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八十五章 再上旅程
    郭嘉和斐潜分开后,就去找了荀彧。 ?

    这两个人虽然岁数上有相差几岁,但是确实是挺要好的朋友。荀彧欣赏郭嘉的才气,并不以郭嘉是旁支寒门而轻视,郭嘉也觉得荀彧虽然是荀家之人,却没有什么高傲的架子,算是比较谈的来的,当然最重要的是朋友么,有通财之义……

    郭嘉这两天钱都拿去换酒了,先到荀彧这里混上几天饭再说……

    荀彧看见郭嘉好似略有所思的样子,便询问是何事,心中还猜想是不是这郭奉孝又欠钱或是又坑谁了……

    没想到郭嘉琢磨半响,却“嗨”了一声,说道:“可恶!此人八成知道答解,却来诳我!”

    荀彧哑然一笑,哦,这倒是新鲜事,向来都是诳人高手的郭嘉竟然也被人诳了?便连忙追问。

    郭嘉眼珠子转转,便向荀彧说了刚才斐潜的四舍其一的问题——反正赌约上只是说有解,又没有限制一定要是本人解,触类旁通也是可以的……

    “君、臣、世家、黔……”荀彧嗯了一声,果然是比较难的问题,不由得也思考起来——这头尾两个肯定是无法舍去的,那么最多是在臣和世家中选择,但是这个好像舍弃哪一个都会让国家大乱啊……

    荀彧想着想着,忽然之间想起一事,就问郭嘉方才所说此人知道答解是何意?

    郭嘉说斐潜设立赌约之时,气定神闲,还特意写了一张约纸,好似完全不担心会输的样子,由此可见必然是至少在解答上已经有了一点的方向,否则怎么解释斐潜老神在在模样?

    当然郭嘉绝对不会说那彩头百坛好酒也是太有吸引力了,导致一时间有些判断失误……

    荀彧捏捏下巴上的胡子,皱了皱眉头,说道:“若是你的推侧是真的,那么结合你方才的描述,彧猜测此人让你写的那张纸或许另有他意……”

    郭嘉脑海中电闪雷鸣一般闪过当时的画面,忽然就像被施了定身术一样,呆了半响,才和荀彧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说道:“原来如此……”

    郭嘉急切的挠挠脑袋,好像抓住一点什么东西,但是又形容不上来,很是难受:“……这断不可能!就算是个个都像此番荀家公讲,但必然也不会将倾其所有全然传授啊……况且天下之大,怎能做到?”

    荀彧默然点头,过了半响还是说道:“……但目前看来,也只有唯一此解……不知此人是谁,竟有如此心思……”

    “河洛斐家斐潜斐子渊!”郭嘉咬着牙,颇有些不爽的回答,心中暗想,自己大意了啊,太大意了!原本以为河洛斐家没出过什么像样的人物就小瞧人家,没想到却被人玩弄于股掌之间,这脸真是丢大了……

    “斐潜、斐子渊!”荀彧点点头,喃喃的重复了一下,似乎要把这个名字牢牢记住一样。

    荀彧远远望着天边的白云,不由得好似自言自语的低声说道:“这天下之大,奇才辈出,或许也该出去走走,见识一二……”

    郭嘉也是点了点头,却没有说话,只站在一起,陪着荀彧一起眺望着无穷无尽的苍穹……

    ********************

    斐潜若是知道他临时起意写的一张纸会让郭嘉和荀彧产生那么多的联想,肯定打死也不写了……

    那还有什么深意啊,不就是随意写写么,这些人就是喜欢没事瞎琢磨……

    斐潜当时只是想留下一个将来或许还可以再见一面的一个理由罢了,毕竟郭嘉可以说是真的是为了曹操从活的干到死的,这可是妥妥忠诚度过一百的人物啊,自己就不指望什么双手一背,仰望长空说些天下苍生的话,然后郭嘉就扑上来哭着喊着抱大腿了……

    只是希望能多见几次面,留个交情,日后若是真的不巧,遇到了什么事情,郭嘉至少还能想起有这么一号人物,多多少少可以关照一二,斐潜就觉得能这样就很好了。

    毕竟有后世经验的斐潜深刻认知到,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的道理。

    就像现在拉着枣祗一样,斐潜笑眯眯的,就差一条大尾巴在摇啊摇了,枣家虽然也不算大姓,但是也别不拿枣子不当干粮啊……

    还是枣祗好对付啊,郭嘉那个鬼精鬼精的,一不小心就要露馅,太费心思了……

    “愚兄也就此告别了,贤弟也要多多保重啊!”斐潜欺负像枣祗这样的职场小萌新简直是一点压力都没有,就两三天功夫,称呼就从兄台变成了子敬,然后现在又变成了贤弟……

    没错,斐潜是想提前走了,不再等第三天结束了。

    反正荀家巨头也见识到了,郭嘉也见过面了,其它的人按照自己现在的情况,想请也请不动,况且更重要的是自己也没有什么好理由再去一个个拜访。

    虚构的友人之说幸好郭嘉也没太在意,但是若是一直用,用的多了,总有一天会被拆穿,那可就一点都不好玩了。

    还有另外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张招此次公干,虽然说是张辽特意给挑选的,但也是有期限的,现在在颍川耽搁两三天时间多少也还可以,但是如果拖得时间太长,就会导致张招无端遭受责罚,严重的甚至要被砍头!

    汉代这个罪名叫做“失期”,也算是很严重的一项罪责了。

    好歹张招也是张辽的一番好意安排的,自己总不能因为自己的原因让人家掉脑袋不是?

    所以斐潜就和枣祗告别说要走了,至于同房的另外一个应瑜,斐潜只有在听讲和睡觉的时间才看到人,其它时间都不知道去找谁了,便不道别也罢。

    不过枣祗还真有些舍不得斐潜就这样走了。

    枣祗他此番偷偷从家里跑出来,就那么巧遇上了一个不论是年龄,还是爱好,还有家世都和自己相差不多的,又亲切,又和蔼,又鼓励自己致力于农桑,这么好的人要去哪里找啊?才没相聚几天,刚刚熟悉就要走了……

    “小弟我……小弟我……”枣祗都不知道要说些什么,竟然有些哽咽起来。

    咳,这个实诚孩子。

    斐潜都觉得自己有些不好意思,便温言安慰枣祗道:“没事,没事啦,愚兄只是去荆襄游学而已,又不是一去不返,将来肯定还会有再见面的机会,再说,待愚兄到了荆襄,定会写信给你,还有,贤弟要是征得父母同意,也可以到荆襄来啊,莫哭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