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二十八章 筵无好筵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

    董卓咳嗽一声,挥挥手示意歌舞退下,硕大的宴会场所顿时安静下来,众人眼光汇集到董卓身上。

    董卓扫了一眼李儒,看到他微微点头,于是便站起身,按住长剑,沉声说道:“吾有一言,众官静听。天子乃万民之主,无威仪不可奉宗庙社稷!今上懦弱,不若陈留王聪明好学,可承大位。吾欲废帝,立陈留王,诸大臣以为何如?”

    顿时间,整个宴会场就像钻进来一窝蜜蜂一般,到处都是嗡嗡嗡的私语声。

    许多官员听完董卓的话,第一时间转过头去看王允、袁隗,结果发现这两个清流士族的领头人物不约而同的如同木雕菩萨一般,眼观鼻鼻观口,一动不动,一言不发。

    这是几个意思?有些人摸不着头脑,也有些人略有所悟,也随之沉默不语。

    其实对于这个士族世家来说,让刘辩做皇帝还是让刘协做皇帝,差别不是非常的大。不管是那个人,都需要士族世家来管理政府,才有办法将政令下达到田间地头。

    之前选择刘辩,因为清流士族需要和外戚联手搞死宦官,所以何氏家族出产的刘辩自然就是第一选择,而且刘辩确实比较弱懦一些,越是弱懦的皇帝越好控制,不是么?

    但是现在换成刘协对这些清流士族也没有什么大不可的地方,还是一样的小皇帝,需要仪仗他们的地方多了去了。

    而且大将军何进死了,何氏外戚眼看着马上就要倒台,死保着印着何氏出品的刘辩,不见得会有多少的后期利益。

    董卓要立刘辩,其实原因王允、袁隗等人也想得出来,无非就是因为刘辩是由董太后带大,占了半个董字,多少也算是有点亲属关系,至于说什么陈留王刘协就一定比汉少帝刘辩聪明的借口,呵呵,这个皇位这跟聪明不聪明一点关系都没有好么?历史上做皇帝的都是聪明的?

    王允袁隗等人的沉默也是表明一种态度——我们不反对,但是董卓你这样大庭广众之下,一没有和我们商议,二就这样贸然宣布,我们这些小伙伴们不开心……

    在王允、袁隗眼里,董卓扶持刘协上位无非就是重演外戚风水转的一幕罢了,何氏下台,董氏上台,只不过刚刚打到何氏,就又要来一个董氏,未免有些不爽。

    更何况,这一次杀宦官杀的太狠,导致现在就是想找一个宦官来配合他们清流,内外夹攻搞外戚也是做不到,若是被董卓成功变身为董氏外戚,搞不好就董氏一家独大,他们这些清流士族就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要过苦日子,这才是王允、袁隗担心的问题……

    皇帝让谁当不是当?只要是姓刘的都还行!要不是几百年下来,天下百姓都认准了刘家,连袁隗、王允都想试试皇帝的味道……

    袁隗拿眼角瞄瞄王允,发现王允也正在瞄着他,两个人视线一碰,立刻就在心里骂了一声对方老狐狸,旋即垂下眼,继续做他们的木雕菩萨。

    王氏和袁氏是目前士族执政党中最大的两支,这两个党的党魁没有表态,自然底下一大堆的党子党孙们也都不表态,一时之间,硕大的宴会场所就只听见嗡嗡的私语声,但就是没有半个人站出来说句话。

    士族清流们不说话,丁原丁建阳急坏了,怎么搞的这是?

    怪不得老子给你这个西凉匹夫的信不回复我,原来打算吃独食啊!

    丁原丁建阳心想,我是最先响应国家号召的好么?我是第一个到洛阳来勤王的好么?我是态度最坚决最好的好么?要不是当时大将军何进被他妹妹何太后的一阵妖风吹昏了头,哪里还轮得到那个西凉匹夫指手画脚的好么?

    原来丁原还以为董卓说废帝这样的话出来,会让士族清流这群喷子喷得体无完肤,没想到现在一看这群清流喷子们一个个全哑了?

    这不就是默认董卓这个西凉武夫可以这么干么?

    那如果让董卓干成了这件事情,那董卓妥妥就是最大的当朝外戚了啊,那这样还有我丁原什么事情?

    我原来的荫萌子孙的愿望不久全部都化为泡影了?

    我还得回去那个苦寒之地去戍边?

    这怎么能行?

    绝对不行!

    于是丁原恼怒之下,直接站起来把面前的桌案掀翻了,各式美酒佳肴四散飞溅,顿时一片狼藉。

    丁原手指着董卓,大声叫道:“不可!不可!汝是何人?敢发大语?天子乃先帝嫡子,初无过失,何得妄议废立!汝欲为篡逆耶?”——董卓你个西凉匹夫,先给你扣上一个谋逆大帽子,让你做外戚,让你吃独食不带上我!

    董卓一看居然是丁原第一个站出来反对,也是颇为吃惊,然后再一听丁原说的话,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什么叫篡逆?老子这不是跟大家商量这么?要是真篡逆还商量个屁啊?

    董卓内心中一直以为丁原同样是戍边的将领,一样在边关待了这么长时间了,体会到边关的辛苦,也多少也算半个自己人,在这之前原来李儒建议说要收缴丁原的军队,董卓还不愿意,说算是半个老乡,就不用动手了,结果今天别人没跳出来,反倒是这个半个老乡先跳出来给自己一刀!

    而且最关键是还给自己扣那么大一个帽子!

    你个丁原,你见过那朝那代要谋逆的大臣会当众讲这个事情的?刘家换天子又不是只有我干过,汉冲帝、汉质帝怎么当皇帝又怎么死的?

    丁原丁建阳你应该是我一样的立场才对,怎么现在叛变到我的对面去了?你叛变革命了?投奔关西士族里面去了?要不然你怎么会作为急先锋来捅我刀子?

    董卓越想越是生气,简直是火冒三丈!一怒之下,长时间在西凉生涯养成的习惯支配了他的行为——在西凉,有矛盾没有关系,没有比打一架更能解决问题的,谁的拳头大就听谁的,如果打完了一架还有矛盾,那就动刀子,谁活下来就听谁的,反正死掉的人也不会有意见——董卓直接把剑拔了出来,大步向丁原走去!

    对我有意见,行啊,单挑一场,谁赢了听谁的!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