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五十三章 元卓的舞伯喈的琴
    在古代做官好像没有退休这个说法,要么就是有什么理由辞官,要么就是一直干到实在是干不动了为止。

    比如说刘洪,按照道理讲年纪也有一把了,但是朝廷才不管说体恤一下,而是照样派到山阳郡去,虽说是权掌一方土地的太守,但毕竟年龄大了,这一路从洛阳要到兖州的山阳郡的奔波就是个受罪的事情。

    况且兖州黄巾之乱也是颇为厉害的地区,刘洪此去不仅要安抚民生恢复生产,更要和转职成为山匪路霸的黄巾残余部队斗智斗勇,甚至还要组建军队清剿,所以说其实要担当这个职位并不容易。

    刘洪是东汉鲁王刘兴的后裔,但是到了他这一代,在推恩令之下,已经几乎稀薄的只是让他在走入官途的时候能够顺利一点,其他的作用真是微乎其微。

    刘洪自幼便极为喜好数学,但是他的算数才能和官职的增长却是在蔡邕的举荐下才得以重用。

    先是编撰《七曜术》,后成书《八元术》,还和蔡邕一起补续了《汉书·律历记》,可以说他和蔡邕的友谊就是在一本本的书卷的探讨和智慧的碰撞中产生的。

    人生最欣慰的莫过有一个懂你而且还能跟你有共同语言能聊到一起的知己吧?

    斐潜理解这两个老人之间的感情,便到一旁默默的为两位老人倒了两爵酒,然后双手捧好一一放到两位老人面前。

    刘洪率先回过神来,端起酒爵,向蔡邕敬酒:“来来,伯喈,莫做小儿女姿态,且饮了这一爵!”

    蔡邕应邀举起酒爵,两人一饮而尽。

    刘洪转过头对着斐潜说道:“子渊,汝算术颇有所长,但仍需戒骄戒躁,潜心专研方好,切莫懒惰懈怠了。”

    斐潜连忙在一旁拱手应下。

    刘洪又说道:“汝师蔡侍中年事已高,汝需不时定省,服侍左右,以尽弟子之礼。”

    “唯!”斐潜再次拱手行礼答应道。

    刘洪再次看了看斐潜,有些语重心长的说道:“汝待人温和是好,但择友需慎,听说前日汝和吕布吕奉先饮酒去了?”

    斐潜一惊,您老人家消息真灵通,“是弟子偶然遇见,有感吕布吕奉先镇边安民多年,况且——”

    斐潜偷偷瞄了瞄两个老头的脸色,发现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便继续说道:“弟子有感天下纷乱,但奈何武艺稀松,故而向吕布吕奉先请教些招式以自保……”——总得给自己找一个正当理由不是?

    刘洪听完和蔡邕相互看了一眼,点了点头,似乎认可了斐潜的理由。

    蔡邕说道:“君子有六艺,子渊如此一说,学些武艺招式倒也无妨,只是沙场之式多有损害,汝需谨慎。”

    汉代的读书人与后世那种风吹了就倒的酸儒真的是天差地别,最大的一点区别就在这个“六艺”上。后世为了更好的控制知识分子,偷偷的把君子六艺从礼、乐、射、御、书、数换成了《易》、《书》、《诗》、《礼》、《乐》、《春秋》——毕竟一个书呆子比文武双全的人更好控制。

    在《周礼*保氏》中记载就写的很清楚:“养国子以道,乃教之六艺:一曰五礼,二曰六乐,三曰五射,四曰五驭,五曰六书,六曰九数。”其中射和驭就和武力值相关,并不是像后世全部都是各种书本。

    在汉代,有很多读书人遵循古君子六艺,全面发展,著名的投笔从戎的班超就是最典型的例子。

    因此,斐潜说他武力值偏低,希望跟吕布请教些东西增长一点武力值的时候,刘洪和蔡邕才会觉得没什么奇怪的地方,还提醒斐潜说,吕布那套东西偏向于沙场搏杀,过于刚猛可能会伤害身体,要斐潜注意。

    该嘱咐的已经嘱咐了,有疑问的也得到了解答,刘洪觉得就这样吧,若是日后有缘,还有相见的机会,若是……

    刘洪自顾自的倒了一爵酒喝了,又给蔡邕倒了一爵,说道:“元卓此去,不知何时才能再听到伯喈抚琴。伯喈可愿为元卓再抚一曲?”

    蔡邕点点头,声音有些沙哑:“善!子渊且取吾琴来。”

    啊?该不会是叫我回城取琴吧?不对,蔡老头子肯定有带!果不其然,斐潜到蔡邕所来马车处,在车厢里就发现了一具古香古色的琴。

    待斐潜小心翼翼的将古琴抱了过来,刘洪伸着脖子看了看,对着蔡邕笑道:“吾以此琴赠汝,汝以此琴别吾,一啄一饮,自有天定……”

    待斐潜将古琴摆好,焚上香炉,蔡邕才平心静气,安坐于琴后,双手缓缓放在琴上。

    四周的一切仿佛就在这一刻安静了下来,斐潜好似就只听见自己的心跳声……

    只见到蔡邕的手指在琴弦上忽然如蝴蝶一般纷飞起来,连绵不绝的音符迎面而来——

    斐潜只觉得自己如同忽然身在深山之中,身边清风拂过,引的松叶阵阵涛声,一弯清泉从一侧流过,顺着山势一路蜿蜒而下,按道理说应该是心旷神怡才是,可是不知为何就是有些心酸……

    脚下是一条弯弯的山路,沿着山势盘旋,而在那山路的尽头,似乎有一个身影在不断前行,越走越远……

    斐潜忽然想把那个身影挽留住,但是想追却追不上,想喊却喊不出来,只能眼睁睁看着这个身影一步一步渐渐远离直至消失不见……

    天空中仿佛有一群大雁飞来,发出阵阵的呦鸣之声,于是只好把这满腔的离别伤感化作了深深的思念和切切的祝福……

    刘洪闭目聆听,听到此处,便站了起来,也没有和蔡邕再说什么,双手将长袖往两侧一甩,竟然跳起舞来,摇摇摆摆,动作大开大合,有一种说不出的古朴之感,伴随着蔡邕的琴音一边跳一边往亭子外走,口中高歌:

    “绿绮抚清声兮,慷慨奏余哀。

    长歌将远行兮,念念喻中怀。

    俯观泾渭流兮,仰视浮云回。

    良友远离别兮,且去莫徘徊……”

    蔡邕紧闭的双目两行浊泪滚滚而下,也是张口相和:

    “秋寒九月初兮,晨林踏严霜。

    俛仰内伤心兮,独涕泪两行。

    黄鹄展翅飞兮,竟在天一方。

    山高水相远兮,自此思念长……”

    在琴声和歌声中,刘洪登上马车,一行人马顺着官道,渐行渐远,直至消失在视野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