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四十七章 喝了这一碗还有两碗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好吧,谁叫自己拍马屁这么恰到好处呢?盛情难却,喝就喝吧。

    虽然吕布之后的名声不是太好,但是那是在虎牢关张飞张三爷碎嘴之后的事情,现在么,喝一顿酒应该没什么问题,况且斐潜对吕布也很好奇,这样一个武艺过人,在三国初期就汇集了一流谋士、一流武将、一流兵士、一流装备的四流军阀,为何走向末路的?

    历史上如果吕布和陈宫搭配得好的话,真是牛的不要不要的。

    陈宫擅长于整体战略规划,按照历史上的来说,陈宫是那种你给他时间慢慢思考,就会给你一个超级大礼包的类型,没看最开始的时候,隐忍多时的陈宫一旦发动,就给曹操后腰子上来了一下狠的,差点没把曹操捅残废了……

    吕布则是战场上的王者,可以说如果一对一,或则一对多,只要对面士兵数量上没办法达到压制吕布武力的程度,那就是铁定只有一个结果,被吕布揍得哭爹喊娘的……

    再加上现在这个时间点,并州狼骑、西凉铁骑还有白马义从是三国仅有的三大成建制的骑兵军团,好比别人还是拿着土枪土炮,吕布军团已经能开坦克了,差不多就是这样……

    但是这样的配备,最后还是跪了……

    不过那是以后的事情。

    现在的吕布非常的开心,终于遇上懂我的人了。想象一下,一个原本的穷屌丝忽然摇身一变成为了高富帅,居然身边找不到一个可以炫耀一下的小伙伴,真是把吕布憋屈的难受。

    张辽、高顺被李儒安排去操练新收纳何进之兵去了,一个在城内校场,一个在城外大营,当然这两个人在职位上都从军侯升任了杂号校尉。

    脑袋神经比较粗的吕布丝毫没有察觉是这是李儒怕他并州兵团抱团,故意拆分的,吕布只是觉得以前是为了没钱喝酒而烦恼,现在是有钱了,但是找不到人喝酒而烦恼……刚开始找李肃几次,结果显摆多了李肃也不爱来了……

    所以遇到斐潜这个从天上掉下来的,嗯,确切的说是在墙角差点撞上的知音之人,吕布就迫不及待的抓住,拉扯着去喝点小酒,显摆显摆。

    按照吕布原来的意思,是要到洛阳城最大的酒楼醉仙楼上的,然后先叫几个胡女跳几曲胡旋热热身,再来几个粉头热闹热闹——

    这下把斐潜吓了一跳,连忙对吕布说小弟昨天才进行完拜师典礼,在醉仙楼举办了拜师宴,今天就找粉头胡天胡地,这个好说不好听啊……

    吕布想了一想,也觉得有些道理,颇带着一点遗憾的把饮酒的地点改在了自己新的府邸内。

    吕布现在住的府邸是原本上军校尉蹇硕的一处房产,因蹇硕一族被屠后,收归国库,就空了下来,一时半会也没人住,吕布一来,董卓就慷国库之慨,将其赏赐给了吕布,还给配备了大量仆人奴婢。

    吕布拉着斐潜一进府门,就嚷嚷着让手底下的仆人奴婢赶快去准备酒宴,随后还叫人去找张辽、高顺,说今天认识了一个小兄弟,也要让张辽高顺一起来看看……

    斐潜心中腹诽,我又不是动物园里的猴子,什么话这是,让人来看看,要不要再收点门票钱啊……不过从吕布语气里面倒是一点都没听出吕布有轻视斐潜的意思,反倒有点像新得到一个可以炫耀的成绩就立刻跟其他的小伙伴显摆的样子。

    不多时,酒宴就在后厅摆好了,这一点让斐潜有些意外。

    虽说现在吕布原配夫人还在并州没来,所以后院就只有吕布一个人,也就无什么女眷方便不方便的顾虑,但是酒宴摆在后厅而不是偏厅,表现出来的是吕布没有把斐潜当成客人,而是有点当成自家人的一点意思。

    斐潜这时才觉得自己忽悠吕布有点不好意思,看这态势,吕布是那种相对比较实心眼的类型的人,这种人在人际交往上有点像草原上游牧民族的性格,对你好的时候是真心对你好,绝对不会有一点点吝啬,当然这种人眼睛里面也容不下一点点沙子,如果被他发现你欺骗他,那他之前对你有多好就会变成有多恨……

    既来之则安之。

    斐潜按照后世酒席上的习惯,自然而然的端起一爵酒敬一下吕布,然后咕咚一声下肚——反正汉代的酒再怎样都是度数很低,就跟后世掺了酒精的果汁一样,还带着一些滤不干净的杂质。

    吕布一看顿时大对胃口,原来还有点担心斐潜像那些他碰到的酸文人一般,扭扭捏捏,吃个东西慢吞吞不说,有的还翘个兰花指……没想到今天碰上的这个斐潜一点酸气没有,倒是有点属于武将的豪放……

    吕布也是将酒爵往嘴里一倒,皱了皱眉头,不是嫌弃酒不好——汉代酒就那样——而是嫌弃酒爵太小,一爵下去半点感觉都没有,便连声让下人把酒爵撤掉,换酒碗来。

    在后世,要想酒桌上少喝酒,有一个办法就是多说话,在职场混过多年的斐潜自然有深刻的理解,便找了个由头问起吕布在并州的杀鲜卑的事迹来,也正好挠到吕布的痒处——这些事情吕布原本想讲都找不到听众的。

    吕布讲的眉飞色舞比手划脚,斐潜也是听的津津有味,毕竟这些东西在后世是无法从史料上获悉的。

    斐潜时不时的就吕布的讲述中不解的地方提点问题,然后一边点头,一边看到吕布酒碗空了,也不用侍女,自己提了酒壶就给吕布满上。

    吕布倒也没客气,正在兴头上的他直接一口喝干了,随意抹了抹嘴,继续开讲……

    然后斐潜就笑眯眯的一边听,一边又给吕布倒了一碗……

    然后吕布又喝掉了……

    等到城内在校场练兵的张辽张文远得讯过来的时候,吕布已经喝得有个七八分了,兴致大发的应斐潜要求就在后院中拿了一根长矛秀起武艺来了——

    吕布身手果然不愧为三国第一武力值的称号,斐潜看那根长矛估摸着怎么也要有个三四十斤的样子,但是在吕布手里就跟拿个小木棍似的,单手就可以随意拿着,舞动起来满院子都是风,吹的斐潜的大袖子都快打到自己脸上…………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