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十五章 董卓进京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董卓一脸鄙视看着在他前面大概两三个马身的汉少帝刘辩,转过头低声和落后半个马身李儒说道:“刘家子安能如此胆怯?”

    在董卓的观念里面,汉灵帝就不够格了,不像个刘家的男人了,整天斤斤计较些小钱钱,没想到这一代汉少帝就更没有老刘家的气概,让他这种从小就从血与火中间长大人很是看不上。

    不过话说回来,那朝那代到了末期的时候不是出一些文弱皇帝?如果是有点血性的,也不会让自己的王朝就这样轻易灭亡,怎样也要搏死一拼是吧?

    汉王朝在之所以在历史中有崇高的地位,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汉代刘氏的皇帝大多数是血性十足的,按照传统,每一个皇子在即位之前都要经过老皇帝多方考核,弱懦无能者将会被排除继承者的位置,但是很可惜的这一代汉灵帝玩的女人挺多,留下的孩子不多,没什么可以选的。

    但是汉少帝即位的这个时间里,在一般人的观念中,刘邦刘秀刘协等等杰出的刘家子第给予老百姓的印记还是太过深刻,导致大多数人都认为刘家子弟就是应该如此优秀的。

    原来以为很勇敢很神圣的人,结果一看是个软趴趴的懦夫,这种心中神像的崩塌落差,不是一般人所能接受的。

    所以董卓很失望,他内心中起初还有一些报恩的想法,毕竟他的官职和地位是拜汉灵帝所赐,但如今一看汉少帝,原本就不多的效忠之心就彻底化为虚无。

    这也是董卓在见到汉少帝时前恭后倨的根本原因。

    相比较之下,董卓就看着陈留王比较顺眼,至少胆子不小,不至于话都讲不清楚,多少还能带点刘家子的样子。

    李儒观察着董卓的神色,似乎无意之间指点着陈留王说道:“此子乃董太后亲手带大。”既然董卓不喜欢汉少帝,就不妨再给他加加码,董太后带大的怎样也算半个董家,多少也会比那个何进之妹何太后带大的汉少帝更亲切一些吧。

    这就是尔等的选择?

    李儒用眼角扫了扫被排挤到队伍后面的司徒王允一干人员,对他们的心思也猜到几分。自古君强则臣弱,君弱则臣强,只有皇帝弱懦,大臣才有嚣张的机会,皇帝如果太强势,做臣子整天胆战心惊不好混。

    可是李儒更喜欢君强臣更强,臣强君更强的这种模式,君臣之间相互刺激,虽有摩擦但是能相辅相成,虽然这样的路不好走,但这才是血性男儿应该走的真正的王道。因此李儒对这些没什么血性的山东士族很是看不上眼。

    李儒招来一个传令兵:“传将军令,前部人马加速进城,多派军士沿途宣告乃西凉刺史董救驾还朝!中军后军至城下扎营!”

    传令兵看了董卓一眼,看到董卓点点头挥挥手,便答应了一声传令去了。

    这才是雄主的气概。

    懂得用人,放权,抓紧大方向,不过分计较小节。这些条件李儒看董卓都具备,至于好色一些,脾气暴躁一些,李儒表示这些都不是事。

    那朝哪代皇帝后宫里面不是塞满了自己捅都捅不完的美女?那朝哪代皇帝没有点小脾气杀杀人解解闷?

    ****************

    “西凉武夫欺人太甚!”

    司徒王允愤愤的回到家中,气不打一处来,原本好好的即将到手的一个救驾之功,就差一点点,结果煮熟的鸭子就这样飞了,变成了西凉董卓独揽救驾之功,其他人全部靠边站,连他一个堂堂的当朝司徒,进城之后连知会一声都没有,直接扔下不管,更有甚者,当他想跟随皇帝进宫之时,竟然被西凉兵拦住,说什么未得董将军之令闲杂人等不得入宫!

    我一个堂堂司徒是闲杂人等?

    真是气煞人也!

    “来人!拿吾名刺至太傅袁隗府,就说新到精茶,邀太傅前来品评。笔↑趣△↓說△小↓說網w ww. xs.笔趣说”

    这里是山东士族的地盘!

    你个西凉武夫,不给你下点药,给你点教训,你还不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

    *************

    典军校尉曹操,曹孟德此时此刻也在家中愤愤的敲桌子。

    刚刚收到宫中情报,汉少帝和陈留王都回来了,出乎意料竟然是西凉董卓送回来的,而不是原先曹操意料的司徒王允一帮人。

    另外还有一条更重要的信息,原本曹家在宫中的人,现在几乎全在此次乱兵中被屠。

    如果不是当时破门之后,曹操第一时间与袁绍分开,前去将几个宫内的曹家之人保护起来,估计此次曹家的宫中之人就将彻底被扫除干净了。

    这帮世家,下手太狠了!

    现在曹家在宫中的触角几乎都被斩断,等于之前两三代人的一切功夫基本上白费,又要从头开始,原本投入的时间和财力,全部打了水漂。

    还有一点让曹操不仅是气恼,更多的是心伤,就算他再努力和这些是士族世家接近靠拢,都最终还是融不进,就像此次曹家牺牲这么大,也算是站在对抗宦官的最前线冲锋陷阵,但在集结去迎驾的人马时,却没有他曹操的份。

    连左军校尉淳于琼那个好酒之徒,右军校尉赵萌那个无能之辈都通知到了,唯独有意无意漏掉了他,好歹他也是朝廷正式的典军校尉,如何就不能去?

    更让曹操难过的是,袁家天性都淡薄如此么?

    袁术是老早就开始不合拍的,此次不管是不是有袁家在后面交代了什么,但是昨日明显是坑一把,此恩此仇暂且日后再报,单说你个袁绍,好歹也是一起被坑的,也一起并肩战斗过,但是转脸袁家再给你一点好处就把原先的战友抛到一边,又跑回袁家去献媚,能不能有点骨气,讲点原则啊?

    难道你不懂这就是袁家看着拍不死你,就给你个甜枣封嘴么?

    你说连你袁绍这袁家之人都不计较了,让我怎么有理由去找袁术算账?

    袁本初啊,袁本初,一个沾点边的迎驾之功就那么重要?如今的你,已经不再是当初的意气风发快意恩仇的袁本初了。

    曹操闭眼沉默良久。

    曹操长叹一声,站起身,转到屋内,拿出一个藤制的小箱子,抚摸良久,最终还是没有打开,而是令人在院内升起一小堆火,然后将箱子掷于火中,转身离去。

    火焰熊熊,一转眼便将小藤箱吞没。

    箱子受热变形,膨胀开来,露出原来存储箱内的三两枝竹马和竹制刀剑……

    既然走士族的这条路不让我走,我曹操,就走我自己的一条路!

    从此只论成败,不谈情谊!

    *************

    该做的事情已经做了,斐潜也没有在崔家多做逗留,用了早脯便告辞了。

    崔厚倒是很想斐潜多留几天,主要是希望斐潜能给家中大匠再指导指导,但是奈何崔毅早上被闵贡气得不轻,竟有些身体不适,也就只能是先将琉璃之事放放,照顾老人要紧,便很是依依不舍的将斐潜送到洛阳城下方才回转。

    此时的洛阳城防,已经被西凉军接管,城楼之上,若大的董字军旗迎风飘展。

    街上火烧火燎的痕迹又增加了不少,坊内的里正大呼小叫的组织人手整理清扫。一路走来,隐隐看到不少的血迹,虽有黄沙覆盖,但还是能闻到一点点的血腥味。

    是时候撤离了,虽说斐潜不再准备走哪条逃避之路,但是现在的洛阳危在旦夕,自己没权没势,只是一个朝廷的预备官员,根本无法自保。

    与少帝和陈留王虽说露了一下脸,但此次只能算是埋下个种子,等到发芽的时候还不知道要多久,并不能将希望完全寄托在此上面。

    街上西凉军成群结队,四处乱撞。

    斐潜身穿锦衣,头戴高冠,一看便知是有身份的人,西凉兵还不敢怎样,但那些穿短襦的白丁百姓,就有不少遭了殃,不是被打便是被抢。

    看得斐潜直皱眉头,喝止了几次,那些西凉兵痞也只是随意叉个手,就算是行过礼了,便散开了事,斐潜也是无法。

    无职无权能奈如何?

    斐潜心中颇有些恼怒,怎么说这也是国家的都城,那些平日高高在上的官员们,难道不知道西凉兵现在的作为?为什么一个个都缩在家中,没有任何人出来制止?

    西凉兵是真的不知好歹,不懂上下之么?却也不是,像我这样不是正式官员的人只要是出声喝止,所遇到的西凉兵都懂得收手,由此可见,只要有更大的官员出面,那肯定市面上不会有这么多人遭殃。

    但现在情况来看,这些人都是有意不作为,放任西凉兵胡作非为。其目的只有一个,别让董卓的西凉兵有好名声!

    可是有一点斐潜也不太明白,为何西凉兵的统领之人也一样的如此放任自己的手下呢?斐潜摇摇头,难道董卓不知道这样做会搞臭他么?

    斐潜带着疑惑刚回到家中,福叔就递上了一个名刺。

    “前将军府长史李?”斐潜一时半会没反应过来,这人我认识么?这是谁啊?邀请我喝茶?

    斐潜突然有些毛毛的感觉,后世最怕的就是被人请去喝茶,且不说那政府机构是怎样怎样,单是单位内领导抓住小辫子,便是以喝茶为由实际上是开批斗会的。

    “福叔,此名刺从何而来?”

    “便是方才,小郎君尚未回来之时,是一名羽林郎送至。”福叔多少有些担心,莫名其妙收到个大官的邀请,任谁都会心中有些打鼓。

    这到底是谁啊?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