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九十六章 三雅之宴
    在后世混办公室的斐潜深知,这个派别一多,真是最心烦的一件事情,不仅是对于公司的老总而言,还是对基层的员工来说,都是最讨厌面对的问题。?

    有些事情正常来说应该会对于公司展有益,但是有可能在派别竞争当中,就被故意搞砸用来打击对手,而置于整体利益不顾。

    像现在刘表手下的情况,荆襄本土派和外来派之间,斐潜想都不用想,肯定会有一场权力争夺之战,沙场之上血雨腥风固然残酷,但是像这种刀光剑影的权利之争,也不见得能够温柔多少。

    不过斐潜在给众人一一见完礼之后,现刘表好像将一点有意隐瞒了,就是跟斐潜谈好的只是献策不参与治事这一点。

    刘表不管是跟哪一个人介绍的时候,都是一点也没有提!

    董事长特别助理和董事长特别顾问差别大了好不好?一个可能会分掉他人的权力,另一个则基本上不会,而刘表有意隐瞒是出于什么样的目的呢?

    显然刘表不打算在这个场合上讲了,或许压根就不想讲,直接兴高采烈的拍手叫下人将他的三雅之爵拿上来!

    刘表刘景升也是一个好酒之人,最出名的就是打造了这个三雅之爵,大曰伯雅,次曰中雅,小曰季雅。

    下人们动作也很快,一会儿功夫几个人就将三雅之爵抬到了场中——没错,是抬上来的——

    斐潜也是第一见到真物,结果一看之下,顿时有一种晕圈的感觉,特喵的在逗我么?这玩意还能称之为爵么?

    分明是小中大三个酒缸好么……

    刘表作为主人,率先号施令,让下人们先将最小的那个,也就是季雅之爵倒满——

    斐潜就看到一个仆人拿了一壶金浆酒倒进去,没满。

    又拿了一壶倒,还是没满。

    第三壶酒倒了一大半,才算是倒满了……

    斐潜顿时心中只剩下一个想法,看来今天是要横着出去了,这个架势,光季雅酒缸就倒了那么多酒,再加上更大的两个,这就算是再能喝,酒水的度数再低,也扛不过数量多啊……

    酒倒满了,然后下人们又从季雅之爵里面用酒勺给每一个人都舀出了一爵的酒,分别置于个人的案桌之上。

    刘表向伊籍说道:“伯机,此番仍由汝先?”

    伊籍笑了笑,点点头,站到了场中,将勺酒的勺子放进季雅之爵之中,露出一个长长的勺柄在外。

    伊籍看了斐潜一眼,似乎是特意给斐潜解释一般,说了刘表三雅之宴的规矩——

    先,全场每人饮一爵酒,然后由第一个主持之人转动酒勺,等待酒勺停下之时指向的人需或歌或舞或诗或赋自选其一,当场表演展示,季雅之爵需至少一人称赞,中雅需得两人称赞,伯雅需三人方过关,过关则全场饮一爵酒,后向大酒爵内随意加酒,并转动酒勺,选取下一人……

    若是没办法表演,或是得到称赞的人数不够,则需饮满场,也就是有多少人自己就要喝多少爵酒,再往大酒爵内随意加酒之后,转动酒勺,选取下一人……

    以此类推,喝干了季雅之酒,再喝干中雅、伯雅的酒,才能散场……

    当然还有一种方式,全员倒地。

    为了防止作弊,刘表有专门检测仪器——一根钉了长针的木杖——需刺之不醒者,方为真醉……

    斐潜立刻感觉到一股深深的恶意……

    关键不是酒缸大小,而是每一轮都随意加酒啊,这要是每轮都加满,简直要喝到天昏地暗也喝不完这三缸酒啊……

    况且还要得到全场少至一人,多至三人的称赞,这妥妥坑起人来不偿命啊……

    装醉还要被那么一根长针扎,有没有消过毒啊,就算感染不上艾滋,被扎个破伤风出来也不是好玩的啊……

    伊籍看着斐潜,意味深长的笑了笑,举起自己的酒爵,朗声说道:“请胜饮!”

    场内之人包括刘表在内的人都一同举起酒爵,轰然应诺。

    斐潜也只好苦笑着拿起酒爵,跟大家一样一饮而尽……

    然后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场中被伊籍抓住的酒勺之上,只见伊籍轻轻一用力,酒勺的长柄就转起圈来……

    别指我,别指我——

    斐潜不停的在内心念叨祈祷着……

    但是看着那根酒勺的长柄晃晃悠悠就渐渐的指向斐潜而来……

    最终停住了。

    也不知道是斐潜祈祷果然有效果,还是伊籍用的力多了一点,酒勺最终越过了斐潜,指向了王威。

    王威倒也不含糊,上来端着酒爵就说道:“末将文不成武不就,也不献丑了,就借此酒贺主公新得大才,并贺斐别驾上任之喜!”

    王威说完就先对着刘表咕咚喝了一爵,然后又对着场内众人一一喝完,随后抓起一旁的酒壶,说道:“是满亦不满?”

    “满!满!”

    “满之!”

    全场除了斐潜之外,都在叫加满……

    王威大笑,说道:“就依诸位!满之!”然后就又给季雅加满了酒——

    斐潜心中哀嚎一声,这群酒鬼,真不怕事大……

    看着王威拿着酒勺略略酝酿了一下,便一用力,让酒勺转起圈来。

    一圈,两圈……

    酒勺最终停住了,指向了斐潜。

    好吧,斐潜算是看出来了,这群人都是来针对我的是吧,原先伊籍是个文官,手上力道控制没那么好,多了一些,现在换了个武将上场,那还不是想指向谁就指谁啊?

    也只好豁出去了,斐潜心念电转,端着酒爵上了场,迎着众人有意无意投射过来的探寻的目光,朗声说道:“潜不才,特献一诗,贻笑大方。

    “孔经传鲁王,渊源自流长。

    “单骑进汉阳,谈笑宗贼亡!

    “胸中有丘壑,怀慈聚人望。

    “纵横鼓风雷,传榜定荆襄!”

    斐潜言毕,先是短暂的静默,然后庞季庞子令率先叫了一声:“赞!”然后几乎是全场一片的称赞之声——

    谁敢说不赞?

    斐潜此诗就是在拍刘表的马屁,但是拍的有理有据——刘表是鲁恭王的后代,据说得到过孔子的经书……

    单骑夸张一些,但是也是没有带兵就是,汉阳指的是汉水之阳……

    然后后面的自然都是些溢美之词……

    反正斐潜后世在拍领导马屁的时候,还没有碰到过那个愚蠢的下属会站出来揭穿皇帝的新衣的,古代现代都是一样的官场,所以众人的反应也在斐潜的意料之中。

    刘表连连摆手,做出一副谦虚的样子来,说道:“子渊过誉,过誉了啊……哈哈哈……”

    斐潜拿过酒勺,给全场都满上,然后端起酒爵,说道:“请胜饮!”

    “胜饮!”

    然后斐潜也是一样,拿起了酒壶问场内众人:“是满亦不满?”

    “满!满!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