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九十七章 伯机的试探
    三雅之宴果然凶残,喝道最后斐潜都不知道自己是第几个倒下的。

    第一个好像是那个叫邓羲的,然后是谁来着?

    斐潜呆呆的坐在客栈自己房间的厅内,抬着头,想了半天,还是想不起来。

    斐潜的记忆已经出现了断层,从昨天到今天完全就是一片空白,生了什么事情,说过什么话,完全想不起来,到现在脑袋还有些嗡嗡作响。

    别看金浆酒又甜又好喝,但是也扛不住一群疯狂的酒鬼不停的往三雅之爵里面添加啊,自己都不记得到最后季雅是喝干了?还是压根就没喝干……

    头好痛……

    斐潜扶着脑袋,了半天的呆,才缓过一点神来。

    福叔端来了一碗粟米粥,让斐潜趁热喝下,有些心疼的说道:“少郎君,酒虽好,也要适量些才是……”

    斐潜苦笑一下,心说福叔你是不知道昨天那个架势,真心是不能不喝,但嘴上还是说道:“知道了,老福叔,没事啦……”

    福叔见斐潜精神还有一些萎靡,一边收拾碗筷,一边便劝斐潜还是再歇息一下。

    斐潜点点头,刚想再回到卧房去睡一个回笼觉,却看到门外来了一个伙计,说是襄阳主记伊来访……

    主记伊?是伊籍么?襄阳城里还有谁姓伊的?

    斐潜的大脑还处于酒精的干扰之下,运转度明显下降了许多,连昨天伊籍的职位的印象都有些模糊了。

    等到斐潜更衣完毕,到客栈大厅迎接的时候,才确定果然是伊籍。

    只不过和风度翩翩,容光焕的伊籍相比,斐潜此刻的尊容,就相差太远了。如果是说伊籍现在就像一个大明星,牢牢吸引住了全场目光,斐潜就像明星旁边的助理,一副路人甲的模样……

    斐潜还以为自己的酒量算是可以的了,没想到这一山还比一山高,看伊籍的样子,明显没有受到昨天那么多酒的困扰,一副精神十足的模样,果然是酒精考验的战士,这战斗力还真不是可以比肩的。

    待两人见过礼,斐潜将伊籍请到自己的客房厅内入座,让客栈伙计去取了一些蜜水来招待伊籍。

    伊籍入座后左右看看,说道:“斐别驾竟客居于此,太过粗陋啦。”

    “伯机客气了,只称子渊便是。初至襄阳,尚未寻的住处。”斐潜不想让伊籍称呼官名,虽说这样也没有错,但一个跟随刘表弃井离乡的中年年长的人,会毫无芥蒂的去称呼一个新任小年轻长官?

    伊籍笑笑,说道:“如此,就托大称子渊了。伯机恰巧有一小院,虽说简单了些,但胜在清静幽雅,若是子渊不弃,就送与子渊如何?”

    送我一套房子是好事,但我跟伊籍没什么交情,凭啥一来就这么大手笔?

    于是斐潜便说道:“无功不受禄,实不可收。不过伯机若有何事不妨明言。”

    伊籍说道:“这……也罢,不瞒子渊,主公让吾行襄阳主记,欲‘肃襄阳之容’,可吾寻思再三,不知从何入手,特来向子渊请教……”

    这不简单么,甭管古代现代,都是一脉相承,那个公司老总新上任不搞搞卫生,换个标语口号,贴点新的职场喷绘什么的,至少让内外的人都知道新来个领导了……

    斐潜刚张嘴想说,可是看着伊籍的笑容,却忽然感觉到这笑容的背后好像隐藏了一点什么,便还是闭上嘴,先请伊籍用些蜜水。

    “肃襄阳之容”是昨天给刘表献策的时候说的,当时在场的只有自己和刘表两人,并没有其他人在场,随后就是进行了三雅之宴,虽然说自己是喝得挺多,但是刘表和伊籍也喝了不少。

    刘表有在昨天的宴会上跟伊籍说这个事情么?

    现场那么混乱,不能确定一定没有,但是按照常理推测,在那么多人的情况下,显然不方便说这个事情,那么一定是在今天才告知伊籍的,也就意味着刘表一定是在清醒的情况下跟伊籍讲的,既然如此,问题就产生了——

    领导一对一布置任务,下属在不明了如何进行的时候,会当场不找领导问清楚,而是过后再来询问其他不在场的同事?

    这种错误连职场的小萌新都不一定会犯,更何况跟随了刘表多年的伊籍?

    若是其他派别的人还有刘表刁难的可能性,但是硬要说刘表此番是故意去找自己人麻烦,除非刘表昨天喝得酒精中毒了。

    还有一种可能性就是不仅伊籍不懂,连刘表也不懂,所以才来问献策的斐潜,但是这可能么——真么看着两个都不像是智商低到这种程度……

    再联系上伊籍这个中年美男在历史上干最多的事情好像就是出使其他诸侯,干的活跟东汉时期的零零七差不多……

    所以斐潜思来想去,就剩下了一个可能性——

    于是斐潜就说道:“……潜实不知何为‘肃襄阳之容’?”

    伊籍目光闪动,再一次确认道:“子渊确实未曾听闻此事?”

    “次听闻。”斐潜看着伊籍的样子,就越的确定了自己的想法,果然是和自己猜想的一样,这个刘表啊……

    怪不得雄踞十万兵,到最后束手因牝晨。

    反正斐潜原本打算也只是暂时落个脚而已,没想和刘表一条道走到黑,现在一看刘表果真是——

    怪不得前段时间刘表一直再说蒯家兄弟的谋略是什么“雍季之论”和“臼犯之谋”,原来刘表真正的本意不是要夸蒯家兄弟二人,而是说自己是雄才大略的晋文公啊……

    晋文公是谁?春秋五霸之一啊!

    呵呵,也怨不得伊籍看到刘备就贴上去,眉来眼去的,摊上这样一个领导,谁会没些小心思?

    幸好我还算是在后世混过的,要不还不被带到沟里去?

    斐潜和伊籍相视一眼,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

    伊籍说道:“既然如此,伯机也只好自己设法了,不过子渊若是有想到什么良策,还请不惜赐教才是。”

    伊籍的话里有话,斐潜倒也是听的明白,于是就说道:“伯机,请,放宽心就是。”

    显然斐潜话里的潜在意思伊籍也收到了,便哈哈一笑,起身向斐潜告辞。

    在临别的时候,伊籍好似突然想起来一样,才跟斐潜说道:“昨日酒醉,现还未清醒,险些忘了大事,罪过罪过!主公托吾告知,明日辰时三刻将于刺史府拜子渊别驾印绶,切莫误了时辰才是!”

    斐潜自然是道谢,不过心中腹诽道,哼!你刚才是没清醒的状态么?若是方才我回答的不合意,估计这事情就立刻“忘”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