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六十七章 无可奈何花落去
    斐潜还待再劝劝蔡邕,却被蔡邕所制止。?

    蔡邕说道:“汝未受汉粟,吾却享汉禄。为人臣,忠君事,无需再劝。”——蔡邕的意思说是斐潜没有拿过国家俸禄,而自己却拿着国家的钱粮,所以作为臣子必须要忠于君主……

    的确,作为汉代预备役郎官是没有什么俸禄的,斐潜因为一直以来都没有被授予实职,所以至今没有领过什么俸禄。

    蔡邕菜老头子的思想很朴实,拿人钱财为人销灾,既然是国家大员,拿了汉朝的俸禄,就不能只考虑自己的安危,该担当的时候就需要担当起来,否则就违背了一直以来的内心所遵循的信念。

    蔡邕未必不知道留下来有风险,只是有些事情必须做,否则就算是一时留得性命却是一生内心的不安,就像他方才所举的苏武和李陵的例子一样。

    同样是汉武帝时期的侍中,苏武坚持自己的信念,而李陵却在困难的局面下放弃了,不能说这两个人谁一定对一定错,只不过从最后李陵的诗歌所表达出来的意思来看,其实李陵投降之后虽然是活下来了,但也很痛苦。

    蔡邕不愿意委屈自己的心,哪怕是因此承受风险。

    斐潜几次想张口,却不知道要从何说起,让一个如此正直的老人,去违背他追寻了一生的信念?

    蔡邕看着斐潜,和蔼的笑笑,从书桌上拿起两封书信,递给了斐潜。

    “此是?”斐潜有些疑惑,为什么给我这两封书信?

    “汝尚有大好年华,无需陪吾在此枯守。吾早年与庞尚长、刘景升有旧,汝若至荆襄,可将此书信呈上。”蔡邕就像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轻描淡写的说道,“北洛阳太学,南荆襄鹿门,此去不妨至鹿门与有德长者多多请教,与同龄俊才相互促进。汝需知学问之道,不进则退,虽说为师无法时时督促,但也不可懈怠,知否?”

    斐潜离席而拜,郑重承诺。

    这不仅仅是简单的一两封书信,更是护身符,只要是拿出来,就连荆州大佬刘表刘景升多少都会看在蔡邕颜面上给予一些关照,蔡邕蔡老头子是用自己的名声为斐潜铺路啊!

    没想到蔡邕不仅考虑斐潜的安危,就连离开洛阳后如何在学问上继续前进这一点都考虑到了,作为老师做到如此的地步,让斐潜真是颇为感动。

    在后世别说没有血缘关系的老师了,有时候连有血缘关系的亲戚有了事情都不一定会帮忙……

    蔡邕又说道:“汝且去吧,近日即可动身。为师此处,无需牵挂,就不与汝送行了。”说完又叫来管家,让管家带着斐潜去和蔡琰道别。

    斐潜见蔡邕确实是已经态度坚决,也不给自己再说什么话的机会,也只能在心中叹息一声,对着蔡邕深深叩,大礼参拜。

    不谈其他,单单是蔡邕能在自己未来有风险的情况下,仍然为弟子斐潜考虑,连下一步的去向已经是做了最好的安排,这份恩情值得让人尊敬,所以斐潜行这个大礼是做的诚心实意。

    蔡邕也没有躲避,坐在那里安受了斐潜的大礼,点点头,微微笑着,让斐潜跟着管家去和蔡琰道别。

    快走到书房的时候,斐潜远远看见蔡琰好像要准备抚琴,于是就停下了脚步,没有再上前而是静静聆听。

    蔡琰穿了一条绿萝裙,外罩一件鹅黄的外襦,不着脂粉,却现天然。下午的阳光从窗外斜斜的映照进来,仿佛是在蔡琰身边萦绕出丝丝的毫光。蔡琰长长的青丝略有几缕被微风拂起,在阳光中飘动宛如跳跃的精灵,在轻快的舞蹈。

    蔡琰白如羊脂的纤纤玉手轻轻拨动了琴弦,跳动的音符在那如同纷飞的蝴蝶一般的在指尖翩翩起舞……

    斐潜闭上眼,全心全意的在听。

    纷飞跳跃的琴音就像山林间清晨时鸟雀在对着太阳歌唱。天边一轮红日冉冉升起,和熙的阳光将林间的浓雾渐渐的拂开……

    在斐潜那眼前仿佛展开了一一幅生动的画卷——这是一个不大的山村,错落有致的散布着几户人家。伴随着太阳升起,家家户户开始了一天的生活……

    许许多多的音符加了进来,仿佛是伴随着袅袅的炊烟,人声渐渐响起,欢笑的声音,儿童的嬉闹,牛羊的鸣叫……

    忽然有一个跳跃而欢快的声音响起,就像是一个活泼的小女孩,走出了小院,在一旁的路边采摘五颜六色的野花……

    小女孩拿着一捧采来的野花,蹦蹦跳跳的穿过了树林,小鸟在林间树杈上歌唱,彩蝶在身边纷飞,小女孩一路没有停留,拿着花爬上了一个小山坡,忽然不知哪里来的一阵山风在身旁吹起,差点将小女孩手上拿着的花吹走……

    小女孩小心翼翼保护着花,来到了山坡上的一户人家处,叩响了门扉叫门,等了许久,却是无人回应……

    小女孩慌张起来,绕过了房屋,来到山后,山下一条小路向远方蜿蜒而去。小女孩放眼望去,却见到在山路的尽头,有个人影在越走越远…

    小女孩大声的呼喊,高高举起手上的野花奋力的摇晃,希望能让远行的人影听见她的声音,能够引起他的注意……

    人影却越走越远,越变越小……

    琴音渐渐微弱,仿佛是小女孩喊累了,喊哑了,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手中的野花花瓣片片散落,从山坡顶上如雪花一般飘荡而下……

    琴音逐渐零散,蔡琰用柔荑在琴上挑起的单个音符,仿佛那一片一片被吹落的花瓣,被风卷起,在空中飘飘荡荡,不知道会去往何方……

    一曲终了,斐潜睁开双眼,却看到蔡琰也在此刻看了过来,两人的目光交织缠绕在一起……

    就像儿时在一起玩耍的小伙伴一样,天真烂漫,纯真诚挚,两小无猜,但无奈相识不久却要相分……

    斐潜沉默良久,却无言,只是缓缓的正了正衣冠,对着蔡琰郑重的拱手,深深的一揖。

    蔡琰也离席而起,对着斐潜盈盈下拜。

    两人一句话都没有讲,却仿佛将千言万语都化成了这一揖和一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