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二十三章 战神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此时在洛阳城外,一处军营深处,一个大帐内点着几只火把,噼啪作响。

    大帐中升起一堆取暖的火堆,一名大汉正坐在小火堆旁边,用小树枝叉着几个山芋在火堆上烤着。

    大帐门帘一掀,走进来两人。

    烤着山芋的大汉抬头一看,便笑着招招手:“来来,伯平、文远,来得正好,这山芋快烤好了。”

    张辽也呵呵一笑,“还是吕主簿这里好,不但暖和还有吃的。”

    高顺正正经经的叉手一礼:“见过吕主簿。”

    吕布从身后拽过两个胡凳,随手往身边一放,招呼着让张辽和高顺坐下,“无需多礼,坐吧,嗨,总还是觉得这个胡凳好,来了洛阳整天跪坐跪得膝盖疼,真不知道这些人怎么能习惯?”

    张辽哈哈一笑,接过吕布手中的烤山芋,在火苗上旋转着,没答话。

    倒是高顺点点头,说道:“跪坐是礼法,吕主簿要早点习惯才好。”

    吕布呃了一声,摇摇头说道:“我就一个粗人,习惯那礼法干啥?对了,文远,刚才你二人巡营,现在营中子弟们怎样?”

    张辽摇摇头,将手中的山芋收回来放在鼻子底下闻了闻,好像没有熟透,便又放回火堆上转着,说道:“都不是很好,天气渐凉,有些子弟衣物不足,我已经叫人去多准备一些柴火来御寒了,关键是粮草不够了……”

    “我和文远估算了一下,少则十五日,最多二十日,再没有新的补充就要断粮了。”高顺接过张辽的话头,充满希望的看着吕布说道:“主簿,刺史那边粮草可有着落了?”

    吕布沉默的摇摇头。

    张辽低下头,唉的一声叹了口气。

    高顺沉默半响,忽然说道:“前两日在营外,遇见几个南下的老乡,我去询问家乡情况,被他们骂了一顿。”

    吕布和张辽都有些奇怪,连忙追问高顺为何被骂。

    高顺拿起一根树枝往火堆里通了一下,把火焰拨得更高了一些,沉声说道:“我们撤了,结果鲜卑今年提前南下了……”

    吕布眉毛立了起来:“胡奴好胆!待我等回去杀个干净——”

    张辽听言有些喜色,问道:“这么说我们要回去了?什么时候动身?”

    “呃——”吕布像个被扎破的气球,气势一下子就泄了下来,“没,还没接到命令……”

    高顺说道:“说句不该说的话,营中有些弟子到现在还不知道我们为何要撤离并州,还有的在问我说,我们撤下来了,谁替我们戍边,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是啊,”张辽也说道,“原先我们是为了清除乱政的阉人而来,现如今阉人已经诛首,但我等仍然迟迟不开拨……”

    张辽没继续说下去,因为不离开的原因不好说,毕竟涉及上司的上司,像张辽这样的小军官还是不便议论。

    吕布抓抓脑袋,“我前日方才问过丁刺史,丁刺史让我等少安毋躁,说是就算要回去也要先筹集一些粮草才好回去。”

    张辽看了看吕布,没说什么,继续翻烤着山芋,心中暗叹,自己的这个吕主簿啊,有时候就是脑袋少根筋,转不过弯来,这丁原明明就是托词,你个吕主簿愣是没听出来——地方军队本身出现在中央就不合军制,纵然是有千万条理由,也没有长时间驻扎在中央的道理。现如今只要是丁原一开口说要回去,估计朝廷就算砸锅卖铁估计也先会把丁原回程的粮草凑齐了,怎么可能出现好像还很难筹备的道理?

    现如今不是没粮草,而是丁原丁刺史还没捞够好处啊——

    高顺刚想张嘴说话,被张辽暗地里一脚踩在脚面上,顿时反应过来,也是闭口不言了。

    吕布皱皱眉头,没注意到张辽的小动作,只是感觉气氛有些诡异,但又不知道哪里不对了。

    “应该是烤好了!”张辽将烤好的山芋一人分了一个,呼呼吹着,小心翼翼的拨开烤焦的外皮,顿时山芋的香气就冒了出来。

    吕布将山芋吹吹灰,颠了几下,撕下表皮,咬了一口,在嘴里烫得直呵气,唇齿不清的说道:“呵……还是文远……嘶……手艺好……香……”

    吕布其实此时此刻还只是一个纯粹的武人,虽然是官职挂着主簿,但是文类的东西还是交给了军中的文吏在代办,他大多还是干着练兵统帅的事情。

    丁原到并州的时候发掘了他,让他带兵打鲜卑胡人,他很开心也很用心,因为毕竟并州是他的家乡,他在用他自己过人的武艺保护着乡土,也在这个保护乡土百姓的过程中得到了内心的荣耀和喜悦。

    但是这一次丁原要撤兵回来,吕布虽然不解,但仍然是听命遵从了,此时此刻,吕布还是认为丁原是个好人,既然是好人就不会害自己,那些朝廷政治的事情他不懂,他也不想懂,那些太绕弯了,还不如一方天画戟砍下去干脆……

    要不就再等个几天?

    吕布一边吃一边想着,再等个八天,不,再等个五天好了,到时候再去找丁刺史问问看……最近粮草不足,我的马好像都瘦了些,这样下去可不好……

    **************

    丁原也在大帐内等待,他在等董卓给他的答复。

    前几日竟然堪堪比董卓晚了那么一点点,导致迎驾还朝的大功居然落到那个西凉匹夫身上,这真的让他想想都觉得恼火。

    丁原出身贫寒,读的不多,但是一直勤奋好学,奋发上进,能做到今天这个并州刺史的位置,真的是没有任何人可以借力,都是他自己一点一点的打拼出来的。

    这么多年从年轻的一腔热血到现在一身病痛,自己的苦又有谁能述说谁能体谅?这么多年镇守边疆,斩获的胡人功劳无数,可就是始终不能进入朝廷的中央大吏的圈子,眼看自己年龄一天比一天大,身骨也一天比一天差,就算不为自己,也要为自己的家人,为自己的子孙后代考虑考虑吧?

    总不能让自己的子孙还是跟自己吃一样的苦?

    此次接到大将军何进密诏,丁原第一时间觉察到这是一个绝好的机会,于是毅然率领并州军南下勤王,可惜命运就是这么爱开玩笑,明明先到的洛阳,结果大将军何进被她妹妹的一番说词吹的耳根发软,犹豫不决,结果只屯兵孟津,到最后反倒是被董卓抢了一个先。

    虽说获得了一个执金吾的荣誉称号,但是有个屁用?能比董卓现在捞到的好处大?想想这火气就蹭蹭往上冒。

    按照道理给董卓的信应是送到了啊?怎么这个西凉武夫还不回复?莫非这个西凉武夫还胆敢看轻老夫不成?老夫手下这并州铁骑也不是吃素的!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