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五十五章 扯平了
    有的人喜欢安逸,有的人则喜欢冒险。曹操就是后一种人,像如今要做的营救废帝的事情,普通人可能在压力下会紧张,会丢东丢西做不好,而曹操却是压力越大越是冷静,甚至自己很享受这种压力下的给予的刺激感。

    曹操一个人回到家中,用过晚脯之后便回到房内,将下人都赶了出去,独自思量。

    天色渐晚,曹操也不点烛蜡,浓眉之下一对小眼睛在夜色里发出幽幽的光芒,仿佛眼瞳之中有一团火焰在燃烧。

    曹操这段时间在西园当校尉期间也着实有拉拢了一些兵士,这一次行动,曹操斟酌再三,特意选了一批人员参与,虽然不多,但可以说这些人要么是受恩于曹操,要么是受恩于曹家,基本上来说杜绝了临阵反叛的可能性。

    况且曹操高举的大义之旗和允诺事成之后的巨额封赏也刺激了这些人的勇气,出来当兵不就是求一个建功立业发家致富么?

    口头上的未来预期的允诺是会有一些效果,但是这还都比不上马上能拿在手里的实际好处,曹操深知这一点,因此,在这几天,他把家中能变现的东西全部都变现了,换成了银钱统统赏赐准备跟他干一场的这些兵士,作为这些人的安家费用。

    成大事者安能吝啬?白花花的银子和沉甸甸的铜钱揣进怀里,又有曹操亲口允诺的未来巨大利益,双管齐下,方能保证这些人到了关键时刻不会掉链子。

    家里几个服侍已久的老人,曹操打算明天胡乱派出城去做些事情,到时候乱起后这些人就有机会直接逃走,当然也有人可能还会回来,那就看这些人各自的造化了。

    毕竟曹操不可能现在就将事情告知这些下人,能稍微做些安排已经算是看在这么多年的辛劳份上了。

    至于那些新来的,年份少一些的下人和奴婢,就这样吧,欲成大事哪有办法所有的细枝末节都顾及到?

    秋天的夜里已经有一些寒气了,但是曹操丝毫不觉得寒冷,心中的野心燃烧的熊熊的火焰,让他甘之若怡。

    仔仔细细将明天所有细节再次推敲一遍后,曹操往床榻上一趟,双眼一合,时间不长便沉沉睡去。

    ************

    次日。

    已是晚脯时分,家家户户升起了袅袅炊烟,准备起各自的晚餐起来。

    袁术黑着眼圈,看着眼前特意给他准备的一盘牛肉,虽然没什么胃口,但是想想等下还指不定什么时候才能吃下一顿,便还是夹了几块,匆匆嚼了几口便吞下肚去。

    这是城南靠近城门的一个比较破旧的小院落。

    洛阳城南靠近洛水,因此是货物集散之所,也偏于杂乱嘈闹,基本上居住在这里都是一些较为贫困的百姓,属于洛阳城的贫民区。

    院子里面已经有不少人,有些穿布衣的,也有穿兵甲的,别看人多,但都一言不发,三五成群的在院子里静静的等着袁术的命令。

    这些人都是袁术的私兵,最早的人跟着袁术也将近有六个年头了,最晚的也有一年多了。袁术每年获得的南阳郡的供奉基本上都花在这些人身上。

    袁术阴沉着脸,都到了这个时辰,怎么曹阿瞒还没有出现?

    该不会是临阵逃脱了吧?

    该死的家伙,这要如何是好?

    箭已经在弦上,难道还撤回来不成?

    就在此时,房屋门外走进来一个护卫,手里拿着一封书信,说是刚刚有人送来这里的。

    袁术一把抓过书信,两下就将信拆开,展开一看,只见书信上就寥寥几字,写着:“吾已至,按计行事。”下面落款画着一个“瞒”字。

    袁术看完信就想破口大骂,但还是硬生生忍住了,不是约好在这个地方碰头见面么?现在就写了几个字说你已经到了,到哪啊?人影都没见到还要我按计行事……

    ——不过也好。

    袁术“哼”了一声,原本还担心曹操一起和他攻打南宫之时发现他出工不出力,现在既然曹操不肯来,那就自然发现不了袁术他有什么破绽了。

    袁术下意识的想找个烛火将书信焚毁,但马上就停住了手,眼珠子转了两下,便随手将书信扔在了桌下,站起了身,走出房门。

    院内的众人目光一下子全部集中在刚刚走出房门的袁术身上。

    袁术先是什么话也没有说,而是正了正冠,然后拱手向院内众人深深一拜,院内的一帮人也连忙向袁术回礼。

    袁术直起身来,做出了出发的手势,院内的众人分批从前后门一群群走出,渐渐融入街道之中……

    袁术和几个贴身护卫在最后面走出来,刚才院子里的私兵只是去趁乱夺取南门,确保袁术的退路的,现在他还要去找张潇,汇合张潇手下的兵甲去攻打南宫,虽然袁术心里清楚攻打南宫只是做戏,张潇其人也是丢出来吸引火力的弃子,但毕竟做戏要也是做全套不是?

    在不远处的一个民房内,曹操透过微微打开的窗户,眯缝着眼,看着袁术和几个贴身护卫远去。

    袁公路此番看起来不像是诳我,而是真的要干一场了?

    直至此刻,曹操看到袁术真的是召集了那么多人手在行动了,才对于袁术的怀疑稍微减轻一些。

    纵然是袁术有千万般理由,讲的再怎样合情合理,曹操心里都有些存疑,毕竟这种事情不是像吃个饭喝个酒,做错了还有挽回的余地,这可是打劫皇帝啊,虽然现在刘辩只是个废帝,但毕竟天底下独一份不是?

    况且曹操比起袁术来,除了在宫内这一点上较有优势外,人手上面是远远处于下风的,若是和袁术一起行动,若是袁术突然有变化,必然措手不及,这一点曹操不得不防。

    谁让袁术之前和曹操那么不对付呢?

    现在让袁术先去攻打南宫吸引城防守军注意力之后,他再带好手里应外合突破永安宫,将废帝刘辩接走……

    至于袁术的安危么……

    曹操站在窗子后面,向远去的袁术拱手为礼,说道:“公路,此番就算是你我扯平了!”

    说罢,曹操便转身出了民房,带着几人直奔东北角永安宫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