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六十八章 再会吕布
    当斐潜离开蔡府的时候,还有些神情恍惚。

    前几日还在为如何离开洛阳烦恼,现在虽说是出乎意料的得到了蔡邕的推荐信,也就是意味着可以非常顺利的离开洛阳,但着心中的感觉却好像丢了什么东西一般。

    太人小言微了。

    就像后世遭受了各种不平,回家之后灌下一瓶二锅头,两瓶青岛,三瓶雪津,然后肆无忌惮的大牢骚也罢,跳脚大骂也罢,可惜也仅此而已,无人理会,也找不到人理会……

    和蔡邕蔡琰一五一十讲将来他们两人遭受的命运?

    先别说蔡邕蔡琰二人会不会相信,先就有一个问题斐潜无法解决,这些事情你是从何而知的?

    预感?

    先知?

    托梦?

    神授?

    别开玩笑了,这些东西没拿出真凭实据来谁会信?

    但是自己就这样走了,什么也不做,实在是心神难安。不说蔡琰,单单蔡邕真的是把斐潜当成自己的孩子一般看待,纵然是身处危险当中却仍然为斐潜考虑,为其铺路。刘景升和庞尚长,以这两人目前的能力,任意一个都可以保证让一个普通人至少在相当一段时间内生活无忧,因此这份恩情真是难以回报。

    斐潜想了想,觉得自己真不能就这样走了,至少在走之前,看看自己能帮忙蔡邕蔡琰做点什么。

    于是斐潜仔细盘算了一下,便到市坊上买了两坛好酒,让店铺里的脚力担着,一起到了吕布府上。

    吕布刚好在家,听闻斐潜来了,便出门相迎,看见斐潜叫人担来的两坛好酒,颇有些不悦,说道:“子渊是嫌弃我这的酒不好么?竟还要买酒来?”

    斐潜笑笑,说道:“非也,这两坛那比得上温侯家的酒啊,只是我这几天就要离开洛阳,不知何时才能和温侯再见,特此来和温侯共谋一醉,怕酒不够喝,就多买了两坛而已。”

    “什么?不是好好的么,为何要走?”吕布一听,顿时将两坛酒的事情扔到一边去了,一把拉住斐潜,急急问道。

    “我师傅说我书读得再多也是死读书,需要多去看看大汉疆土人文,了解一下民生,所以让我出去游学一番。”——当然不能和吕布实话实说,因此斐潜眼皮都不眨一下,抬出蔡邕这光面堂皇的招牌来。

    “这样啊……”吕布点点头,他自己年轻的时候也曾短时间游历过,因此也知道文人是由游学的风俗,“如此一来,今天就一醉方休吧,就当是为子渊践行了!”

    吕布扯着斐潜就往里走,一边高声喊着让下人们去准备酒菜,一边嚷嚷着要人去找张辽和高顺,直说什么今天怎样也要喝到横着躺到才能罢休……

    看起来吕布是经常喝酒,府内的下人们动作熟练,不大的功夫就摆好了酒宴。

    城内的张辽毕竟比较近些,来得比较快,没过多久就到了,一见面也是追问斐潜为何要离开,待听完解释后才算是释怀。

    一边的吕布轰走了侍女,说今天是兄弟情谊,闲杂人等少在眼前晃悠,亲自动手倒酒切肉为斐潜践行。

    三人一同端起一碗酒,相互敬了一下,便咕咚下了肚。

    斐潜问张辽道:“文远,前几日查账可有结果?”

    张辽张文远嘿嘿一笑,点了点头,说道:“我正要说这个事情呢,多亏了子渊传授的妙法,我回去一查,竟然查处不下十几次贪腐痕迹,追责到两个椽吏,被我上报之后,当着全营的面……”

    张辽做了一个切砍的姿势,然后继续说道:“……如此这帮蠹虫才知道某的厉害!哈哈!”说罢,又是端了一碗酒饮了个干净。

    此番张辽张文远确实是出了一口恶气,也算是解决了心头一件烦恼之事,基本上可以说有此一举之后就基本上比较放心,至少这些椽吏蠹虫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不敢再次动什么手脚了。

    不是张辽残忍,杀人不眨眼,而是本身汉代的法令虽然比秦代稍微宽松些,但是也宽松不到那里,光是军队这一块,真的是动不动就砍头。

    像张辽此次将贪腐的军中椽吏申报后当着全部兵士的面行刑,这个举措在汉代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贪污**的椽吏犯下的罪名是叫做“乏军兴”,就是在军队中负责后勤的这一块的人,若是出现贪污**或是其他重大失误导致军队的物质短少,有确凿实据的,就可以按照军队法令,处以极刑,而且还不是简单砍头,而是腰斩。

    砍头就一下子,腰斩的一时半会还死不干净,总要痛苦哀嚎一段时间,这样才能给那些动手脚的官吏更大的警示。

    可惜这种做法到了后世,被一些所谓的砖家叫兽喷成什么不人道不人权什么什么的,其实反过来想想,若是张辽张文远没能查出来贪腐的椽吏,那么倒霉的将是他自己,轻则丢官免职,重则也是一个死字。

    吕布好奇的询问经过,得知详情后也是一拍手,说了一声畅快!像吕布这样主要还是以统兵为主的武人,最烦也是最担心的就是后勤这一块的问题,张辽所经历的事情吕布其实多少也有遇到,所以感同身受。

    随即吕布便转过头来看着斐潜,眨巴着眼,一张大脸有些扭捏,好像想说什么却不方便说一样。

    斐潜看着好笑,便说道:“温侯可是想学,找文远就是,看我作甚?”

    吕布听了大喜,抓住斐潜的肩膀,说道:“贤弟此话当真?”

    “这还有假?”斐潜心想,又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既然教了张辽张文远的四柱查账法,也不差多教吕布一个。

    其实斐潜并不清楚,这种技术在汉代还是比较先进的,而且大多数情况下都会秘而不传,除非是弟子和自己的亲人。

    因此张辽张文远在学会了之后才说的非斐潜同意绝不轻传,就算吕布想学也要先经过斐潜的点头才行。

    吕布高兴得大笑,拍着斐潜的肩膀,差点没把斐潜拍到地面上去……

    此时高顺才从城外刚刚赶到,一进来就看见眼前的一幕,又听三个人笑成一团,便好奇的问道:“呃,你们这是?不是为子渊送行么?”送行酒不都是愁云惨淡的样子么,怎能笑成这样,完全颠覆了高顺的三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