎么能衬托出我何进的威风?

    此时袁术出人意料的站了出来,主动请缨道:“本初、孟德兄有职在身,恐有不便,不若由我领之,必保将军周全。”袁绍,曹操那可是有正式挂职的西园八校尉,有了将军的虎符能调来兵没错,但是毕竟没有皇帝命令,万一被追究起来到时候不好解释,不如由我这个没有官职的来带领,就不会落人口实了。

    这个道理上说的还是真没错,可是平日出工不出力的袁术今天怎么这么主动?袁绍心中一动,转头看了曹操一眼。

    曹操也同时间反应过来,给了袁绍一个眼色,事出反常,必有猫腻!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