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二十七章 笔杆子和枪杆子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儒不动声色的看着那些形态各异的朝廷重臣们,在此刻,他仿佛有一种感觉,就像自己变大无数倍,漂浮于在云端之间,而这温明园则就像一个小小的棋盘,一个个朝廷重臣如同一个个木刻的棋子,而自己则可以随心所欲控制着他们。

    李儒看见袁隗和王允在互相交换眼神,两人都在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心中笑笑,不置可否。

    忽然园外一阵阵山呼如潮水声一般涌来,众人连忙转头向外望去,只见到原来是董卓带着本部兵马抵达。

    在护卫的一阵一阵的“将军威武”的呼喝声中,董卓身着戎装,披着一件大红披风,腰胯宝剑,翻身下马,大踏步走来,在夕阳的斜映之下,光耀无比。

    从董卓下马开始,就不断有一些以武将为主,另有少部分文官纷纷站起身来,向董卓行礼问候。

    董卓“哈哈”大笑一路走来,和这个人说两句话,接着又拍拍另一个人的肩膀,一时间整个园内都异常的热闹起来。

    袁隗方才入席的时候就有些觉得隐约有些不对,明明是自己的计划进行的很顺利,每一步骤都走的很对,但就是有一种感觉在哪里有了一些偏差一般。

    等到董卓高调入场的时候,袁隗看到眼前热闹的场景,心中才猛然一惊,发现他自己的计划居然有一个很大的漏洞,脸上的血色一下子就苍白了许多。

    袁隗阴沉着脸,转头看看王允,结果发现王允也正在看着他,两个人的脸上已经完全没有了刚才那种举重若轻的神色,只剩下骤然不知所措的慌乱——这西凉武夫什么时候拉拢到这么多的武将了?

    袁隗一颗心往下沉,怪不得自己和王允实施搞到董卓计划的时候没有感觉到一点点的阻力,原来对手根本没把心思放在这文官一路上,今日一看才明白原来自己和对手走的完全是两个方向,真是失算啊失算!

    东汉从光武帝刘秀到汉少帝刘辩,已经过去一百七十多年,承平已久,在这一百多年的时间内,虽有征战,但大多都在小幅度的区域之内,就算是最近一起的黄巾之乱,在远离战场的洛阳城内的这些高官士族们,还下意识的认为只是疥癣之疾,不关痛痒,如今张角一干人员也已经授首,包括袁隗、王允在内许多文官还以为又可以回到太平岁月当中了,对于武将军队这一块就又开始轻视起来。

    所以这一次袁隗、王允联手合作对付董卓,走的是原本朝廷上内讧的老路子,抹对方名声,收集对方资料,拉拢对方手下,等到时机成熟的时候找一个导火线再一举爆发,将对手彻底打倒永世不得翻身。

    这种方法一直以来都很有效,也很实用,袁隗已经不止一次看到倒在这种办法底下的人,连当年的党锢之祸宦官们用来对付袁隗这些清流也是用同样的方法。

    没想到这一次,袁隗就感觉如同狠命的挥拳出去,结果却打了一个空一般。袁隗原以为董卓就算再怎么是粗人,也要懂得爱惜自己的名声,袁隗他们在挑拨引诱西凉兵肆意妄为的时候肯定也会被董卓知晓后制止,那么这样一来,已经尝到妄为甜头的底层兵士怎么可能为了所谓的名声来停手呢?尤其是董卓手下不仅有西凉兵,还有不知道礼法为何为的羌胡人,这样就更容易受到引诱了。

    在袁隗的预料当中,这样情况持续下去,一边是董卓下令禁止,一边是底层士兵受其引诱,最后肯定会导致董卓和他手下的下层兵士们之间的会爆发矛盾,而这矛盾的爆发也就意味着给董卓吹响了送终的号角。

    但是万万没想到,董卓在这段时间就好像没有任何察觉一般,任由手下兵士四处掠夺,每天都能见到三五成群的羌人喝得烂醉,为乱法纪,甚至有几次连他自己出门都差点被喝醉的羌胡人撞到车马。

    那时的袁隗还自以为得计,没想到今天看来,掉进坑里的原来不是董卓,而是他自己……袁隗斜眼看看王允的脸色,也是相当的不好看,看来王允也掉坑里了,心里又多少有点安慰。

    袁隗心中暗叹,没想到这西凉武夫狡猾如此!

    和袁隗走的从上至下的传统朝廷内讧的路线不同,李儒玩的就是釜底抽薪从下而上的一套。

    李儒是从西凉的血与火的战争中,将西凉军团拉扯大的,对他而言,玩一玩朝廷政治中的这一套也不难,但是相比较而言,还是武力更靠谱一些,当枪杆子架在脖子上的时候,笔杆子就没有多大效果了。

    因此李儒在发现袁隗王允等关东士族们在做一些小动作的时候,他选择了和这些长时间玩弄笔杆子的人完全不同的路线,他先抢着去抓枪杆子。

    趁着袁隗王允的注意力被街上的混乱局面所吸引,李儒成功的吸纳了大将军何进死后遗留下来的兵马,何进部将吴匡、张璋等人的投靠,意味着董卓军队的势力已经正式成为京城洛阳最大的以军人为主的集团。

    当袁隗、王允之人还在计划着怎么摸笔杆子口诛笔伐董卓的时候,李儒已经把枪杆子握在了手中,此次温明园宴会,就是一次展示,也算是李儒对袁隗、王允之前出的牌的一种回敬。

    不是袁隗、王允等人不聪明,而是这些人的确呆在和平时间太久了,思维受限,还以为董卓是要跟他们在朝廷这个原有惯例的圈圈中争长短,没想到董卓已经跳出去圈外,反倒是他们自己被圈住了。

    袁隗默不作声,心中琢磨,亡羊补牢为时未晚,目前看来只能是委曲求全一段时间,洛阳内还有多少可以争取的兵马?

    或许丁原丁建阳可以拉拢一番?

    另外,要不要让术儿去南阳组建一支兵马?如今看来,没有一只自家的兵权,始终受人所限啊!

    袁隗四下巡视,发现有坐于偏上首有个武将巍然不动,没有和董卓套近乎,心中暗喜,这就是我可以争取的人啊,可是等定睛细看,心又凉了半截——原来是北中郎将现在是尚的卢植。

    早知道当时就不跟着宦官喷卢植了!袁隗心中后悔,那时为了点利益,和宦官一起把卢植喷得入狱,如今卢植才刚刚恢复尚之职,原本北中郎将没了,现在是手中半点兵没有,怪不得董卓也没拉拢他,唉,这真是……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