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四十九章 那飞来的枪头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吕布兴冲冲的杀奔洛阳的武库去寻方天画戟了,留下斐潜和张辽面面相觑。

    洛阳的武库的长官么,正常职称应该是执金吾进行管理的,但是在汉灵帝时期这个官职经常被授予一些不相干的人,渐渐变成了一个荣誉称号,武库也由外庭落入到了宦官众的手中掌控。

    后来蹇硕被干掉,再加上袁绍和曹操领兵冲击宫廷,杀掉不少宦官的头头,导致现在武库的长官长时间空悬,只剩下一些武库令等日常打扫整理的人员,自然是吕布想怎么“看”就怎么“看”,拿回家“看”都行……

    原本汉代武库里面宝物真不少,但是在汉元康五年汉宣帝期间,天降雷火,武库被焚,许多宝物毁于一旦,否则留下来的各种珍宝还会更多。

    先看一下几项当时被天火毁掉的珍宝清单——

    王莽的头——一代皇帝的头颅会被做成标本也是奇葩了,而且放到武库里……这么珍惜的物品拿到手是增加什么值的?对敌方诅咒+%成功率?

    孔子穿的木屐——这可是亲密接触过并沾染上了圣人的脚部气息的……装备后增加劝降率+%?

    汉高祖斩白蛇的剑——总算是有点正经点武器的边了……这要是游戏装备体现数值的话至少也是气运+的珍宝……

    在天火中其余一并陪葬的共有两百多件珍惜物品,另有各类武器无数……

    张辽心思细腻,生怕斐潜因为吕布的举动而生气,因为不管是古代还是现代,也都没有请客请到一半主人先跑掉的道理,于是向斐潜说道:“都亭侯只是较率性而已,别无他意,望子渊莫要怪罪。”

    “率性才好!岂会怪罪?”斐潜这一点倒是不是在说什么客套话,试想一下,吕布的武艺值本身就那么高,如果又不是率性简单的人而是像什么荀彧之类的满肚子花花肠子的,那天地下还有谁可以抵挡得住?

    张辽感觉斐潜的确不像是在说假话,也就放下心来,代替吕布招呼起斐潜吃菜喝酒。

    赤兔毕竟马快,没一会儿功夫,人还没到,就听见吕布一路大笑,眉飞色舞的扛着一柄方天画戟回来了。

    等进了后厅,吕布也不管地面青砖来之不易,竟然“当”的一声径直将方天画戟插在厅中,坚硬的青石砖居然就像豆腐一样被轻易的捅了个洞。

    吕布端起酒碗咕咚一声喝了个干净,抓起酒壶刚想倒酒,又觉得不过瘾,干脆直接拿着酒壶,扬着脖子,咕噜噜得喝了大半壶,这才舒服的哈了一口酒气,得意洋洋的用手抚摸着方天画戟,对斐潜和张辽说道:“快哉!快哉!来!看看某的宝贝!”

    斐潜心中哀叹一声,这吕布讲话真是……

    不过这方天画戟还真有点像斐潜后世里面看见过的一些样式,只不过后世的那些毕竟只是模拟仿制,根本没有眼前这一柄这么寒光闪闪,煞气逼人。笔↑趣△↓說△小↓說網w ww. xs.笔趣说

    眼前的方天画戟,斐潜估摸着怎么也有一丈一二的样子,在戟杆顶端装有扁平的金属枪尖,两侧有月牙形利刃通过两枚小枝与枪尖相连,刃口冷光闪烁,一看就知道锋利之极,在戟尖和月牙上都有繁琐的花纹雕饰,很是华丽,在戟尖和戟杆连接处还有睚眦吞口,形象传神,戟杆整体暗红色,杆体上还有细细的螭龙纹蜿蜒由上而下直至柄尾……

    吕布得意之情溢于言表,乐呵呵的说道:“此乃公输化天外陨铁所铸,可削铁如泥吹毛断发……那武库令原先还不肯,被我……”

    吕布发现好像说漏嘴了什么,连忙停下来,拉着张辽就要张辽一起试试招式,体验一把实战感觉。

    正好张辽也想知道吕布新换了武器到底如何,便欣然同意,两个人又跑到后院中开打,欺负起刚刚才逃过一劫的花花草草来。

    不知道是不是方天画戟结构上的原因,还是铸造者在画戟上有什么小机关,吕布在挥舞起方天画戟的时候,风声明显和长矛的“呜呜”声不一样,犹如有什么生物附着在方天画戟上,随着吕布挥舞,在凄厉尖啸一般,夺人心魄乱人心神……

    吕布和张辽斗没几个回合,没适应过来的张辽一下不小心,手中的长枪枪头被方天画戟小支挂住,吕布顺势一扭,“啪”的一声,就见到那一只断掉的枪头忽悠悠飞起,向斐潜头上扎来……

    斐潜就看见空中一点寒光迎面而来,头皮一阵发麻……

    就在此时,只见吕布在地上一蹬,骤然横跨几步,猿臂轻展,长长的方天画戟一挑,就只听见“哚”一声轻响,枪头已经激射扎到了房梁上……

    等斐潜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现身边一边一个,站着吕布和张辽,正在目光炯炯的盯着自己……

    “为何如此看我?”斐潜有些不明白。

    “……贤弟……方才不害怕?”吕布问道。

    斐潜点点头,说道:“方才是有点,但是现在不是没事了么?”废话,谁不怕,只不过怕也没用不是么?况且还有你们两个高手在。

    吕布哈哈大笑,将方天画戟又往地上青石砖一插,端过一碗酒递给斐潜,说道:“贤弟果然不凡,绝非那些胆小酸儒之人,来来,共饮此碗……”

    张辽也端了一碗酒和斐潜示意了一下,陪着一饮而尽,眼中也有些笑意,说道:“我等演武,兵刃时有毁坏,之前也有些许文官遇上和你一样的情况,但唯独子渊你面不改色,行动自若……”

    呃,我那时只是吓傻了——

    不过斐潜随即想到一个问题,现在是东汉末年啊,马上就要进入大混战时期了,像他这样的文官,要是身边没有比如吕布张辽又或是其他什么武将的保护,随随便便来一个刀片子也就嗝屁了——眼前怎么说也是两大高手,能不能学两手,至少危急时刻能自保不是?

    “贤弟你要学武?嗯,你说的也有几分道理,不过……”吕布伸手上下摸了摸斐潜,皱着眉头说道,“某家的武艺估计你学不了……不是某不肯教,是贤弟这体格……”

    吕布说完了还嫌弃的摇了摇头……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