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二十四章 与曹操的第一次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斐潜在院子里把埋了两日的竹简挖了出来,这个是他为了预防万一做的准备。笔↑趣△↓說△小↓說網w ww. xs.笔趣说

    “希望能混过关吧……”

    斐潜擦掉竹简上的泥土,看了看竹简被侵蚀的层度,心中暗想,“我算不算仿造赝品的第一个人?现在这个三国应该还没假货吧?”

    斐潜轻轻捏着这几根先是被打磨,然后被酸水浸泡,历经暴晒火熏,还被深埋在地下的饱受磨难的竹简,往房间内走去。

    今天是斐潜这个记名弟子每月两次拜访蔡府的机会之一,他要把这个伪造的竹简交给蔡邕,如果这一关能过,那么也就意味着他之前不小心写出来的字母和数字有了出处。

    对竹简再处理了一下,斐潜感觉差不多了,至少在他眼里看不出有什么破绽。

    斐潜再次盘算了一下整个环节——选的本身就是古竹,是他从另外一个古残本上拆下来的,然后经过一系列处理,现在看起来简直就是残破之极,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还带一点点土腥味,不过配合斐潜的借口倒也可以说的过去。

    就这样吧,仅此一次,太麻烦了。说一次的谎言之后就要用千句谎言来圆,真是一点都没错。

    好吧,就这样,斐潜将竹简小心的放入一个锦盒之内,带着锦盒向蔡府走去。

    *******************

    蔡府之内,蔡邕正在和曹操聊的蛮开心的。

    对于曹操这个亲传弟子,蔡邕其实感觉起来还算可以的,至少在他看来,曹操还算是有理想有抱负有操守有文化的四有东汉好青年。

    和斐潜所谓的记名弟子不同的是,曹操是属于蔡邕真正的亲传。简单一点来说,曹操可以对外宣传用上蔡邕的名号,也可以遇到事情的时候抬出蔡邕来,作为老师的蔡邕是有义务帮忙的,但是斐潜就不行,斐潜只能说“学从于蔡邕”而不能说“师从于蔡邕”,有麻烦了老师可以看情况可帮可不帮的。

    亲传弟子可以继承衣钵的,记名弟子就是有这个人而已。

    亲疏自古有别。

    聊了有一会儿,蔡邕看曹操好像一直略有心事的样子,不由的问道:“孟德可是有何烦心之事,为何有些愁眉不展?”

    曹操叹息一声:“时事艰难,朝野动荡,心忧而已。”——意思就是现在朝野上争权的很厉害,我有麻烦了,搞不定,心里烦躁。

    不过很可惜,曹操的潜台词蔡邕没能听出来。蔡邕很是真诚的说道:“孟德,汝有此心足矣,且放宽心,尚有子师、文先坐镇,虽说帝幼,应无大碍。笔↑趣△↓說△小↓說網w ww. xs.笔趣说”——蔡邕是安慰曹操,天塌了还有王允杨彪这样的高个子顶着,你就别操那份心了。

    曹操说道:“奈何食君之禄,忠君之事,如今董仲颖、丁建阳陈兵在侧,逗留日久,恐生变化。”——我这里还当着国家官职呢,现在董卓丁原都在城外虎视眈眈的,搞得我这个官啊,都不知道还能当多久。

    蔡邕也真是老实君子,听完曹操的话也是觉得有道理,便说道:“孟德此言有理,不过此乃兵事,待吾手一封与文先,提点一二。”

    曹操暗叹,我这个老师啥都好,就是太过呆板了,如果和杨彪讲几句哈就能让董卓丁原退兵,那我还来找你干什么呢?

    不过话也不能直说,曹操只得再次旁敲侧击道:“老师誉满海内,当下正值朝野板荡之时,急需老师相佐扶鼎,稳定人心啊。”——你那么大的名望,出来冒个头,也替弟子我撑个腰啊。

    蔡邕摇摇头,说道:“老夫垂垂,时日无多,何必眷念禄位,案牍劳神?”

    说道这个份上,曹操也是没啥办法,总不能绑着蔡邕去出面当官是吧,于是只好转一个话题说道:“近日偶得古章一卷。操得知师妹近日郁郁,特携来略解忧烦。”

    蔡邕正待推辞,一个仆人在堂下垂手而立递上名刺,说斐潜前来拜见。

    话也说完了,礼物也送了,虽然没能达到预期效果,但也暂时只能这样,正好有其他人来,曹操就顺势告辞。

    曹操出得蔡府,迎面便见到在一旁等候的斐潜,才猛然想起,原来是蔡邕新收的记名弟子,于是便上前打了一个招呼。

    斐潜怎么也没想到居然会在这里碰上曹操,而且还笑眯眯的跟我打招呼,连忙向曹操拱手为礼。

    这是斐潜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到曹操。真没想到曹操居然蛮矮的,估摸着也才一米六左右,方正的脸型,细长的眉眼,笑起来只见到一条线,看不见眼珠子。斐潜只敢大略扫了一下,不敢细看,毕竟这个时代直勾勾盯着人看是十分不礼貌的行为。

    曹操上前几步,扶起斐潜,牵着斐潜的手,放在手中轻拍,笑眯眯的像个大灰狼:“可是新进弟子斐潜斐子渊?早有闻名,不想今日方得见面,果然是一表人才啊!”

    如果不是斐潜在后世久经职场的考验,而是一个职场新手,估计十有八九会被曹操这一番做派感动的热泪盈眶——我的名字居然能让中央大佬的都听到记得,这个是多么让人感到荣耀的事情啊!

    可惜斐潜在后世面不知道被职场这个大油锅炸了多少遍,对于这一点热度来说,具备相当的免疫力。

    不过人家大佬演戏,那个去拆穿的那个就是傻子。

    于是斐潜也表现出一副感激涕零不知所措的样子出来。

    曹操又拉着手,热切的问了几个问题,无非就是最近生活好不好?在干些什么啊?有什么问题么?

    斐潜一边恭恭敬敬的回答,一边心中腹诽,中华文化真是源远流长,这么早的时间这些大佬们就懂得这个下基层三问了,看曹操问得这么顺溜,估计他这么干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业务熟练驾轻就熟。

    得知斐潜是前来向蔡邕请教古的学问的时候,曹操也就点点头,说不耽误斐潜时间,便让斐潜进蔡府。

    可是等斐潜才走两步,曹操又把斐潜叫住,笑眯眯的说道:“操自幼也偏好古籍,听闻子渊方才言及新得残本,操心痒难耐,可求一观一饱眼福?”

    这种要求当然无法拒绝,斐潜便让仆人打开锦盒让曹操看看。

    曹操轻轻取了一片,左右端详,还拿着在太阳底下照照。

    斐潜低着头,心中扑腾扑腾的跳,历史上曹操好像也干过挖古坟的勾当,该不会看出什么问题了吧?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