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三十章 似是故人来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没有人不希望自己有个好名声,吕布也是如此。笔↑趣△↓說△小↓說網w ww. xs.笔趣说当他凭借超人的武艺,一次又一次的带兵打败南侵的鲜卑人时候,砍下成堆的胡人的脑袋的时候,他吕布吕奉先名字,就在并州地区被当地的汉人们竞相称赞和传唱,他成为了并州百姓心中的保护弱者、抵抗侵略的英雄。

    吕布忘不了,每当他从朔方郡带着得胜之兵回来的时候,那些热情的并州百姓将大枣、山果、自家的面饼死命的往他怀里塞的场景……

    那时的他觉得自己最开心。

    可是现在吕布有种莫名的预感,似乎这种最让他开心的日子将永远的离他而去……

    就在吕布为这个摸不着头脑的预感烦闷的时候,手下兵士来报,说是有个将军的同乡求见。

    在这个千里之外的洛阳城居然还有同乡?

    不过等吕布兴冲冲跑到营门前一看,第一眼看见不是什么同乡,也是不什么人,而是在营门前的那一匹血红色的骏马——

    一身红光闪闪,从头到尾没有半点杂色,就宛如最顶级的蜀锦,在阳光的照耀下不时有光华流动,马身高八尺,长一丈余,站在地上,不时用蹄子刨着地面,打着响鼻,活力十足,晃着脑袋,一双圆溜溜的马眼正瞅着吕布。

    吕布越看越爱,不由得往前走了两步想看的更详细一些,却没注意到马前站着的人,直到错过了两步之后,吕布才反应过来,连忙回头一看,原来同乡竟然是李肃!

    吕布心里真的宛如千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真么样都没办法把眼前的这个又又瘦的同乡和这匹骏马联系起来,不由得脱口而出:“这马是你的?”

    李肃哈哈一笑,将缰绳交给旁边的兵士,说道:“此处不是谈话所在,吕将军不请我喝碗水么?”

    “应该,应该,请,请!”

    吕布带着李肃往自己的大帐走去,走没几步回头又跟牵着李肃马的兵士交代道:“要好生照料,对了,去将我那份豆子取来给它。”

    兵士答应一声,又迟疑道:“那……那豆子给它吃了,那将军你的马呢?”

    吕布一瞪眼,“那来那么多废话,还不快去!”说完恋恋不舍的看了一眼大红马,才和李肃进了大帐。

    分宾主落座,吕布随口问道:“我们多少年没见了吧?现在你在干啥啊?”

    李肃笑笑,说道:“也没什么,我现在只不过是虎贲中郎将而已,别看名头有点大的,其实手下没几个兵的,不像贤弟你啊,看看,啧啧,兵强马壮,不错啊!”

    吕布摆摆手,嘴里谦虚一下,应道哪里哪里,心里却想,虎贲中郎将,比两千石的官啊,一个月光钱就能拿五千!关键是还能靠近朝中贵人,怪不得能搞到那样的好马……

    人比人真是气死人,虽能想到李肃这家伙居然发的这么离谱……

    李肃忽然问道:“啊,刚才听贤弟手下的意思,怎么现在连马粮都按份数分配了?还是贤弟这方才所说的什么豆比较珍贵?”

    吕布有些赧色,说道:“不瞒你说,现在我这粮草暂时有些接济不上,所以……”

    李肃大惊失色,高声说道:“怎会如此?董将军不是已经送了一批粮草给你们丁刺史了么?你这里怎么会没粮草?”

    吕布瞬间眼睛瞪的圆溜溜的,刷得一下站了起来:“果真?”

    “当然!”

    顿时吕布气不打一处来,我这里都减配供应了,昨天过去丁原那边还跟我说没粮草!

    吕布怒气冲冲的拔腿就要往外走,却被李肃拉住了。

    “啊呀呀,贤弟你这是要去哪里?”

    “我要去找丁……丁刺史问个清楚!”

    李肃很是懊恼的样子,说道:“啊呀,早知道我就不和你说了,这不是破坏你和丁原的父子关系么?”

    “什么父子关系?我父亲多年前就死了,怎么跟丁原扯上什么父子关系了?”

    李肃奇道:“我这不是听人说的么?难道不是真的?啊呀,这样你就更不能去啦……”

    “那是为何?”吕布不解,问道。

    李肃让吕布摒退左右,方才说道:“这不是很明显么?为什么丁刺史没给你粮草?为什么他要在外面宣称你和他是父子关系?”

    吕布眨眨眼睛,想来想去还是一头雾水,皱着眉头对着李肃说道:“那是为何?”

    “贤弟武艺如何?”李肃没有直接回答吕布的问题,而是反问道。

    “布不敢言勇,但千军万马,布如履平地!”说别的咱还不好说,但是单论武艺,哼哼,我吕布可是很有自信的!

    李肃接着说道:“那丁原丁刺史的武艺呢?”

    吕布扑哧一声,笑道:“那是文官好不,有啥武艺哈!”

    李肃正容说道:“那么请问贤弟,这么多年你觉得镇守并州边陲,抵抗鲜卑南下牧马,是依仗贤弟的武艺还是依仗丁刺史的文学?”

    “当然是……”吕布张嘴就答,可是话说一半却收住了,脸色阴晴不定。

    李肃幽幽的声音如同从地底下冒出来:“贤弟久居朔方,可知道那个地方有一种训兽之法,要饿着,绝对不能喂得太饱,太饱了就跑不动了……还有要带上镣铐,这样才不会咬到主人……”

    吕布额头上的青筋浮起,崩崩直跳……

    李肃观察着吕布的表情,然后从腰上解下一个包袱,顺手打开,将里面的东西全部倒在了桌面之上!

    一时之间,大帐之内好像忽然亮了起来!硕大的金锭,浑圆的珍珠,温润的玉石,散发着诱人的光泽,整个大帐都充满了珠光宝气!

    “……这……这……”吕布偷偷吞了口口水,盯着珠宝,问李肃道,“你怎么会有这些东西?”

    李肃说道:“实不相瞒,这些东西都是董将军特意交代我来送给你的。对了,还有外面的那匹马,名叫赤兔,也是董将军送给你的!”

    “连马都要送给我?赤兔……好名字……”吕布喃喃道,半响才反应过来,说道,“这怎么好意思,我和董将军非亲非故的,无功不受禄啊!”

    李肃风轻云淡的笑笑,说道:“这些都是些俗气的东西,怎么能和你这身本领相比啊?临来的时候,我家董将军说了,他生平最佩服的就是和他一样抗击羌胡的好汉,这一点点黄白之物无非就是他替边关百姓,感谢你这些年的边关劳苦而已!况且董将军非常喜欢你一身绝顶武艺,还跟我们说道,用人须尽其才,怎么能让如此英雄受委屈啊,只是一个区区主簿怎能不叫人寒心?”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