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七十二章 汉代基层官吏(元旦加更)
    走了一天,到了下午时分,已是有些人困马乏。

    张招派人先行去前头探路,过了一会儿之后便回报说前头三里处有一个驿站,可供歇脚,于是斐潜在内的一行人顿时来了些精神,加快度往前赶去。

    驿站是古代作用于传递消息,接待官员,以及修补维护官道等等职能为一身的小型基层管理中心。

    一般驿站都设有歇息住宿的区域,方便往来的官员又或是传令快马等人员的落脚和换乘马匹。正常来说驿站都会设有一些兵士,维护驿站治安,所以正常来说到了驿站也就进入了军事保护区域,一些毛贼什么的也就没这个胆子摸过来偷窃抢劫了,比起荒郊野外安全许多。

    不过等斐潜一行人赶到了驿站的时候,张招先行过去交涉,不久便怏怏的回来了,说道:“此处竟然是个私驿!”

    私驿就是私人开的,经过官府备案,算是另外一种官驿的补充。

    最早在秦代时就非常注重军事情报的传递,到了汉代,就“改邮为置”,即改人力步行递送为骑马快递,并规定“三十里一驿”,传递区间由春秋战国末时的25公里扩大为15o公里。

    后来又觉得传递军情公文略显的单一,便为了满足国家管理的需要,还逐步将驿站改造成为兼有迎送过往官员和专使职能的机构,甚至像临近洛阳的大驿站还有接待外宾使者的功能。

    不过因为国力费用就那么一些,那都要用,而且在东汉时期灾害频,为全国范围内驿站都保证正常运转,原先均为官制的驿站,也逐渐允许一些当地名望较好的,家境较为富裕的本地人员参与设立和管理。

    像这次斐潜遇上的这个就是私驿。

    官驿像张招这样有公务在身的,就可以免费饮食和歇息,但是私驿就有些不同,毕竟是属于自负盈亏的,所以正常来说除了一些可以拿去官府报销的大官员或是重要开支,像张招这样的小官小吏不管是什么原因,要住宿吃饭,就要自掏腰包了。

    在并州那个穷地方过来的张招,自然是精打细算过惯了穷日子,对于可以吃官家饭的变成了要掏腰包,自然有些不爽。

    斐潜笑笑,说道:“无妨,眼看日头就要落山,赶去下一个驿站也是来不及,不如就此歇脚也罢。”于是便让福叔去替大家一并交了钱。

    反正钱财这个东西,斐潜虽然不多,但托了崔厚的福,也还是有一些。那日崔厚临别之时,因为吕布张辽高顺三人在后面等着,所以崔厚当时也没有多说,只是说了给斐潜备了一些路途用品,结果等斐潜出了一看,除了一些常用物品外,崔厚还特意备了一些小小的银豆子和金叶子。

    不得不说崔厚毕竟是经商之人,心还是细。五铢铜钱虽然最好用,但毕竟笨重,而出门在外,若是携带大块金银,一是容易惹人眼红招来祸事,二是真要用的时候一些小店根本找不开……

    就像后世带张一百万的支票去吃串串,吃完拿支票付钱,串串店的老板估计想拿竹签扎人的心都有了……

    所以相对小额一些的银豆子和金叶子就是最佳的外出旅行必备。

    有钱自然好说话,一会儿功夫就将车辆人马安顿好了,驿站内的驿长眼睛贼得很,看出钱是由斐潜出的,还特意上前招呼了一下。

    汉代的驿长其实也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官员,算是基层干部吧,手底下也管理着十几号的人手。

    比如最早的时候刘邦就当过亭长,那时驿站还不达,只是五里设一邮,十里设一亭,而现在是三十里设一驿,这么算的话,驿站的驿长还比刘邦当时的官职还要大些。

    还没等斐潜和驿长说上话,忽然张招那边有几个士兵就在吵闹了。

    原来斐潜让福叔付过银钱后,这些兵士以为至少可以吃个饱饭,却没想到就上了一盆粟饭和麦饭,狼吞虎咽吃完了想添加时却被告知要再加钱。

    这几个兵士哪里肯干,况且他们看见福叔明明白白给了三颗银豆子,若是在洛阳都可以吃上一顿不错的酒席了,那像在此既没有肉也没有酒,就粟饭和麦饭都不能管饱,于是认为是驿站方面在坑人,方闹腾起来。

    见此情况,驿站的驿长连声叫屈起来,还将粟饭和麦饭的盆子敲的当当响,说这一盆子有多大,还说所用的粟和麦都是精心挑选的,是精制过不含糠壳,要一石粗粟米只能做六斗精粟云云……

    斐潜觉得有些好笑,没想到在三国也遇上了“大虾事件”。不过驿站的驿长有一点说的没错,就是普通百姓吃粟饭麦饭时,大都不舍得将壳清除得非常干净,往往都是混杂着吃的,所以精粟和精麦是比较贵一些。

    不过再怎样也用不了那么多银钱就是了,何况现在秋收刚过,正是粮价最贱的时候,若是等来年春天那个时间这价格也才差不多。

    斐潜觉得没什么必要为了几盆饭而争吵,因此说道:“我倒是何事,既如此,就按价再上两盆饭就是。”

    然后转头问这些兵士,再加两盆饭够不够。

    一桌子兵士七嘴八舌的连声说道足够了,还有人说只要一盆就好,斐潜笑笑,说无妨,近日幸苦,多吃一些才有气力。

    不过也不能让驿站的驿长觉得自己这些人好坑钱,便问清楚了驿站的驿长,每一个项目是多少钱,还有什么要花费的——

    驿站的驿长显然是老油子一个,巴拉巴拉说了一堆,晚饭钱,次日的早饭钱,喂马的水草钱,半夜给马加料的钱,几个人的住宿钱,若是要驿站的兵士帮忙值夜看守物品还需要值夜钱……

    驿站的驿长笑眯眯的,叽里咕噜掰着手指头说了一堆,看着斐潜听得有些呆的样子,得意洋洋的心想就你这样我见识得多了,就算你问清楚又能如何,还不是被我绕晕了,等到明日结帐的时候我再多算几个,想必你也算不出来……

    没想到斐潜心算了一会儿却让福叔取来了纸笔,将驿站的驿长所说的每一项目费用罗列其上,然后将最后的结果写了下来,对着驿站的驿长说道:“驿长你来看,按你方才所说,如此一来是二千七百三十六文钱,方才是给你了三两银豆,按如今官价兑银是95o文一两,因此你还需找回我一百一十四文才是。”

    “啊!什么?!”驿站的驿长接过纸张,急急盘算,算得满头大汗,核算了半天,才一脸颓然的说道,“郎君所算无误……”

    斐潜呵呵一笑,说道:“既然如此,剩下的就暂时寄在柜上,待明日若是让我等觉得满意了,说不定就赏给你了……”

    “啊!是!郎君请放心,我这肯定包君满意……”驿站的驿长一边擦汗一边低头哈腰的说道,一转脸看见在一旁看热闹的伙计,立时眼瞪了过去,“你个懒货,还不赶快去烧些热水,让几位贵客待会可以梳洗解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