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七十章 别了,洛阳城
    和吕布张辽高顺三人的一顿酒到最后真的喝得昏天暗地,斐潜都忘了最后是那个先倒那个后倒,反正等他清醒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了。?

    斐潜原本还打算找一下李儒,后来仔细琢磨了一下,还是算了,毕竟对李儒有恩的是斐潜的父亲而不是他自己,当李儒将他推荐给蔡邕的时候可以说已经算是还清了人情了,再去未免有些携恩要挟之感。

    况且吕布是武人,多少简单一些,李儒那个绕弯子绕的,搞不好反倒是弄巧成拙就不好了。

    去郎中属交还了郎官的印绶,从此斐潜从一个预备役朝廷官员,又变回了平头百姓。

    家中东西也没有什么好收拾的,唯一值钱的就是书了。除了刘洪和蔡邕赠与的书籍以及那残本《齐论》之外,斐潜打了一个包,附上了一封书信,便让福叔送到了斐敏府上。

    主家斐敏的那些所谓表姐表妹,斐潜心中真是觉得消受不起。为了减少麻烦,便连见面都不想再去见斐敏一面,反正书信交代得也很清楚,书籍也给了,算是完成了自己的承诺,就算斐敏再有意见也说不出什么来。

    崔家那边也是给了崔厚一封书信,算是辞行了。整体而言崔厚此人也还可以,但是现如今斐潜要远行至荆襄,洛阳即将衰败,留在洛阳的崔家将来会怎样,能不能逃脱董卓的摧残,谁也不知道。所以在书信中斐潜只是说他自己即日动身前往荆襄,兄弟之情铭记于心,将来有缘再见云云。

    人在一个地方待久了,就容易对这个地方产生感情,一时间要换地方,内心中多少都有些不舍……

    斐潜也是如此,从后世来到东汉,一直就在洛阳城转悠,一转眼一年多过去了,才刚刚熟悉洛阳城就马上要离开了。

    别了,洛阳城。

    斐潜在洛阳城的街道上缓步走着,细细的看,仿佛要把眼前的这些景象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一般。

    这里是洛阳城……

    这里是汉代最后的荣光……

    这里是刘氏一族最后威严……

    这里是一个朝代最深沉的积淀……

    洛阳城很大气,不仅是街道宽阔,就连房屋楼台也是如此,甚至连街边的商铺的招幡都是如此。

    洛阳城很精细,不仅是青砖汉瓦,就连行人衣着也是如此,甚至连一些胡人也努力的学习尽量穿得能和汉人一样。

    洛阳城很醇厚,不仅是皇宫宫阙,就连亭观苑寺也是如此,甚至还有圜丘、灵台、辟雍、皇女台等等数不清的人文沉积。

    这里才是洛阳,才是汉朝数百年的不断积累的产物,才是在世界上昂挺胸喊出犯强汉者虽远必诛的铁血口号的国度。

    你好,洛阳。

    我来了。

    你好,洛阳。

    我走了。

    斐潜忽然觉得心好痛,几乎都快落下泪来。

    接下来董卓一把大火会将这里焚烧得一干二净,从此再无汉洛阳……

    斐潜此时宁可自己完全不知道这些,完全不懂未来,这样他在看到街道路边那嬉戏的儿童,活力的青年,悠闲的老人之时才不会觉得内心愧疚。

    这就是一个穿越者要承担的历史之痛么?

    为何是我?

    为什么不是阿猫阿狗,非得是我啊……

    斐潜回到家中,再次看了看这略显陈旧的小院,这斑驳的院墙,还有那他亲手糊过的木窗,修补过的屋瓦……

    “……少郎君,都……都已经收拾妥当了……”福叔说着说着,也哽咽了起来。

    “……”斐潜转着头,从左看到右,又从右看到左,沉默良久,最终还是说道,“……走吧。”

    门外除了两辆马车之外,还有张辽派来一个什长和所属的兵甲。

    什长名为张招,辈份上算是张辽的本家晚辈,跟随张辽投军后就成为了张辽的护卫,这一次张辽升任护军校尉后就让其担任了什长一职。

    张辽心细,得知斐潜要去荆襄之地后,便找了要去荆襄办的一个小差事,让什长张招去处理,并且刚好可以顺路保护着斐潜。

    这样一来斐潜也省下了聘请护卫的费用,而且还更加的安全放心一些。

    斐潜一行人出了东门,没走多远就看到一干人马在路边小亭之处,仔细一看居然是吕布、张辽和高顺,再三人后面一点站着崔厚。

    崔厚自觉身价不如当朝的温侯,所以也就简短的说了几句惜别之话,送了斐潜些旅途常用之物,便告辞了,留下更多的时间给吕布三人。

    斐潜看着吕布又提着一坛酒过来,不由得哀叹一声:“温侯啊,还喝啊,前两天喝的头疼还没好呐……”

    吕布一瞪眼,装做很凶恶的说道:“当然要喝!贤弟你走了,你说让我去找谁喝酒去?”

    斐潜一指张辽高顺两人,说道:“温侯你可以找他们两个啊。”

    吕布撇了一下嘴,不屑的说道:“找他们两个啊,一个抢我酒喝,一个不爱喝酒,都没意思……”

    张辽插话道:“谁让温侯的酒好啊……子渊,此去一路不甚太平,还需小心些。”说完了又去交代什长张招,让他务必保护好斐潜云云。

    高顺倒是没说什么话,只是将倒好的酒递到斐潜面前——

    斐潜一看,得,这个高顺是个行动派,便接过酒碗,和吕布、张辽、高顺三人一饮而尽。

    行了,这送行酒也喝了,心意也收了,斐潜郑重的一一向三人行礼致谢道別。

    斐潜其实此刻在内心中还希望有个人能来,结果没有……

    临行在即,此时此刻,内心复杂的心情难以自己,斐潜不由得高歌:

    “洛阳城东路,

    寒风尘飞扬。

    友人提酒送,

    依依述衷肠。

    秋叶自零落,

    白露变为霜。

    且去万千里,

    此情心中藏。

    但愿人长久,

    相离不相忘。

    待到春日暖,

    再来醉花香。”

    斐潜对吕布三人拱了拱手,再次回深深的看了一眼洛阳城,仿佛将此城,包括这城里的人,都烙印在心一般,便转头踏上了旅程,渐渐远去了……

    蔡府之内,蔡邕听着后院的琴音有些纷乱,不由得摇了摇头,叹息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