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六十九章 陷阵高顺
    这可是陷阵营的高顺啊!

    这可是号称七百勇士的三国时期的斯巴达啊!

    斐潜连忙找人去拿纸笔,吕布和张辽似乎已经乐见此幕,也都是笑呵呵的催促有些摸不着头脑的高顺赶快签个名……

    等高顺签完名,落座后问起刚才的事情,吕布乐呵呵的说了一遍,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高顺一听,也是十分心动,可惜和斐潜也算才刚刚见面,实在不知道要怎么开这个口,只得将目光投向了张辽。

    张辽和高顺毕竟是长时间并肩作战的伙伴,看到高顺的眼神的时候,张辽就知道高顺是什么意思,便想了一想,便端起一碗酒向斐潜说道:“某常年于军伍之中,深受算术其苦,之前兵甲都是同乡子弟,就算有些许纰漏,也都能体谅理解,现如今手下士兵人员繁杂,这钱粮之数稍有不慎短了数量是小,却让兵甲无粮可用却是大罪……”

    吕布也是深有感触,毕竟在并州是饿过肚子过来的,也说道:“贤弟此法既可让军中书吏不敢下手,更能让统兵将领能清晰知晓军中粮草等等一干器械的存余,方便提前打算,真乃不可多得的绝佳之法。”

    高顺听张辽和吕布这样一讲,心中就更加的渴望,但是奈何自己纳于言语,竟不知道要怎样开口,便轻轻叹了口气,自顾自的端了一碗酒喝了。

    张辽见状就故意大声了些,问高顺道:“伯平为何叹气?可是军中也出现了贪腐蠹虫?”一边说,一边拿眼色示意。

    高顺先是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待看到张辽拼命在眨眼,方才明白过来,说道:“啊……是,是啊,某也是正为此而苦恼啊……”说完就眼巴巴的看着斐潜。

    斐潜心想,既然都拿出来的做人情了,就何必扭扭捏捏差高顺一个,于是毫不犹豫的就说道:“既如此,就麻烦文远一并传于伯平吧。”

    高顺大喜过望,连忙离席叉手拜谢。

    斐潜连忙避不受礼,将高顺扶起。

    一旁的吕布和张辽也是高兴,也为斐潜的爽快而感到钦佩。

    重新落座后,气氛越热烈,切肉的切肉,布菜的布菜,倒酒的倒酒,斐潜几乎不用动手,面前的桌面上一会儿功夫就堆满了酒菜。

    张辽之前掌握了就不用说了,吕布和高顺可以说只要学会了四柱核算法,基本上就可以避免军中贪腐事件,并且可以掌握军中钱粮和器械的变化,这对于此时的统兵将领而言,打个比方若用数值来体现的话,不亚于在统率值上增加了十个点。

    斐潜见氛围热烈,便端起一碗酒,先敬了吕布一碗,然后说道:“小弟此番游学,心中有一事放心不下,想请各位兄长能够帮忙一二。”

    吕布二话没说,立刻拍胸脯,说道:“贤弟只管道来,某定给你办妥了!”——倒也不是吕布说大话,如今吕布封温侯,执金吾,权柄一时无二,一般的事情还真难不倒吕布。

    斐潜说道:“如今小弟唯一担心之事便是我师傅。”

    “蔡邕蔡侍中?”

    “正是,我师傅年事已高,身边又仅剩独女,家无男丁,若是有什么紧急之事,都不知道要找谁来帮忙……”

    吕布笑道:“我还想是何等难事,原来如此,贤弟放心,你师傅就是我师傅,我明日就派几个兵士去你师傅处站岗,有什么烦恼事只管来找某!”

    斐潜内心不由得叹息一声,这吕布真没个把门的——还我师傅是你师傅,就算你愿意蔡邕蔡老头子还不愿意呐,还要派两个人去站岗,这是帮忙呢还是软禁啊……

    于是斐潜连忙说道:“不必如此麻烦,只需三位兄长暗中照抚一二,若有事伸手救援即可。”

    张辽也反应过来,是啊,没事谁喜欢几个凶神恶煞的士兵往自己家门口一站?便点点头,说道:“蔡侍中书香门第,我等血煞之气冲撞了也是不美,不妨就按子渊所言,多多留意,及时照料也就是了。”

    吕布抓抓脑袋,觉得刚才的说法好像是有些不合适的地方,便哈哈大笑:“好,那便按贤弟的意思来办!只要某在,定保蔡侍中周全!”

    张辽和高顺也表示让斐潜放心,只要蔡邕蔡侍中有什么事,一定会帮忙。

    斐潜见三人都如此说,心中也就略略放下一些来。对蔡邕来说,至少在董卓死之前,安危基本上就没有什么问题了。

    至于董卓死后,若是按照历史上来,至少还有两三年的时间,斐潜可以在这两三年内,再慢慢想些办法就是。

    斐潜于是连声道谢,又向三人请酒,算是把此事就这样敲定了,心情便放松了些,忽然想起听说高顺在城外校场练兵,莫非就是在训练那著名的陷阵营?于是转头有些八卦的问高顺道:“伯平兄,这陷阵营的兵士入选标准是什么啊?”

    斐潜心想,我既不是询问这陷阵营的具体训练方式,也不是问这陷阵营是如何运作作战的,单就问一个入选标准应该没啥可以保密的吧?

    在斐潜印象中,三国里面如果白马义从是弓骑兵第一,先登营是弓弩兵第一,那么陷阵营应该就是重步兵第一了……

    历史上,高顺带着陷阵营好像连刘关张都搞翻过——虽然也有可能是关羽张飞阴沟里翻船了,但是也至少证明一点,高顺这沟也是够深的……

    没想到高顺奇怪的问道:“子渊为何问某?何为陷阵营?某怎么没听说过?”

    斐潜“呃”了一声,心中暗想,不会吧,高顺不搞陷阵营还能叫高顺么?现在这个情况,也不知道是根本就没有陷阵营呢,还是暂时还没搞?

    不过现在要先把这个坎给绕过去——

    于是斐潜说道:“小弟曾听人言伯平善于练兵,身先士卒,章法严谨,所练兵甲冲锋陷阵所向披靡,故人称陷阵营,原来伯平自己还不知道?”

    “果真有人如此说么?某还真不知道,不过……”高顺若有所思的喃喃念道,“……冲锋陷阵,所向披靡……冲锋……陷阵……”

    “陷阵,陷阵!”高顺一拍大腿,连声说道,“温侯、文远,若是某择精壮之士着玄甲配以长枪大盾组成一阵,甲坚矛利,定能所向披靡!”

    “玄甲?”张辽啧啧有声,“玄甲价值不菲,伯平如此一来,恐怕撑不起多少人来吧?”

    吕布说道:“若真有此兵,千人足矣,临阵之时,直入中军,定然是人仰马翻,锐不可当……不过,这玄甲再加上大盾,若是长途跋涉,恐为所累啊……”

    斐潜随口插了一句嘴:“可以骑马啊——”顿时看到吕布张辽高顺三个眼光刷一下的转了过来,“啊,这个,我只是随便说说……”

    吕布点点头,“子渊此言有理,虽说不可策马杀敌,但可临敌下马结阵,一来行进迅,二来也可保存体力……贤弟可以啊,没想到你还懂兵法……”

    我真的只是随口说的,斐潜郁闷的想,该不会这样就是陷阵营的真相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