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四十五章 拜见李儒(为书友022394加更)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废帝意味着董卓正式站上了所谓清流的对立面。笔↑趣△↓說△小↓說網w ww. xs.笔趣说

    和执政党这一帮子清流不同的是,在野党的清流众可以毫无顾忌的随意抨击,反正自己也没有官位可以失去,多喷一些人还说不定更吸引人注意,有利于等这帮执政党倒台了自己好上位。

    所以当王家、袁家这一帮执政党士族清流们忙着朝贺新帝,分配蛋糕的时候,这些在野的清流们基本上不约而同的开始大喷特喷,更有人公然跑到南宫门前哭拜废帝,泪如雨下悲天惨地,但就是乖乖的待在距离宫门三百步的安全距离上,绝对不会上前一步的……

    斐潜在去李儒府上的时候就看见这样的情形,也不知道该对这些人表示敬佩呢,还是该表示悲哀……

    从蔡邕家出来,斐潜就觉得还是要去一趟李儒那里。毕竟能拜在蔡邕名下,和李儒最先的那个关键的物品脱不开关系,所以说现在正式成为了蔡邕的弟子,总不能说媳妇娶进门,媒人就丢过墙吧,于情于理都应该感谢一下。

    还有一点就是,斐潜记得蔡邕之死是因为哭董卓所以被王允杀了。之所以会哭董卓是因为蔡邕受到了董卓的重用和大力提拔,在董卓死后,蔡邕他的确有很大可能性会因为儒家的知恩图报而做出这种危险但又符合他性格的举动。

    但是现在看来,蔡邕还是当他的侍中,没升也没降,董卓好像忘了这个人一般,上一次董卓大宴群臣,蔡邕也好像没去,董卓也没有怪罪……

    斐潜在猜测,是不是因为李儒的关系。因为李儒推荐了他来蔡邕这里,蔡邕收了自己做弟子,虽然在蔡邕这一方面看来是为了完成对故人的承诺,但是从另外一个方面来说,蔡邕与李儒原本素不相识,能按照李儒的意思来办理,完成了李儒的心愿,是不是多少也有一点人情在内?

    所以对于蔡邕,李儒选择性的无视了,这或许也算是一种下意识的保护,来偿还蔡邕的人情?

    毕竟现在董卓军团,除了董卓之外就是李儒说话最管用了。

    斐潜到了李儒府上,递上名刺求见。

    像斐潜这样临时来的,见不见要看主人家心情。如果名刺拿进去了一会,然后门房出来说主人不在,也不要认为是当着面来忽悠,翻脸发怒,毕竟这个是符合汉代礼仪的,如果主人不方便立时见,就会约个时间,当然如果愿意见面,那么就会根据双方的地位,来决定是亲自迎接还是派某个对等的人来迎接。

    不一会儿,斐潜看到门房跟在一个管家模样的人身后一起出来了,便知道多半有戏,果然,李儒愿意见斐潜,让管家出来迎接。

    虽然斐潜见李儒的次数不多,但是每一次见到李儒都觉得一种强烈的违和感。因为确实和后世的作品形象差太多了,像眼前李儒这个堂堂仪表,若是演什么影视形象那肯定是光伟正的正派男主角无疑,一袭月白色锦袍,峨冠博带,三缕长须修剪的整整齐齐,端坐于桌后,气度不凡,怎么看都是一个博学多才而且稳重有度的中年美男子,怎么会在演义里变成了一个猥琐男呢?

    斐潜不敢多做打量,连忙上前拜见,道明来意,并对着李儒深施一礼。

    李儒上前将斐潜搀起,然后宾主落座后,说道:“汝师从蔡侍中何学?”

    斐潜刚要起身回话,便被李儒制止,示意斐潜坐着回答便好。于是斐潜拱手谢过,说道:“此番治学左传。”

    “左传?”李儒好像有一点点意料之外的样子,微微一笑,说道,“蔡侍中倒也因材施教。”

    斐潜不知道该怎么接话,这是几个意思?是夸我还是损我呢?

    李儒也没有等斐潜回话,自顾自的说道:“顾元叹授《礼》、阮元瑜授《诗》、路文蔚授《》、曹孟德授《易》……”李儒如数家珍,然后看了斐潜一眼,“倒也有趣……”

    蔡邕这点老底子,李儒倒是一清二楚,听这么一说,曹操学的是《易》?难怪那么诡诈多变……不过为什么要看我一眼才说有趣?斐潜心中不由得暗自揣摩,是说我有趣还是说蔡邕授我左传有趣?

    啊呀,最烦绕这些圈子,累死不少脑细胞……

    李儒又说道:“夫左传者,叙述论断,色色精绝,声情意态,缓者缓之,急者急之,述行师,论备火,言胜捷,记奔败,申盟誓,称谲诈,谈恩惠,纪严切,叙兴邦,陈亡国,斯为大备。”——李儒对于左传的评价非常的高,说左传里面叙述论断这些描写非常精美,并且在左传里面,可以学到很多东西,包括行军、安营、胜败、外交、狡诈、施恩、纪律、兴邦亡国的经验统统都有……

    真的假的,怎么听起来不像是左传,反倒是像什么遁甲天之类的东西,拿到手就可以立刻智力上升二十个点……

    李儒扫了一眼斐潜,正容道:“汝师待汝甚厚,须谨敏笃行,莫辜负了一番好意。”

    斐潜连忙避席行礼,口称受教——啊呀,刚才的表情被李儒看到了,赶紧承认错误……

    李儒点点头,重新让斐潜坐下,突然话题一转问道:“今日之事,汝师可有何言?”

    虽然李儒问的没头没尾,但是斐潜一下子就知道李儒是在说什么。

    “今天之事”,虽然没说是什么事情,但是今天有什么事能比废帝的事情更大?

    所以李儒就是在问关于废帝这个事情,蔡邕有什么看法,是赞成是反对?又或是有什么对废帝这件事的评论?

    不过,李儒怎么知道我是从蔡邕那里过来的,能知道蔡邕的态度?

    哦,对了,今天是谢师之日,我来的这个时间刚好和是蔡邕回府的时间对得上……

    这样我就不能推脱说我不知道了,斐潜想道,当着聪明人说一些很蠢很明显的谎话,不但是暴露出了自己极低的智商,更是展现出自己有缺陷的品格……

    那我应该怎么办?真是急死人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