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十章 士族的法则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北邙山,又名平逢山、太平山、郏山。北邙山高度并不算太高,海拔仅有米左右,但是比较长,东西横旦数百里,气势雄伟,水深土厚,森林茂密,位于洛阳城北,黄河南岸,是秦岭山脉的余脉,崤山支脉。

    北邙山有山有水,伊、洛之水自西向东贯穿洛阳城而过,因此这一带一直以来都是炎黄子孙的主要活动场所,自上古时期就有炎黄定居于此,繁衍生息不断发展。

    崔家就在北邙山山脚下依山而建了一个庄园。

    汉代的士族世家都喜欢建庄园,也常常把一个庄园作为家族传承的重要的一个据点。崔家也是不例外。前朝崔烈官拜司徒时期就已经开始建设了,到了现在崔毅崔厚还在不断的添加修葺,规模相当庞大。

    斐潜估摸打量着,着整块地至少有二十个篮球场大小,而且庄园后面还有看到有工匠出入。古代这个地皮真是想搞多大就搞多大啊,换到现代至少没有上百亿估计搞不下这么大的一块地。

    崔厚也是面有得色,向斐潜介绍其整个庄园的布置起来。

    说是庄园,实际更像一个要塞。

    崔家庄,嗯,也算崔家寨北靠一个邙山的一个山崖修建,在崖壁上开凿出不少窑洞,都用木栅栏关着,还有些护卫看守,应是作为存储一些物资使用。在山下,修了厚厚的寨墙,圈起一大片土地,引山上山溪水穿寨而过,并于寨墙外挖了一个深深的沟壑,一方面做为御敌只用,一方面也有蓄水功能。

    全寨分为寨内主宅区、普通住宅区、祠堂区、作坊区、菜园区、花园、栈房区、集市场等等共十余部分,各有其职,规划完整,功能齐全。

    吊桥过后就是狭小的寨门,整个庄园的大门入口可以与城门媲美,厚实坚固,入口两侧均有主墙相依。门里还建有一个仿照城墙了望台设立的射台,此时正有几个背负弓箭的护卫在台顶巡视。

    寨内街道为起到抵御外敌的作用,故意建的七扭八歪,分叉口极多,不是崔厚一旁引领,不熟悉的外人绝对一时半会是找不到主家的庭院是在哪里。

    斐潜啧啧称奇,毫不吝惜给予的大量的赞赏。

    崔厚一边很是摇手谦虚,一边更加有兴致的介绍建设之初是怎样怎样,用了多少人力怎样怎样……

    确实建的很不错,街道两侧的墙体一半是石头,一半是黄泥,兼顾了方便与坚固的作用。除了川流寨中的山溪水,另外还有不少大水缸,以防止火灾发生,毕竟汉代房屋还是以木梁木门等等木质结构比较多。

    崔家生活起居的主要区域,几乎是一个园林和军事堡垒建筑的混合体,外墙全部用青砖砌成,明显和街道两侧平民居住的房屋拉开了档次,砖雕、石雕、木雕充斥其间,工艺精湛,风格各异。院子四角还设有三层高的角楼,斜斜的屋檐翘起。

    要建设这样一个庄子可不容易,由此可见崔家雄厚的财力。

    汉代的农耕结构基本就如同崔家的庄园一般。平时庄园作为贸易集市,交换物品的场所,居住在庄园内的大都是一些有产阶级,而耕农或是佣工则平时是在庄园外搭建草棚茅屋居住,若是有敌人入侵,则全部汇集到庄园依据寨墙而守。

    小小一个崔家庄的模式,其实就是整个汉代,甚至更长的时间中华封建农耕时代的缩影。除了少数几个朝代,比如汉代、唐代、明代,尚有能力出兵御敌于国门之外,其他大部分时间都是在不断的防守,任由游牧民族像蝗虫一样在墙外肆虐。

    进了崔家,崔厚没有带斐潜去偏厅,而是带着斐潜到了他自己的小院子的小厅,分宾主落座。

    斐潜嘴角微微往上翘了翘,拿藏换取主家的保护,效果体现出来了。

    汉代是一个讲究礼仪对等时代。

    什么样的地方对应什么样的人物和规格。崔家正厅,斐潜的资格还不够,便是带斐潜去,斐潜也不敢那么无礼的。

    原本斐潜担心崔厚会带他去偏厅,去偏厅也意味是正儿八经的家宴,崔毅是要出席的,斐潜就要直接面对崔毅,长者在席若是有问话,按照礼数是要离席起身回答,这样不仅是礼数上难受,更重要是处于极其被动的地位,很是麻烦的。

    现在崔厚把斐潜带到自己的小院小厅来招待,就意味着今天崔厚是作为主人的,而崔家的长者崔毅是不会出面了,宴会的规格就下降到了朋友之间的比较随意的对等宴席,而不是讲究礼仪的正宴了。

    原本崔家是打算崔毅出面的,一来崔毅有长者身份,二来也是前朝官员,先礼后兵的让斐潜识相些交出雕琢琉璃的秘法,但是出乎崔家意料的接到了斐敏的传。

    崔家之前是认为斐潜只是一个斐家的旁支,并没有得到主家的多少关注,所以像这样的无权无势的旁支家族,是掀不起多大的风浪的。

    但是没想到斐敏信中除了寒暄之外特别还提点了一下,感谢崔家对斐潜的邀请和招待,表示有机会会邀请崔家来做客。

    虽然没有明写是什么意思,但是斐敏的这样一封信已经透露出斐潜并不像崔家之前料想的那样不受主家关注的无关痛痒的小人物,如果再去逼迫斐潜就等于是不给斐敏面子,这样就从单独的一个人的事情变成了崔家和斐家两个家族之间的事情。

    谏议大夫的职位是不比三公高,但是奈何斐敏是现官,而崔家的最大的官员,司徒崔烈只是前朝官员,而且还是已故的,这样相比之下也并不有多大的优势。

    权衡利弊之下,崔毅就不直接出面了,而是让崔厚来招待,就当是纯粹的朋友之间的邀请而已。

    在这种小院小厅内,就不必像正宴一般的严肃了,崔厚落座之后直接把头冠摘了下来放到一边,并向斐潜示意了一下。

    有意思,也好,是更加随意的免冠之宴么?斐潜笑笑,也随着摘下头冠,心中暗想,其实古人也是挺好玩的,就这样一个免冠的动作,实际上就是暗示我今天就是随意吃喝,不谈其他的意思了。

    果不其然,随着干果糕点,酒水果汁,各式牛羊肉端上来,崔厚绝口不谈正事,只将那些风花雪夜,街头趣闻讲来凑趣。

    崔家不简单,琉璃利润超大,但是崔家并没有被利益熏心做出一些不顾一切的事情,而是像现在这样该放下时就放下,又丝毫表现不出别扭或是其他负面情绪,不知情的看起来就真的像是很诚挚的很热情的朋友之情一般。

    酒宴从下午吃到黄昏,酒足饭饱。

    虽然汉代的酒跟后代的醪糟一样,微微甜酸,度数较低,但是喝多了一样会醉人。幸好不知是原本斐潜的身体就解酒功能较强,还是从后世穿越时代来了在办公室磨练出来的擅饮功夫,别看满脸通红,舌头大,摇摇晃晃的样子,实际上一大半都是斐潜装出来的。

    宴席进入尾声,崔厚唤来侍女,准备让斐潜到客房歇息。

    在汉代,比较像样一点的宴席都是从日中吃到日落,然后晚上就一般直接在主人家歇息,这样才算给整个宴会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吃好睡好,才算是请客请到位了。客人基本上是没有连夜赶回去的,连夜回去和中途退席一样都是会让主人很没有面子的一件事情。

    斐潜一步三倒的被侍女搀着往客房走,走没几步又摇晃着回来了,从怀中掏出一方巾帛来,塞到崔厚手中,大着舌头说道:“兄待小弟……不、不、不薄,小弟、弟不日将……将离洛阳,此方乃小、小弟偶、偶然得之……特赠与兄做临、临别之、之……”

    还没完全“之”完,斐潜便往地上一摊,昏睡过去。

    崔厚强忍酒意,勉力睁着双眼,打开巾帛一看,顿时酒意去了八九分,惊奇不定,叫了斐潜好几声,看斐潜一副醉酒昏睡实在是叫不醒的样子,也是只好再三强调要好好照顾斐潜,随后便拿着巾帛,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换,直接拜见崔毅去了。

    崔毅黄昏时间习惯静坐一会,被崔厚打搅,又看到崔厚一身酒气,衣裳斑驳酒渍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顿时就想给崔厚点教训。

    “父亲大人且慢动手!还请父亲大人先过目此物!”

    崔毅接过巾帛,略略一扫,睡意不翼而飞,皱眉道:“此物汝是如何获得?”你小子该不是趁斐潜醉酒偷来的吧?

    崔厚连忙将刚才的事情讲述了一遍。

    “此子,不简单啊!”崔毅拈着胡须,“此法若真,啧啧,倒显得我崔家落了下层……也罢,崔家就承此情吧!”

    “待我撰抄一份后,汝速速唤家中大匠按此方试炼一炉,以观此法效果如何。”如此珍贵的原本当然要妥善保存,崔毅直截了当的吩咐道,连夜开工,也不管睡什么觉了。

    且不说崔毅崔厚的忙碌,斐潜此时舒舒服服的躺在被窝里,嘴角翘起,同样的东西,不同的场合拿出来就有不一样的效果。

    如果是被逼无奈之下拿出来的此方,不但得不到报酬,而且还会被人耻笑,世家士族的弱肉强食法则是没有什么温情可言的。

    现如今斐潜在主家斐敏照顾之下获得了与崔厚对等的地位,先不管这种暂时获得的位置能持续多久,在这种情形下再拿出来,就意味着结交之礼,崔家就必须遵循着士族之间礼尚往来的规则进行处理了,否则就会失去在士族之间的名声。

    士族世家就是这样矛盾又统一的群体。

    既然要离开洛阳,首尾当然越干净越好,况且斐潜给崔厚的方子也只是比汉代琉璃的配方好上一点点而已,主要是在铅料上更精纯一些,产出的琉璃就会更光泽透亮。

    斐潜甚至想到,如果崔家能够再持续往深入研究,发掘出更好的配方比例,那也是崔家的本事。斐潜正随意想着,忽然一线红光透过窗楣射入眼中,颇有些不舒服的眨了眨眼,往窗外望去。

    此时,残阳如血,映得洛阳城一片血红。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