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五十九章 绕弯子规劝
    废帝刘辩被劫,虽说是没有成功,但朝野也为之震惊。

    虽说刘辩最终被吕布所拦截,但何太后死于乱兵之中,刘辩之妃唐姬下落不明……

    裾亲身经历现场的吕布指认,劫帝者好似曹操,旋即董卓下令到曹操家中抓捕,才发现除了一些仆人奴婢之外,曹家大大小小竟然已经人去楼空不知所终……

    董卓勃然大怒,下令全国通缉曹操,将曹操那浓眉小眼睛的画像贴满了所有城池,并宣称:“擒献者,赏千金,封万户侯!”

    不知是谁宣称袁隗之侄袁术也有参与此事,但一是人证吕布和南宫守卫等说确实没见到袁术有出现,二是物证上仅仅凭一封无头有尾的书信也不能证明什么,加上袁隗涕泪横流口称冤枉,董卓也就只好作罢,不予追究。

    至此,洛阳城最顶级的高等衙内三人组,袁绍、袁术、曹操,全部先后逃离洛阳,开始了他们地方军阀的步伐。

    吕布因功,封温侯,加持金吾,赏千金……

    事后吕布还派人给斐潜带了个口信——说多谢贤弟指点寻得方天画戟,方全此功,有空再约个时间喝喝小酒……

    斐潜在事后得知这些,真不知道是哭好还是笑好,这事情真不是我搞的好么?曹操师兄要是知道有我的一部分因素会不会记恨一辈子啊?不过话说回来,曹操不是献刀么?怎么变成了劫帝了?

    是不是我的到来改变了一些什么,导致和印象中的不一样了?那现在这个历史到底是往那里走?

    三国还是原来的那个三国么?

    啊呀呀,这样下去我还有什么先知先觉的优势啊?

    之前斐潜还想踩在预知历史的这一根黄线上来躲避风险,现在突然发觉连脚底下黄线都不知道去那里了,顿时浑身上下感觉似乎凉飕飕的,不知道在那黑暗之处有多少刀枪剑戟正朝着自己杀将过来……

    斐潜打了一个冷战。

    斐潜决定去蔡邕府上探探蔡邕的口风,毕竟做下这个事情的曹操是蔡邕的弟子,万一董卓追究起来也是个麻烦,如果能说动蔡邕以避难的名义一起走那就再好不过了。

    毕竟现在自己人单势薄,就算是再有心又能如何?洛阳啊,还是早点跑路早好,太不安全了,真不知道那天就给跪了……

    斐潜到了蔡邕府上的时候,蔡邕正在书房内看书。

    等侍女给斐潜上了茶,聊过一些闲话之后,斐潜说道:“弟子近日治左传,现有一疑,特向老师请教。”

    “汝且道来。”蔡邕其实也在为现在这个局面苦恼,不过听说斐潜要请教学问,就先把自己烦恼放到一边,问斐潜是遇到了什么问题。

    斐潜说道:“昔晋献公立骊姬,卜之,不吉;筮之,吉。献公从筮,乃至骊姬生奚齐,将立,姬谓大子祭于曲沃,献胙姬置六日,方毒而献公。潜私思之,胙臭如莸,为何公不能察?”

    这是记载在左传中一个非常牛叉的诸侯晋献公的故事。

    晋献公是春秋时期的晋国君主,在春秋那种换君主就跟换盘菜似的时期里面,他能在位长达26年,算是在位较长的诸侯君主了。

    晋献公一上台就对有可能威胁王位的晋文侯的子孙下毒手,一个不留全部杀了干净,然后采取尊王政策,提高声望。在位期间攻灭骊、戎、耿、霍、虞、虢等国,史称其“并国十七,服国三十八”。

    就是这样一个牛叉的人物,结果被一块臭肉给骗了?

    你相信不相信?

    斐潜向蔡邕请教的就是这个晋献公的事迹。

    ——晋献公想把骊姬立为夫人,便用龟甲来占卜,结果不吉利;然后又用蓍草占卜,结果是吉利。晋献公就按照蓍草的结果立了骊姬,后来骊姬生了孩子叫奚齐,想把奚齐立成太子,于是骊姬就诳骗晋献公的长子去曲沃祭祀,然后将长子祭祀带回来的肉放在宫中六天之后才献给晋献公。

    那么问题就是晋献公竟然会被这一块臭肉所蒙蔽?难道他闻不到肉的臭味么?

    显然蔡邕也是熟知这个典故,点点头说道:“晋献公立骊姬,谓之专行,骊姬置献胙六日,乃故臭之,使公不食,方可害于大子。”——晋献公立骊姬这件事上就可以看出他是一个独断专行的人,骊姬故意将肉放臭就是为了让晋献公闻到而不会吃掉,这样才能加害晋献公的长子。

    斐潜接着就问道:“既恶大子,大子已死,为何诛原欵?”——后来晋献公逼死了他自己的长子,不仅如此还把长子的师傅杜原欵给干掉了。

    “恐为教之罪……”蔡邕说道一半停下来了,若有所思。

    斐潜费尽心思绕弯子就是为了蔡邕能够明白——现在的董卓也是和晋献公一样是个独断专行的家伙,像董卓这样的人往往会因为一个念头就杀人,现在曹操是您的弟子,已经是惹怒了董卓,能确保董卓不会怀疑是您在后面教导的么?

    现在董卓没找师傅你麻烦,难道能保证那天董卓不想起来?

    斐潜偷偷看看蔡邕的神色,然后又说道:“申生留内而死,重耳逃外而生,何也?”——申生就是被骊姬冤枉的那个长子,在晋献公派人来捉拿他的时候留了下来,结果死了,重耳后来也被骊姬陷害,但是重耳腿快,跑了,结果活下来了……

    “……”蔡邕沉默没有回答,到现在了他也是知道斐潜那里是有什么疑问来请教啊,分明是担心董卓迁怒加害自己,所以来规劝自己躲避一下。

    先不说其他,单是斐潜有这份为蔡邕安危担心的心意,蔡邕就觉得没有收错这个徒弟,但是这种事情也不是说几句就能下决定的事情,毕竟已经是在洛阳生活这么多年,就算是要离开也要先考虑好落脚的地方不是么?

    蔡邕略带欣慰的看看斐潜,说道:“汝意已知,待吾思量一二……”

    斐潜心道,蔡老头子你能考虑考虑就好,于是准备告退,却被蔡邕叫住,说斐潜的师姐蔡琰之前有留话,若是斐潜来了就要去交一下作业。

    斐潜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我这几天哪有空做什么作业啊,这不是要人命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