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九十八章 鸡肋别驾(感谢龙蠖不关情书友支持)
    斐潜看着终于是拿到手的别驾印绶,想想刘表刺史府内一干大大小小的各种书吏官员,在获知斐潜被授予别驾之时那些神情各异的诸人,不由得有些苦笑。? ?

    至于么,不就是一个还没有任何实权的别驾虚名……

    原本略有一些初登官位的兴奋感,但在在刘表、伊籍以及一帮各系派别人物的表现下,几乎都被磨灭的干干净净。

    光刘表这屈指可数的这几个人就分出来有这么多派别!

    若是到了曹操,刘备,孙权那种人员更多,派别更繁杂的地方,没有一点细腻心思,绝对会被吞得连骨头渣都不剩!

    真的有些失望,还有一些心寒。

    回想在后世读三国的时候一些莫名其妙自相缠杀的事情,现如今身临其境,斐潜才明白那些事多半都是因为派系吞并而导致的。

    这窝里斗的传统能不能改一改啊?怎么后世遇上了,到了这里还是碰上了?

    先看人的看的不是优点,而是先去找找看有没有什么缺陷,一旦现就往死里喷,动不动摆出一副清高样子教训别人,比我强的都是作弊搞出来的,比我差的都是一群傻叉,没想到原来这种人自古就有啊……

    这种完全只站在自己立场上看世界的人怎么这么多?斐潜真心烦。

    难道那些所谓的礼仪,诚信,谦恭,智勇都被狗吃了?

    简直就是一群蠹虫,怎么又遇到都是一群只盯着眼前的家伙啊?

    知不知道将来会生什么?

    知不知道华夏土地上血流成河?

    知不知道从幽州到益州处处战火不断?

    知不知道人命如草芥砍头如割草百户不存一?

    这是一个即将全体崩坏的国度啊!

    这是一个即将文化断绝的年代啊!

    纵然是都不如我知道后世的历史,但也不必如此不堪,为了一个还没有实权的虚名,就表现出如此的恶意。

    虽然有人掩饰的不错,但毕竟斐潜在职场见识得多了,哪里会分辨不出那个是真心笑,那个是皮笑肉不笑。武将那边毕竟牵扯不大,文聘等一干武官也就没表现什么出来,主要还是文官这一侧……

    原本就不是很服气,再加上刘表方才若有若无的讲的那几句话,哪里像是介绍,根本就像是在挑逗……

    况且刘表玩的也不甚高明,若是有诸葛那种平衡之术或许斐潜还不一定看得出来,但现在玩弄浅薄权术的那一套,斐潜真心觉得无语。

    为何给虚位别驾?

    因为刘表对斐潜还是出于考察期,虽说斐潜献上了平荆襄之策,但是刘表显然没有像刘备一样走投无路只能抓住一根稻草,刘表自己觉得手里还是有点牌面的,所以自然不会在斐潜此处压上重注。

    那又为何不向众人明讲这个别驾无实权?

    那是因为刘表虽然不一定懂得什么叫做达摩克利斯之剑,也不知道什么叫鲶鱼效应,但是不妨碍他实际运用——看见没,我刘表刘景升勇于提拔年轻人,如果你们这群老人不好好干活,自然有人会顶替掉你们的位置……

    那又是为何要吞掉斐潜进言献策之功?

    没错,刘表的昨天派伊籍来故意询问所谓的“肃襄阳之容”的真正含义就是如此。刘表初登刺史之位,目前做出的唯一可以称道的就是采用了蒯家兄弟的计策除掉了襄阳附近的宗贼,但是这个功劳不管刘表如何自夸,也改变不了是蒯家兄弟要占大头的事实,但是斐潜这里就不一样了——

    先斐潜虽说是蔡邕弟子,但是毕竟是一个人来异地客居,不像蒯家扎根深厚,人多势众,没有多大压力;

    其次斐潜在荆襄人名不显,也不如蒯良蒯越等人闻名乡土,信誉度自然还不高,所以就算是斐潜说出真相也不一定有多少人会相信;

    第三,刘表确实急切需要一点东西来展示他的雄才大略,树立他的正面形象,斐潜的献策与其他人的模模糊糊只有一个大方向的最大不同就是实际操作性非常强,这就给予他最好的一次光耀无比可以站于台前布施令的机会……

    这三点就是刘表最终按奈不下贪婪之心,想占据斐潜的计策之功的原因。

    但是刘表又怕斐潜反对,戳破这一层窗户纸,所以才让心腹伊籍来试探斐潜会不会在其他人面前大肆宣扬平荆襄之策。

    结果斐潜不但明白了刘表的意思,不仅没有在伊籍面前说任何关于计策的事情,还“请”伊籍带回了让他“放宽心”之语。

    所以才有今天正式拜授别驾之礼,否则呵呵,还真不好说……

    从到到尾就是斐潜和刘表的一场交易,不过这也正合斐潜之意。

    刘表利用斐潜的计策,树立形象站稳脚跟,并利用给斐潜虚权别驾之位敲打原先的一干老书吏,还向外界一帮观望的士族充分的出了招贤纳士的强烈信号……

    而对于斐潜,则是换来了至少长期的一个饭票和护身符,只要斐潜不去作死,又或者刘表不倒台,在明面上至少不会有人去动斐潜,至于暗地里么……

    勉勉强强算是等价交换吧,各取所需。

    这一点斐潜对刘表是没有什么多大意见的,反正原本对刘表也是不抱什么希望,自然也就没多少失望。

    为上位者自然要多少玩些心眼,斐潜被领导吞掉功劳在后世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也不在乎现在多这么一次。

    主要让斐潜不满在后世遇上也就罢了,没想到又在这里同样遇到这一群既没有多大本事,拿不出多大成就,只能是依靠狂踩他人来抬高自己的平庸之辈!

    傅巽伊籍表现的还尚可,庞季也掩饰还算不错,但是刺史府的其他一干众书吏简直就是让斐潜相当无语……

    一群井底之蛙!

    你有本事就拿出来啊!

    你有能耐就展现出来啊!

    非得在我这个新人身上找平衡?

    这一群书吏,光会找个机会喷人,时时刻刻盯着看看有没有什么后腿可以拉扯,能有什么出息!

    如果说刘表是新来的刺史,还没有能给你们展示机会,那在刘表之前的王叡呢,也没有机会让你展示?

    在离开刺史府的时候,三五成群的一个个拿眼神乱瞟都以为我看不到呢?躲在我背后指手画脚都以为我没现呢?

    信不信不过三天,就能在市坊间听到各种关于我的传闻?

    信不信接下来就会有人借着请教政务之由,计划着给我点颜色看看?

    想想真是无趣的很。

    如再去借刘表的势去找几个愚蠢的出头鸟,扇几个耳光,自然就能消停了,但是斐潜觉得这样去做一点意思都没有。

    我要是这样去做了,不是把自己拉低到了和这些乱吠之人一样的水准?

    还不如就这样吧,反正和刘表的交易已经初步达成,正好也收到了庞德公的回信,借此跳出这盘乱棋,去鹿山找庞德公隐居一段时间再说。

    要玩耍也要找水准相当的小伙伴一起玩啊,没必要顺着刘表的意思去和一帮蠹虫去打对台戏浪费时间。刘表本身此举就是有点在利用我做“清书吏之蠹”的意思,但我何必做这种无聊之事?

    或许刘表是暗示我斗倒了哪一个就可以获得哪一个人的实权,但于我而言,虚权别驾就虚权别驾吧,这点微薄的鸡肋一般的东西,我斐潜还真看不在眼里……