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八十六章 襄阳车祸
    从颍川郡出,向南穿过南阳郡,就可以到襄阳。? ?

    没错,袁术现在就在南阳郡,不过斐潜没去拜访袁术,主要是斐潜觉得没什么意义。况且据说袁术刚开始来的时候还有出来活动活动,查访民生啊,修缮道路啊,视察军营啊等等刷刷存在感,但是不幸在一次活动中落马摔伤了,目前还在袁府内养伤中……

    虽然斐潜对这个传闻表示有限度的怀疑,毕竟若是普通人没有骑过马也罢了,而袁家嫡子袁术可以说从小就接触过马匹的,那么容易被摔伤?

    虽然说也不排除这种可能性,但是么斐潜还是觉得另外一件事情可能还更靠谱一些,就是听说袁术和南阳太守张咨不合,闹了几次矛盾,所以袁术干脆就窝在袁府里了……

    究竟哪一个是真的那个是假的,斐潜也没办法完全确认。不过这些事情,斐潜也管不着,所以干脆不去拜见袁术,反正也没有多少交情。

    于是也就没停下,径直穿过了南阳郡。

    如果说从洛阳到颍川还有一些山地的话,那么从南阳到襄阳简直就是一马平川,除了几条河流之外,简直就可以直接一路跑到底,因此实际上斐潜在路上也没有什么阻碍便到了襄阳。

    从南阳到襄阳,整个地形就是一个硕大的聚宝盆一般,众多水源川流汇集,带来丰富的灌溉能力,所以此地物产丰富,人口众多,是不可多得的宝地之一。

    但是襄阳所在的位置,就注定了它是分裂时期,各国必争的战略要地。

    果真是不到襄阳亲身看看,不一路了解地形,斐潜真是无法体会这个地方的重要性。

    古时的战略要地,无非要么是交通要塞,要么是富有、物产丰富,要么是地势险要、山水能作为屏障的地方。

    而襄阳,很不走运的把这些因素全占了。

    斐潜这一路走来,大概的把襄阳这个区域总结了一下:

    襄阳的交通——北面就是南阳,往东北就是颍川,往西北就是洛阳,基本上是一马平川,快马旦出夕可至……

    襄阳的物产就不说了,简直就是鱼米之乡,直至后世的也是著名的产粮重地……

    襄阳的地形——东面有大别山脉和桐柏山脉,再东面就是淮河,西面有秦岭山脉,再往西就是西川诸山脉,都是属于天然的屏障,易守难攻。

    更重要是的,如果想避开这些天然的山脉南下或者北上,襄阳就是最好的选择。因为襄阳地处于盆地平原之上,正好是大别山山脉、桐柏山脉和秦岭山脉之间的一个大缺口,谁占了谁就有优势,而且襄阳位于唐河与白河的交汇之处,两河合流之后又流入汉江,襄阳城就建在这三江交汇之上,前有江河阻挡,背有岘山,虎头山,等诸多小山脉的依靠,在整个襄阳地区,也只有襄阳城是唯一的攻击点。

    如此一来,若是谁占了这里,就意味着掐住了咽喉要地。

    在后世斐潜还一直以为襄阳不就是一个城池么,为何要争来抢去的,为什么不能绕开来,搞个什么蛙跳战术什么的,到如今亲眼看了,才知道不是古人笨,而是真的绕不开……

    当初诸葛亮的设想就是两路攻魏,一路是老套路,走了六七次没成功的就不说了,单说襄阳这一路,若从襄阳出,只要攻克了宛城,樊城,然后再往北一点就是许昌,在此之间便毫无要塞可挡,就等于是一脚踹开了中原大门,一把尖刀直接刺到曹操喉咙上……

    若是曹操调重兵防守此处,那么西凉那边就肯定玩完……

    只是诸葛亮没想到的是,光琢磨怎么对付曹操了,没想到襄阳对于东吴来说也同样重要,若是从襄阳出,沿着汉水南下,便可以直接兵临东吴的老窝,你说孙权天天被刘备卡着脖子,能安枕江东么?你都卡着人家脖子还怎么联盟?

    所以当时东吴另可放弃大好局面也要在关羽背后捅上一刀……

    要知道当时关羽打下樊城后,曹操当时第一反应是要迁都跑路了……

    这样一块地皮,怎么能不让人惦记?

    怪不得三国魏蜀吴为了这一块肥肉大打出手,扯脸的扯脸,踢裆的踢裆,捅腰子的捅腰子,什么招数都敢用出来……

    斐潜远远望着襄阳的高耸的城门,不由得有些感概,关羽真是成也襄阳,败也襄阳——当时水淹七军威镇华夏真不是吹的,可惜这人生起起伏伏太快了一些……

    斐潜这一路走来,虽然也有碰上一些不怀好意的人偷偷的打量斐潜一行,但是在看到有张招等人正规兵甲保护,好像是多少斟酌了一下觉得路上肉那么多,也没有必要一定要啃斐潜这块带肉的骨头,因此也算是有惊无险,安全抵达。

    所以既然到了襄阳,张招的使命也就完成了,于是就在快到襄阳城下的时候,和斐潜作别,带着一辆马车和手下的兵士,拐了个弯,往襄阳城外西边军营而去,换取公文交差。

    于是斐潜就和福叔驾着自己的那辆马车,慢悠悠的往襄阳城里走去。

    就在斐潜和福叔刚刚缴纳了城门税,刚刚进了城还没有多久,就听见城外一阵喧哗,远远只见南阳方向尘土飞扬,一群难民一样的败兵,丢盔弃甲的奔了过来。

    襄阳城头上也一阵慌乱,显然襄阳这边的守军也不知道来的是敌是友,便直接号令收起吊桥,关闭城门。

    这下子原本就吓一跳的百姓就更加慌乱了,还在城门口的慌忙进城,离城门比较近的也是疯狂的往城里挤。

    一辆马车刚好就在城门口,原本好像是要出城,结果看见势头不对,驾车的马夫就要掉头回来,可是疯狂的人群不管不顾望城里冲,哪有什么空间和地方让马车掉头,驾车的车夫只能之一边高声吆喝着,一边使劲拉着缰绳……

    也不知道是被什么东西扎到又或是怎么样刺激到了拉车的马匹,马匹突然受惊之下,一声嘶叫就斜斜的窜了出去,一连撞倒几个人之后也不知道是车轮压到了什么,整辆马车的车厢一个轮子腾空,竟整个横了过来,直直的往斐潜和福叔驾着的马车撞来……

    斐潜心中只来得及闪过一个念头,没想到东汉也有车祸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