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二十五章 与蔡琰的第一次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当曹操已经笑眯眯的走远了,斐潜还是没搞清楚到底曹操是发现了自己的作假呢还是没有什么发现?

    如果有发现为何没有说,若是没有什么发现为何斐潜总感觉曹操最后临走的笑容有些诡异?

    别看现在曹操看着就像人畜无害,与人无争的样子,可是斐潜心里清楚,这无非就是曹操的一种保护色而已,等到日后曹操掌握重权的时候可就没有这个样子了,史上记载他不怒自威气场强大啊。

    有那么一瞬间,斐潜还有一种冲到曹操面前指天画地,口吐宪章,做一个前知三百年后知六百载的神棍外加预言家的冲动,告诉曹操人妻不要搞,搞来稿去把大将搞没了,告诉曹操黄盖不能收,不是所有钙片都是盖中盖……

    可是理智还是告诉斐潜,你这样冲上去,曹操估计真的会送你成仙去……就像在后世,突然有个陌生人杀到你面前,念念有词的说下周会被车撞,下下周腿会受伤——就算是一个诚信的佛教徒又或是基督徒什么的,也是难以接受的。

    算了,有机会再说吧,再者说,曹操好像就要行刺董卓了?然后就要流亡到陈留?现在扑过去抱大腿也不定靠得住啊,搞不好不但没有抱住,反倒是扎了一手毛。

    先把眼前的解决了再说吧,还不知道能不能混过关呢。斐潜拿着简往蔡府里走,却没注意到已然到了街角的曹操,在消失在视线前瞥过来那意味深长的一眼。

    斐潜当然不明白他只是为了给自己一个弥补之前不小心过错的举动,在曹操脑海里延伸出来另外一种可能性——曹操自己才刚给蔡琰收罗来一本古籍,怎么这么巧这小子也搞了古文残片来?

    真是一种巧合?

    不过曹操想到斐潜好像只是斐家旁支,也就把心放下大半。斐家的旁支啊,根本不在一个等级上……就算你有心又能奈何?

    曹操本来今天过来是为了给自己找一个后援,蔡邕虽然人略微迂腐了一点,但是确实人缘不错的,而且又有学问,名望就更不用说了,整个大汉朝没有人不知道,如果能够正式涉足政坛,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挂这个顾问的名号,那么作为蔡邕的弟子,自然就有了相当的分量。

    可惜蔡邕对政界没什么多少的欲望,直接走蔡邕路线行不通,所以曹操不得不退求其次,转了一个方向,如果能把蔡琰搞到手,弟子政坛的发展可以不管,毕竟是外人,那么作为女婿有政治上的需求的时候,作为亲人再不管就说不过去了吧?

    再退一步,就算是一时半会蔡邕没能转过弯来,但是做一个学生弟子遍布朝野之人的女婿,自己的地位也就自然而然的稳固了。

    原先曹操是配不上蔡琰的,宦官出身成分差了半级,然后又是已经娶妻了又差了半级,所以根本不对等。笔↑趣△↓說△小↓說網w ww. xs.笔趣说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虽然卫家一纸休,蔡琰就恢复自由身,但是毕竟和未婚嫁时身价不同了些,勉强曹操还是够得上的。

    但是没想到曹操他来送古籍想借此机会和蔡琰拉拉关系,就碰上了斐潜也来送什么古代残章,怎能让曹操不起疑心?

    很可惜斐潜没看到,否则他就会知道自己居然被曹操这个猛人给盯上了。

    斐潜看着蔡邕拿着竹简左看看右看看,还叫人拿来一整套的小刷子小钩子小铲子等等奇形怪状的工具,不由得有些心惊肉跳,刚才在门口被曹操看得就有些担心了,没想到蔡邕装备这么齐全,这下子情况不妙啊,古人真不是那么好糊弄的,自己颇有一点把肉送到虎口里的感觉,就等别人怎么下嘴了……

    蔡邕先是拿锦布轻轻将将竹片仔细擦拭了一遍,看了看锦布,面有沉色,颇为不悦的转头看向斐潜。

    斐潜偷看到蔡邕着老头的脸色不对,这心啊,一下子就几乎到了嗓子眼。

    “夫得之不易,需爱之惜之,时时拂拭,勿染尘埃。”蔡邕严肃的和斐潜说道。

    斐潜低头受教,暗地里喘了一口大气,原来是嫌弃我没保护好,有尘土啊——埋在地下刚取出来没多久,能没有尘土么……

    蔡邕拿着一只细小的钩子在竹简的尾部,动作轻柔的划开了一点,查看竹简的纹路,微微点点头,确实是上古的采用的竹简质地。

    再端详了一会儿,蔡邕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嘴里念叨道:“奇哉!为何像是新伤?”

    斐潜心中咯噔一下。

    正在斐潜盘算着要如何讲的圆满一点的时候,门外忽然传来一阵清脆的叫喊声:“父亲大人!父亲大人!我找到了!”

    斐潜骤然回头,从厅外匆匆走进一人。

    此时正值下午时分,阳光不算太强,从来人身后斜斜照来,竟然让斐潜产生了来人是踏着阳光而来的错觉感。

    来人怀抱着两卷颇大的羊皮卷,遮住了半边脸颊,微微气喘,几缕青丝被细汗贴在鬓角,娇嫩的肌肤在阳光下透出桃花一般的晕红,细细的绒毛被阳光染成了金色。

    来人看到厅中不仅有蔡邕,还有斐潜的时候,“呀”的叫了一声,下意识想拿袖子遮挡一下脸庞,却奈何手里环抱着两卷羊皮卷举不起袖子来,只得把脸往羊皮卷里一藏,露出乌透亮的眼睛在忽闪忽闪的打量斐潜。

    蔡邕“咳咳”两声,显然对于女儿的冒失有点尴尬,但是人都进来了,也不能再把人轰出去,所以也只好给两人相互介绍了一下。

    斐潜才证实了心中的猜测,来人果然是三国第一才女,蔡琰,蔡文姬。

    与斐潜后世的印象不同的是,此时的蔡琰,毕竟还没有经历过那些悲惨事情,性情还保留着一点少女的直爽率真,俏皮可爱。

    “见过师姐!”斐潜很认真的很正式的拜见道。

    斐潜看过蔡文姬的《悲愤诗》,对里面的诗词略略还有印象,印象最深刻莫过于描写蔡文姬被赎回时的悲痛——“……己得自解免,当复弃儿子……儿前抱我颈,问母欲何之。人言母当去,岂复有还时……见此崩五内,恍惚生狂痴。号泣手抚摩,当发复回疑。兼有同时辈,相送告离别。慕我独得归,哀叫声摧裂……”

    没有一句对朝廷,对社会,对别人的怨恨,有的只有浓厚的悲伤,纵然在被羌胡凌辱之时,也只是说这些人“少义理”,而不是歇斯底里的恶毒咒骂……而且历史上的她,不仅悲惨的被胡人掳走长达年,最终还要嫁给一个粗俗的不能再粗俗的武夫,无疑是从身伤痛到心,这种伤痕,这种惨痛,斐潜稍微想一想都心寒。

    所以不管从那个方面来讲,对于一个如此有才华,又爱如命,虽然柔弱却有一个善良坚强的灵魂的女子,斐潜感到深深的敬意,所以这一礼,斐潜拜的很是用心,很是诚恳。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