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五十七章 拖拉的刘辩(圣诞节加更)
    智慧是个弱小的家伙,有时候会被贪婪等情绪按倒在地狂揍一顿。

    永安宫宫墙之上,西凉兵的统军军侯两眼放光的盯着硕大一块金饼,贪婪之色便是瞎子都察觉得到,抓到手里还放到嘴中咬了一口试试成色。

    军侯丝毫没有察觉出面前的一个老宦官和一个中年宦官要出宫的借口是多么经不起推敲,什么城中乱起要开个宫门回家探视一下是如何破绽百出,他的心神完全被眼前的金饼所吸引,感觉手里的黄金是沉甸甸的动人心弦惹人欢喜,便没有多想,同意将宫门打开一点点,让这两个宦官出去。

    反正就两个没卵的阉人,能翻起多少风浪?

    却没想到就开刚刚打开宫门的一瞬间,不知从哪里又冒出几个黄门,连同之前的两个宦官竟然将开宫门的两三卫士在措手不及之间捅死,然后不仅霸占了门洞,还在向外招手!

    旋即从永安宫对面的街角处,就只见三四十名大汉往宫门狂奔而来,转眼之间就跑过了大半的距离……

    军侯这才反应过来,扯着脖子喊道:“敌袭!敌袭!放箭!快放箭!速关……速关宫门!”

    可惜事起仓促,没等宫墙上的卫士拉弓射出几箭,街道上奔跑的这群大汉已经到了宫门之处,而且因门洞里面几个黄门和宦官死命抵抗,一时之间竟然没办法将宫门关起,竟然让这群大汉轻易的冲了进来……

    等曹操带人冲达宫门之时,原先在宫墙之上拿黄金诱惑军侯的老宦官已经不幸身中数刀,浑身是血的躺在一旁奄奄一息,看到曹操来了,勉强扯动了一下嘴角,便头一歪死去了。

    曹操见状咬咬牙,指挥手下分为两批,一路扑杀阻挡守卫,一路冲进宫中寻废帝,只是在经过老宦官身旁的时候,脚步略略迟缓了一些,便又大踏步的往前冲去……

    曹操他认得,老宦官小时原名叫李易,后跟随曹腾方改姓曹。曹操在小的时候,曹易还到过曹家中抱过他,按辈份的话也算是父亲一辈的老人了。没想到曹易在上一次宫乱中还得以幸存,如今折损在这里……

    永安宫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但是适合让废帝居住的宫殿也就是那景福、安昌、延休大殿,因此不一会儿就有人回报说找到废帝刘辩了!

    曹操赶到之时,废帝刘辩和唐姬正不知发生了何事,以为又是一次宫廷兵乱,有些惊慌失措的抱在一起。

    曹操急急上前几步,伏地叩首,沉声说道:“臣,曹操,护驾来迟!请皇上速速随臣出宫!”

    “……汝……汝可是……欲取吾性命?”废帝刘辩有些害怕。

    “臣来护驾,并无加害之心!请皇上速速动身!”曹操有些着急,每耽搁一刻就意味着多一份的风险。

    “……欲……欲去何处?”刘辩觉得还是问清楚比较好。

    “臣已安排妥当,必保皇上周全!请皇上速动身!”——这时候还有闲情问去哪里,知不知道去哪里都会比在这里更好?

    “……唐姬……可随行否?”

    “……可!”曹操磨了磨牙,站起身来,直接动手来拉着废帝刘辩就往外走,“请皇上恕臣鲁莽!情形危急,速随臣来!”——至于唐姬,能跟上就让她跟上吧!

    刚刚走到大殿门口,刘辩忽然停下脚步,对着曹操说道:“稍驻片刻!母后也在此处,可否同行?”

    “可!”曹操差点被一口气闷在胸口,硬是憋下后对身旁的一人交代让他去寻何太后,然后转头对废帝刘辩说道,“董贼之兵须臾即至!请皇上莫再延误!”

    废帝刘辩这才算是清醒过来,也不再提什么要求,跟着曹操一路往外就跑。唐姬拉着裙裾也紧紧跟在后面,踉踉跄跄的往宫外跑去……

    ***************

    就在在曹操带领着人手冲进永安宫的时候,几个身穿西凉兵服饰的兵士就开始在步广里和永和里一边行走一边高声喊道:“将军有令!城内贼乱,紧急戒严!闲杂人等一律避退,各家各户紧闭门户,未得许可不得外出,违者以通贼论处!”

    随着这几个西凉兵的凶神恶煞的高声叫喊,原本几家打开门出来看看情况的人家连忙跑了回去,将大门一关,插上了门闩,躲在屋内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一时之间,周边街道上的行人就少了起来。

    几个西凉兵相互之间对了对眼色,然后四散开来,一边高喊一边向外慢慢走去。

    吕布正在府内后院熟悉方天画戟的运用,正练习的开心,结果听到城内渐渐嘈杂的时候,吕布还没太注意,毕竟有时候城内也会走水,也是如此纷乱,所以依旧练他自己的画戟……

    但是过了一阵子就听到有人在高声喝喊道城内有贼,要各家各户闭门防賊的时候才明白说原来现在的骚乱居然是贼子在作乱……

    别的人怕事,他吕布可不怕。

    “正好拿来练练手!”

    吕布开心的提着方天画戟就出了门,看见不远处高声喝喊的一个西凉兵,几步赶过去一把将西凉兵抓住,问道:“贼子所在何处?”

    西凉兵吓了一跳,半响才在吕布的催促下指了指南宫。

    吕布啐了一口,便提着方天画戟准备往南宫走,心里还骂道,这兵甲也不知是那个人所属,磨磨蹭蹭的,要是老子手下,看老子不抽死你!

    正待吕布走了几步,忽然听到不远处的永安宫内一阵厮杀之声,“怎的这边也有贼子不成?”便转身准备往永安宫赶去……

    西凉兵见诳不走吕布,便跟在吕布后面,悄悄抽出兵刃,往吕布后心捅去——

    吕布听见身后风声,一个斜向的急窜,想也不想便将方天画戟向后一个横扫,眼角余光中才看见砍他的居然是西凉兵,连忙手腕一转,变砍为拍,竟将西凉兵重重拍起,像对折的沙袋一般“呯”的一声撞在墙上后才滑落在地。

    吕布走过去将西凉兵高高拎起,怒喝道:“汝是何人?胆敢偷袭于我?”

    可惜西凉兵七窍流血,内脏受了重伤,已是说不出话来,“咯咯”作声呕了一口血出来便断了气。

    “哼!”吕布像丢一块破布一样将死去的西凉兵撇在脚下,转头看了看南宫那边,又看了看永安宫这边,琢磨了一下,觉得还是去近一点的永安宫吧,于是便大步流星的朝永安宫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