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八十三章 与郭嘉的第一次
    虽然说斐潜也意识到昨天就算没有自己替袁绍宣传,这帮子颍川年轻的众人也迟早会奔赴到天下楷模袁本初的身边,但是毕竟这心里不痛快,连带着听荀爽的讲课都不怎么专心了。

    要不是还惦记着见一见郭嘉,斐潜都想昨天就走了……

    高台之上,荀爽长袖大袍,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样,正在侃侃而谈:“易其有六十四卦,万一千五百二十册,皆受始于乾也……六爻随时而成乾,时乘六龙以御天……乾者,君卦……飞者,喻无所拘。天者,事造制。大人造法,见居天位,圣人为万物之睹,其义也……”

    荀爽此时正继续着昨天荀彧的课的延伸,讲述着乾卦之中更详细的内容,具体到了每一个爻所代表的意思……

    斐潜有一点没一点的听着听着,起初还没怎么注意,但是后来慢慢的就琢磨出一点意思出来——荀家在这个时间讲乾卦,真是有那么一点巧妙心思在里面的啊……

    想一想,乾卦是什么?

    刚刚荀爽就有说过,乾卦就是君卦,这个“君”字,当然要是解释起来可以是君子,也可以是皇帝……

    然后这个卦象后面一大串详细的爻,像是什么飞龙在天啊,亢龙有悔啊,见龙在田啊等等都是出之这个卦象……

    而再想想荀爽号称什么?

    八龙之一啊!

    多方面叠加在一起,这么一来就有点意思了。

    荀家是用这种方式表示自己要登上政治舞台了么?

    再想想之后荀家的做派好像真是如此,以荀彧为代表的一群荀家之人,投奔了还是暂时代表着汉室的曹操,而那个时候,现在的执政清流两大党魁,王允和袁隗都已经死了,简直是没有什么竞争对手……

    所以荀家就顺理成章的成为了继袁家、王家之后最大的执政世家,就连一并投奔曹操的颍川陈家等等其他家族都要甘拜下风,到了最后要不是荀彧自己想不开,导致曹操直接或是间接的搞死了荀彧,那么之后司马家能不能夺权成功,可能还真不好说……

    这就是荀家的做派,还是其他世家也都是这样做的?

    先造势,然后乘势而上,再以势凌人……

    荀爽此次公讲,由此看来,多少也有些造势的成分在内,否则不说别的,光是荀家别馆招待那么多人三天白白的吃吃喝喝,也要花费不少钱粮啊!

    这么一想,斐潜真是兴趣寥寥,唉,前人后人都是人,是人都脱不开一个“利”字,若是只是针对单独一个人而言,有可能一时会为了自己的理念,做出一些为了义理舍弃自身利益的事情,但是放大到整个士族世家上来,基本上任何事都是先从世家的利益出的……

    从昨天的“天下楷模”事件来看,这帮颍川士族,看来此时都是寂寞已久的样子,一个个春心荡漾,心痒难耐都想勾搭上权贵,然后扩大自己家族影响力,当然随之而来的就是更多的财富……

    所谓的嘴上说的光面堂皇的解救民生,为万民请命云云,斐潜看来都是这些士族给自己的所作所为挂块布而已,否则单单说一项,东汉末时期总人口从4ooo万到5ooo万,到了三国末期的时候只有9o万左右,几乎是百人中只存一二!

    百姓这么惨烈的死亡数据,这些为民请命的士族们都请去那了?

    看着高台上一副绝代高人模样的荀爽,斐潜忽然觉得有些烦躁起来。

    想想后世历史课上经常提到的历史局限性,斐潜觉得现今所看到的现状,以及他所知道的历史展,这一些的原因或许就是如今汉代士族的历史局限性。

    怎么就没人去关心一下最基础的这些平民百姓呢?

    后世身为最下层的被剥削的一员,斐潜是深刻体会到位于这社会金字塔的底层的痛苦。如今身份虽然有所变化,但是就让斐潜立刻转变立场,忘却后世的那些影响和所形成的人生观,斐潜觉得自己至少一时半会还做不到……

    荀爽的课程安排也是和昨天一样,讲到中午的时候结束了,然后安排的是自由研讨的时间。

    斐潜也总算是见到了闻名以久的郭嘉郭奉孝……

    一身青色长袍,在领口和袖口上用鳞纹黄锦为边作为装饰,没有带高冠,而是用方巾束,倒是显得有几分飘逸的意思……

    相貌么,说英俊潇洒么,多少也算吧,反正不至于昨天郭览所说赌鬼加酒鬼那么让人一听就联想到邋遢不成样的外形,但是确实是脸色些许青白,不像很健康的肤色……

    不过最重要的是,斐潜没想到现在的这个郭嘉郭奉孝,怎么这么年轻啊!

    看起来居然比自己年龄还要小的样子……

    说了几句不痛不痒的寒暄之话后,问了问郭嘉的生辰,果然还比自己小一岁,这年龄,放在后世也就是刚上大学的年龄,能算是所谓的“鬼才”郭嘉郭奉孝么?

    斐潜心里在盘算,郭嘉也在盘算。

    河洛斐家?马马虎虎算是二流世家吧,之前好像没有找过斐家之人的麻烦啊,那么这人又是从哪里得知我的姓名呢?该不会是上次坑过的河内的那个毛家?还是洛阳元家?算了,反正不管哪家,我都不会承认的——

    拿定主意的郭嘉干脆不想给斐潜追究的机会,于是反客为主的问道:“听闻汝与袁本初有旧?”

    嗯?这是什么情况?

    郭嘉不是投奔的曹操么?怎么第一句话居然是问袁绍?难道是我昨天搞得太过火了,导致的蝴蝶效应?斐潜有些犯难,这要怎么回答才好啊……

    想来想去,斐潜决定还是实话实说,毕竟看着眼前郭嘉那个鬼精鬼精的眼神,就知道不怎么好糊弄:“吾与袁本初,仅略识得而已,不敢当有旧二字,昨日只是误传。”

    郭嘉点点头,心中觉得这样才合理,否则一个二流世家子弟怎么可能会跟顶级世家的子弟混在一起呢?随即又问道:“既如此,昨日汝言袁本初挂节出城可有其事?”

    “确有其事。”斐潜表示这个事情的确是真的,不过斐潜不想再让郭嘉牵着鼻子走,便说道,“潜私有惑,闻奉孝善乐助人,不知可否请教一二?”

    “愧不敢当,不过若汝有惑,不妨道来。”郭嘉表现的很自信,随意的说道——少来给我戴高帽,不过你想考问什么不妨直接划下道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