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六十五章 额外之效
    这个所谓九转金丹丹药是真的,并非毒药,因此王允也不怕董卓验货。

    并且金丹服用之后,也确实如王允所说具备“腹内如火,不惧严寒”的功效,也有亢奋人体**的作用,这些每一项都是真的……

    但是不是葛天师亲自炼的,还有关于什么开炉之时风雷之说,王允表示呵呵……

    反正平时吃一两颗死不了人,王允也亲自吃过,效果么,也还不错。

    在汉代,服用各类的丹散,在士族也是一时风尚,像最为广泛的始于西汉的五石散,就是用石钟乳、白石英、石硫磺、赤石脂、紫石英五色石头而炼成的,这种东西从汉代一直到了魏晋盛行,直至唐朝都还有存在。

    并且这些东西一般人还没有份,只有高等贵族才享用得起。汉代此时的丹散,有点像后世的河豚,非富贵者不食,普通老百姓谁吃那玩意啊?

    因此王允给董卓献上号称是葛天师炼制的九转金丹,其实就是五石散的升级版,由更多种的各类化合物混合而成,因为在高温加热过程中,经常丹炉会生爆炸,这也就是王允口中所谓的“风雷”的由来……

    这种金丹,在医疗技术不达的汉代,甚至更晚一点的时间,都被拿来作为一种高等的养生补品,宣称都能延年益寿,甚至长期服用能长生不老……

    当然,具体效果怎样这在后世都有明证,不过现在么,王允其实献给董卓金丹也是蛮心疼的,是不是葛天师亲自炼丹这一点另说,但是这一个玉葫芦加上里面五六十粒金丹,如果在市面上至少价值万金……

    在汉代,想咳点药还真不是谁都能咳得起的。

    献丹之后,王允看董卓也有点魂不守舍的样子,便心知肚明的早早告辞出来,留给董卓更多的时间去试验金丹的疗效了……

    服用五石散又或是九转金丹都要有一定的具体规矩和步骤,并不是随便吃的。

    五石散和金丹一样,都属于极度燥热的东西,吃到肚子里会立刻造成人体的内热,需要一整套极其细微而繁琐的程序,将药中的毒性和热力散出去,即所谓“散”。

    先,一定不能静卧,必须走路,若是偷懒躺下,就有性命危险,所以以大步快走最佳,称之为“行散”,必须疾步行走到出一身汗方好,正所谓敞胸露怀,大袖飘飘,宛如仙人之态……

    除了走路,饮食着装上,也要格外注意。服五石散此类丹药后,因人的皮肤不但燥热,而且异常敏感,所以要穿薄而宽大、未浆洗的软旧衣,不能穿厚实,或者未脱浆的新衣,以免不能散热和衣服摩擦皮肤,导致不适。

    另外,服药后还要用冷水浴来将药的毒性和热力散掉——“寒衣、寒饮、寒食、寒卧,极寒益善”,若是能冻出肺炎来,那散肯定得好……

    但是有一样例外,一定要喝热酒,而且酒还要好、醇,普通劣酒绝对不可饮用,并且在服丹之后,一定要大量吃进冷食,“食不厌多”,帮助行丹散。

    此外还有重要的一项副作用,会使人神经进入高度亢奋期,加上皮肤又变得极度敏感,所以……

    反正王允吃过几次,那真是强持久,不过事后就……

    俗话说花钱消灾,王允献了丹,虽说真心肉痛,但也算顺利完成了他的预定目的,一是平复了董卓可能会对他的怒气,二是利用此物的功效将董卓彻底拉向**的深渊……

    有那个男人不希望自己雄风八面金枪不倒,况且董卓现在新纳了那么多歌姬美女,还有那么多洞口期待填满的时候?

    ******************

    袁隗愤怒的在袁府大厅内重重敲击着拐杖,周遭的下人们能躲多远就躲多远,实在躲不开的就尽量将自己蜷缩起来像个鹌鹑似的,期望袁隗的怒火不要泄到自己身上。

    原来洛阳街头关于董卓的谣言被李儒硬生生给掐住了之后,现在又开始流传出一个新的谣言,但是这个谣言的对象却不是董卓,而是袁隗。

    知道么?袁隗一家子三公都是花钱买的——

    哦哦,不是说袁家博学多才才被举荐的么?

    你也不想想汉灵帝是个什么样的人,没钱能当官么?

    嗯嗯,这么一说也有几分道理……

    知道么?其实大将军是死于袁家之手——

    哦哦,不是说被张让砍死的么?

    你也不想想张让杀何进有什么好处,况且当时袁家二子都在场,据说有意拖延……

    嗯嗯,这样看来确实有几分嫌疑……

    知道么?废帝其实是袁隗的意思——

    哦哦,不是董卓主张废帝的么?

    你也不想想董卓原本还是袁隗提拔的,能不听袁隗的话,袁隗若是不愿,董卓敢废帝么?

    嗯嗯,这么一想好像也可以说的通……

    ……

    比起之前董卓那个文采飞扬的歌谣,如今的的谣言更朴实更直入人心,更通俗易懂,有理有据,关键是老百姓最喜欢就是这种高层的八卦,几乎一夜之间就吹遍了洛阳城……

    袁隗这两天进出的时候老是觉得周遭的人眼神怪怪的,起初真还没注意,后来是府内的管家告知说街道坊内有关于袁家的流言了,袁隗才派人去查探,结果一查之下,却差点气出病来。

    关键是这些谣言都似是而非,每一条都有些真实的部分,比如像汉灵帝确实贪财,何进确实让袁家二子护卫,袁隗确实提拔过董卓……

    董卓方面的巡逻的西凉兵听见有关于董卓的流言就凶神恶煞的动手抓人,但是听见袁家的言论就跟没听见一样,眼皮都不眨一下径直离开……

    袁隗心知肚明就是董卓搞得鬼,或者更明确一些是董卓手下的李儒折腾出来的,但想反驳都不知道如何下手,只能是自己在府内大雷霆。

    况且在朝廷上,董卓还给足了袁隗面子,连逃跑的袁术都封了一个后将军,节杖印玺都送到袁府上来了,还一路大鸣大放的闹得满城皆知,搞得现在袁隗想跟别人讲是董卓方面造的谣都不见得有人相信。

    ——哈,你袁家两个儿子这官越弃越大啊,一个渤海太守一个后将军,你说啥?董卓在对付你?那董卓怎么不来对付对付我家的那两个没出息的犬子呢?

    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袁隗愤恨的想着,心道,你李儒以为老夫就会如此屈服么?如今在洛阳城看来是不好传了,但还可以在洛阳之外啊,既然那几个人都迫之下跑去阳城,就不妨让他们从阳城开始散布言论,看你李儒管得了一城,还能管得了天下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